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 疯狂攻击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算了,还是赶紧想办法出去,才是头等大事。”

张若尘没有找到白苍血土,也克制住立即融合土之道圣意的想法。

被困在石棺中,已不知多少天,狩天之战结束了吗?

应该没有。

若是狩天之战已经结束,不死血族和阎罗族的神灵,肯定已经来到地心营救他和阎折仙。

阎折仙的肚子,也不知是血影神母将临死时的神力和精气注入进去后就这么大,还是已经孕育了几个月。总之,看到她的肚子,张若尘便是心头急切。

他进入地心空间的时候,不死血族的确是占据了绝对优势,几乎不可能输。

但,阎罗族绝不可能将第一的位置拱手让给他们,必定猛烈反击,无所不用其极。狩天之战越到后期,将越是惨烈。

必须立即回到战场。

张若尘开始以各种方式尝试,想要打开石棺。

角落处,阎折仙逐渐从百感交集中,冷静下来。

刚才醒来,先是脑海中混乱一片,紧接着发现自己怀孕,随后,她和张若尘都相继想要杀死腹中的胎儿,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极端情绪中。

冷静下来后,她迅速明白过来很多事。

首先,自己被张若尘给骗了。

那个家伙,根本没有想过要杀腹中的胎儿。若是想杀,在她昏迷不醒的时候,已经出手。

该死!

该死的张若尘!

“他应该是想要用这种方式,继续伪装出一副冷血无情的样子。还有,他是在试探我,想要知道我是不是不会再杀腹中的胎儿。”

阎折仙闭上双眸,越想越气。

气自己自诩聪明绝顶,却被张若尘耍得团团转。特别是,自己刚才表现得太软弱,居然求了张若尘,而且还哭了出来。

太耻辱了!

比在阎罗族本族星被张若尘擒住,被他轻薄的时候,还要耻辱。

其次,她还明白了另外一件事,她和张若尘并没有发生男女之事。

因为她在体内,感知到了张若尘的血液。

她和张若尘不同,她是天生的五行玄黄之体,血影神母的神力和精气,并没有让她的体质发生太大的改变。

她的体质已经到顶,无法继续改变。

所以,阎折仙知道自己体内有张若尘的血液,张若尘却不知道自己体内有她的血液。

当时他们并不是在互相亲吻,而是,相互吸对方的血液。

不过,她现在怀孕了,谁会相信她和张若尘是清白的?

况且

阎折仙看了看身上这件属于张若尘的衣袍,衣袍里面,什么都没有穿,顿时,发出一声长叹。她和张若尘,真的还算清白吗?

整个地狱界,没有人会信的。

“腹中这胎儿,乃是血影神母修炼不知多少年的神力和精气孕育出来,却又吸收了我和张若尘的血液,和张若尘怎么都脱不开关系。命运啊,命运,为什么要让我和张若尘纠缠不清?”想到此处,阎折仙再次长叹。

阎折仙看向远处的张若尘,回想与张若尘短暂的几次接触。

论天资才智,张若尘绝对是同代修士中的顶尖。

论容貌,张若尘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论家世背景,血绝家族古老而又强大,血绝战神更是所有地狱界修士都敬仰和崇拜的人物。

张若尘的自身条件,似乎无可挑选,对每一个女子,都有致命的吸引力。可是,为何她就偏偏看不顺眼张若尘?

思考的很久,阎折仙心中,有了答案。

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张若尘轻薄了她。毕竟,那时张若尘只是想要活着离开阎罗族本族星,不是故意想要羞辱她和占她便宜。

最根本原因,乃是从一开始,她就讨厌张若尘。

因为,张若尘是天庭界一方的修士,却叛离天庭,归顺了地狱界,甚至连蛮剑大圣这样关系亲密的好友都被他亲手杀死。

也有很多修士都说,张若尘是天庭派遣到地狱界的卧底。

这两类人,阎折仙都不喜欢。

她喜欢的男人,不仅仅只是天赋要高,还应该是顶天立地的豪杰,重情重义,堂堂正正的强者,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信念和立场,更不应该是阴险卑鄙之徒。

上一个元会,血绝战神和荒天是绝代双骄。

可是,阎折仙却只崇拜血绝战神,对荒天却极为鄙视。

如果张若尘现在依旧在天庭,即便二人是敌人,阎折仙也会对他充满无穷期待和钦佩,甚至爱上他,都是有可能的事。

她就是这样一个任性而又充满浪漫情怀的女子,渴望自己的夫君完美无缺。

从一开始,她对张若尘,就带有偏见和厌恶。

“腹中的胎儿,只属于我一个人,张若尘想都别想和她扯上关系。狩天之战结束,我就回阎罗族,将她生下来,此生不嫁任何男子。”

“现在,我要拖住张若尘,不能让他返回狩天战场。没有了张若尘的不死血族,绝不可能是阎罗族的对手。”

阎折仙站起身,走向张若尘,问道:“还是打不开石棺?”

“嗯!”

张若尘已经尝试了各种方式,可是,棺盖纹丝不动。

石棺内部,也没有任何神纹和机关。

彻底被困死在这里了!

阎折仙心头一喜,脸色淡然道:“我们就不出去了吧,等狩天之战结束,自然会有神灵来救我们。不如,我们谈一谈?”

“谈什么?”张若尘道。

阎折仙道:“我们现在关系如此亲密,可是对对方却了解甚少,难道要一直疏远下去?或许,我们可以尝试,更加深入的了解对方。”

“有这个必要?”

张若尘很清楚,阎折仙想要拖住他,不想他出去。

阎折仙道:“我听过很多关于你的事,你闯过了真理之海的第十层海域,你和昆仑界的池瑶女神生了两个孩子,你是月神十分看重的使者,你和阎无神交手过三次,你曾以一己之力,对战整个地狱界的圣境战士等等。你是这个元会,最具传奇色彩的修士之一。”

“可是,你为什么要加入地狱呢?你和地狱界,不是有深仇大恨吗?你不是最讨厌不死血族吗?”

“你想过曾经崇拜你和仰慕你的修士会失望吗?你想过曾经栽培你的神灵会痛心吗?你虽然在天庭,遭到很多修士的排挤和打压,可是你还有很多朋友支持你,与你患难与共,也有很多神灵护着你。”

张若尘道:“你确定是想好好和我谈一谈吗?”

“我只是想知道,你是真的已经背离了自己的信念,叛离了自己的朋友,还是成为了天庭的卧底?”阎折仙道。

张若尘道:“在你眼中,只有这两种可能吗?”

阎折仙黛眉蹙起,道:“还有第三种可能?”

“很多事,你根本不会懂,因为以你那高贵的身份,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去选择自己的未来,选择自己喜欢的东西,不喜欢的直接一脚踢开。可是,天下间还有无数的生灵,他们没得选。”

说完,张若尘继续研究打开石棺的办法。

战场开启之初,不死血族派遣出去收集另外九族情报的精神力大圣,已全部返回。

现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上,一共有三百二十四位参战修士。其中一百七十二位是九步圣王,他们即便在大宴上,吞服了玄极圣果和大量天材地宝,境界却依旧没有突破。

剩下的一百五十二位大圣,又有近一百位是符师和阵法师。

坐镇本族星的瑜皇,最近一段时间压力巨大。

不死血族的积分,不断被扣,她知道,肯定是那些身上携带有族人的大圣,被阎罗族找了出来。所有族人,都被杀死。

张若尘猜准了,阎皇图已经和粉红骷髅结盟。

只有三大命运神女的命运之道,才能如此精准的推算出,不死血族大圣的藏身位置。

“阎罗族肯定会来攻打本族星,张若尘怎么还没有从地底返回,千万不要出意外。”

瑜皇揪心不已,很想立即潜入地底,可是,想到自己没有对抗血影鬼种的实力,最后只得克制下来。

风后一直没有返回,肯定凶多吉少,现在不死血族的本族星,完全是靠她一个人在撑。

她倒是派遣了修士,赶去第七号暗黑星,想要让刀狱皇带领不死血族的大圣军团,返回本族星固守。可是,已经派遣了三位大圣出去,全部都一去不复返。

狩天之战的最后一天了,瑜皇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

一位圣王从天而降,快步走了进来,躬身道:“禀告瑜皇,阎罗族的六位阵法地师和一位符道地师,还有一百多位大圣阵法师和符师,出现在了本族星的上空。”

“果然来了!阎罗族居然有六位地师,真是可怕。”

瑜皇心中是有一些慌乱的,但是,一直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表情,一定要平静沉着。就算六位阵法地师又如何,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将她布置的阵法破掉。

又一位九步圣王,闯入进来,惊慌的禀告:“骨族的五十二位大圣阵法师,出现在本族星外。还有三位百枷境大圆满大圣,保护他们。”

瑜皇问道:“阎皇图和粉红骷髅现身没有?”

那位九步圣王摇头。

“大事不好,骨族的数百位大圣,出现到了本族星上空。”又有修士进来禀告。

“轰隆隆。”

上空爆发出惊天动地的震响,整个星球都在抖动。

星空中,一颗颗小行星和大型宇宙岩石,铺天盖地的,飞向血红色的不死血族本族星,被阵法光膜挡住,爆发出焰火一般的璀璨光芒。

整个本族星,犹如被点燃了一般。

一道道流星在天空划过,撞击声源源不绝。

本族星上的修士,只见,天空被撞击出密集的涟漪,声音震耳欲聋,以他们的修为都感觉末日降临了一般。

一旦护星大阵被攻破,就凭他们这些修士,怎么挡得住阎罗族和骨族的修士?

“若尘表哥怎么还没有回来,没有他坐镇,我们怎么和强敌对抗?”血凝筱紧咬嘴唇,很想立即进入地底。

别的不死血族修士,也担忧不已:“刀狱皇怎么还没有带领不死血族大军回来防守?”

“已是最后一天,就算没有张若尘和不死血族大圣军团,我们也要拼死守住。”

“阎皇图和粉红骷髅还没有现身,一旦他们动用至尊圣器,我们的护星大阵,未必撑得住一天。”

血魔大摇大摆的,走进城主府。

整个不死血族的修士都惊慌和焦灼的时候,他却风轻云淡,轻松自如。这一份轻松,不是瑜皇那样装出来的,而是真的无所畏惧。

瑜皇准备离开城主府,去主持攻击大阵,发动反击。

血魔拦住了她,道:“血泣没有回来。”

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

瑜皇心中很急,没时间听血魔瞎扯,准备绕开他。

血魔再次将她拦住,道:“血泣是情报组的组长之一,掌握着本族星上的空间传送阵的坐标。他没有回来,你不觉得,是一个大问题吗?”

瑜皇心中一紧,意识到不妙,但是,很快又摇了摇头,道:“不可能,血泣不可能出卖不死血族。”

“他当然不可能出卖不死血族,但是,有人却可以剥夺他的部分记忆。如果我没有猜错,血泣不是被杀死,就是已经被踢出狩天战场。”血魔道。

瑜皇大喝道:“血凝筱,立即去毁掉空间传送阵。”

殿外,血凝筱愣住。

毁掉传送阵?

刀狱皇和不死血族的大圣军团怎么回来?

血魔笑了笑,道:“丫头,别听她的,毁掉空间传送阵只是下策。阎皇图一旦传送失败,就会直接去本族星外攻打阵法。你的阵法,能够挡住他们多久?现在星球外,可是有七位阵法地师,两件至尊圣器。”

瑜皇道:“你说该怎么办?”

“第一步,将这座空间传送阵,放到上面去。”

血魔的手指,指向上空。

瑜皇心中一动,道:“你指的是,把传送阵放到本族星的攻击大阵之中?”

“哈哈,难怪张若尘那么重视你,看来不仅仅只是看上了你的身体,还不算太蠢。没错,将传送阵放到攻击大阵中,在阎皇图他们即将降临的时刻,启动阵法,先狠狠的揍他们一顿。”血魔道。

瑜皇道:“可是这样一来,传送阵也毁掉了!”

“没关系,本族星上还有另一座传送阵,张若尘一直让我看着,除了我们二人,没有任何别的修士,知道它的空间坐标。当然,留在刀狱皇身边的食圣花也知道。”

紧接着,血魔又道:“第一步若是无法重创阎罗族和骨族,那么,只能启动第二步。”

“第二步是什么?”瑜皇问道。

血魔的手指,指向地下,道:“不死血族本族星最强的防御和最可怕的攻击,从来不在天上,而在地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