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 陨落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缺,百枷境大圆满榜第一,虚无掌控者。

阎无神,圣王境的圣道规则大圆满,半佛之体,元会级天才。

螭帝,万死一生境大圣。

三大高手无一不是让天下生灵都为之仰望的存在,可是此刻,三人联手也只能与张若尘战平。

还有比这更震撼人心的事吗?

“凭借这一圣意,张若尘将来的修炼之路,必定可以走很远。”有神灵,如此念出一句,陷入沉思。

神灵都明白一个道理,并不是修炼的时间越久,修为就越高。

在圣境期间,选择的路是否足够宽广,打下的根基是否足够雄厚,是否可以支撑自己一直走下去,一直不断变强,是非常关键的事。

即便与张若尘有些恩怨的神灵,此刻都在思考,是不惜一切代价除掉张若尘,还是施展一些手段主动化解这段恩怨。

毕竟,以张若尘的天资,不出千年,应该就能踏入神境。

一旦成神,就是神灵之中的强者。

千年时间太短暂。

他们闭关一次出来,或许就过了千年,那时,张若尘已经是神灵。

有些事,必须及时解决,越是拖延,后果越是严重。

张若尘的分量,在诸神的心中,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学之古神和罗衍,依旧还待在血绝战神的神境世界,二人端着酒杯,一言不发,也不知心中在思考什么,陷入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血后紧紧盯着狩天战场的方向,眼神凝重,心中颇为担忧。

虽然表面上,张若尘以一敌三,威风八面,可是实则凶险无比,一旦阴阳五行圣意被攻破,谁都不知道,结果会何等惨烈。

生死或许就在一念间。

关键是,即便以她神境的修为,也无法推算接下来的胜败结果。

短暂的震惊之后,源非大圣的眼神一沉,道:“随我一起出手,虚字印镇压下去。”

般若情不自禁开口,道:“别”

源非大圣凛然的,向她盯去,道:“般若殿下是什么意思?”

般若惊乱的心迅速恢复,平静的道:“他们四人此刻的战斗非常危险,处于微妙的平衡中,一旦平衡被打破,四人都有生命危险。”

“你就那么在乎缺的安危?般若殿下不要忘记,缺刚才可是毁掉了我们的大计。我不在乎张若尘、缺、阎无神的生死,只要杀死螭帝就行。”

源非大圣手掌一抬,地面上,飞起无数文字将般若禁锢。

很显然,般若将缺带在身边,缺又毁掉了源非大圣的计划,此事让源非大圣十分气恼,与般若产生隔阂。

“虚字印。”

在源非大圣的操控下,巨大的“虚”字,急速向下坠落。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阎无神、缺背后的神灵,皆是有些坐不住,万一他们三人陨落,对任何一方而言,都是巨大的损失。

“任何神灵,不得插手狩天之战,这是规矩。”福禄神尊严厉的声音,传遍命运神殿。

“轰隆。”

“虚”字印落下,撞击在阴阳五行圣意上,掀起一道巨大的涟漪。

平衡被打破,环绕张若尘的阴阳太极图终于支撑不住,破碎而开,汹涌的力量,冲击在四人的身上。

“噗!”

四人皆是吐血,向四个方向抛飞出去。

张若尘和阎无神都有至尊圣器护体,相对来说,伤得并不算太重。缺在第一时间,身体便是虚化,化解了大部分冲击力,没有伤到根本。

唯独只有强弩之末的螭帝,伤得最为严重,肉身几乎尽毁,大片大片的地方,只剩下骨头。

就连身上的生命气息,都在迅速下滑。

谁都看得出,螭帝是真的不行了,只差最后一击,就能取他的性命。这位万死一生境大圣的生命,已走到终点。

“唰!”

“唰!”

“唰!”

张若尘、阎无神、缺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爆发出最快速度,冲向螭帝。

如此近的距离,以他们的速度,比施展空间挪移都要更快。施展空间挪移,是需要时间的。

源非大圣也是咬紧牙齿,争分夺秒的,操控“虚”字,向螭帝攻杀而去。

螭帝知道自己今日必死,惨烈一笑,铮目瞪向张若尘,大吼一声:“张若尘狗贼,即便本帝今日要死,也得拉你陪葬。”

“嗷!”

他再次化为本体螭兽,冲向张若尘。

螭兽的一双巨大眼睛,看到从前方飞来的张若尘,没有悲,没有惧,能够死在张若尘的手中,帮助女帝完成大业,已是最好的结局。

“不要。”

缺、阎无神、源非大圣,几乎同时大吼。

本来源非大圣凝成的虚字印,距离螭帝最近,眼看就要率先将他杀死。哪里想到,螭帝在临死之时,竟然想要与张若尘同归于尽?

近在眼前的胜利,又一次溜走。

要知道,一旦螭帝成功,与张若尘同归于尽,那么他的三千万积分,会算到不死血族的身上。

螭帝已在自爆圣源,想要使用精神力压制,已经来不及。

阎无神和缺强行让自己停了下来,目光深深的盯了张若尘一眼,随后,急速远遁,不想死在螭帝的自爆之下。

张若尘只是与螭帝对视了一眼,已明白他的所有情绪,随即,大吼一声,“想要在我面前自爆,哪有那么容易?”

“虚时间领域。”

虚时间领域将螭兽的巨大身躯笼罩,在领域中,时间流速迅速变缓,近乎停止,为张若尘争取到了刹那时间。

“空间剑舞。”

张若尘身体四周,凝聚出三十六柄空间之剑将他包裹,撞击在螭帝的眉心,穿透了进去。

“嘭嘭。”

张若尘和三十六柄空间之剑,从螭兽的头部,一直冲到尾部,浑身染血的飞了出来,手中抓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圣源。

终究没能自爆。

螭兽悲鸣一声,庞大的身躯,向下方坠落而去,生命气息彻底消失。

这一刻,整个天地一片静寂,所有目光都落在张若尘身上。

般若很想放声痛哭,可是,终究克制住,因为她知道,螭帝没有白死,一切都是值得的。换做是她,死在张若尘的剑下,心中绝不会悲戚。

白玉神树外所在的宇宙星空中,战斗依旧还在爆发,各族大圣,都在猎杀四散逃遁的天奴。还剩下的大圣天奴,已不足百位。

不死血族的大圣军团,赶了回来,加入进战斗中。

“刺啦。”

血屠使用五件君王圣器,将一位不朽境大圣天奴镇杀,先是收取了他的圣源。紧接着,割下大圣之心,大圣之肺,大圣之肾总之,大圣身上价值昂贵的东西,都被小心翼翼,分类装了起来。

最后,他将大圣尸体中一滴滴大圣血液,也全部收集到一只玉瓶里面,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习惯性的,取出菱形镜片,想要看看自己的积分数。

“一百七十七万,不错,不错,我这次狩天之战,表现得实在太优秀,比一些百枷境大圆满大圣都要优秀,肯定可以得到重点栽培。关键还是,缴获了好几件君王圣器,收集到了大量圣源和圣血、圣心、圣肾应该可以卖出不菲的价格,足够支撑我修炼到百枷大圆满。可惜”

想到被张若尘抢走了八件君王圣器,血屠便是难受至极。

天下怎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就是欠了他一件至尊圣器,而且,还是被他抢走的至尊圣器,至于随时追着我要债吗?等我修炼到百枷境大圆满,一定要报仇。还想要债,等打过我再说。咦”

忽的,血屠瞪大双眼,震惊的看着菱形镜片,犹如见鬼了一般。

怎么不死血族的积分,突然一下增加了三千万?

达到一亿二千万。

“螭帝!一定是螭帝被杀死了,那可是万死一生境的大圣,谁能杀得了他?”

血屠的脑海中,浮现出张若尘的身影,于是,迅速查看张若尘的积分数。

片刻后,再次怔住。

“果然!果然厉害啊,他居然将万死一生境的大圣都杀死,怎么可能变态得如此厉害?”血屠念出这一句后,轻轻拂了拂胸口,自言自语的道:“膨胀了,刚才我太膨胀了,低调,一定要低调。”

随后,他立即将五件君王圣器,全部藏起来。

渐渐的。

不死血族、骨族、冥族、阎罗族,十族修士都相继看到了积分变化,有人欣喜激动,有人沉默不语,有人摇头叹息。

“阎罗族终究还是被击败了”

“我们都是罪人,我们丢掉了至高一族的荣誉。”

冲向白玉神树的阎罗族大圣,气势低迷到了极点,仿佛狩天之战已经提前结束。接下来,就算将其余大圣天奴全部杀死,积分也无法超越不死血族。

败局已定。

杀死螭帝后,张若尘强行压制下去的伤势,终于爆发出来,身上出现一道道裂痕,仿佛身体要爆碎一般。

阴阳五行圣意蕴含的力量,在体内乱窜,将血脉、经脉、圣脉纷纷冲碎。

他只能凭借神木之心蕴含的生命之气,不断将肉身修复,但是,鲜血依旧不断从皮肤中溢出。

所有阎罗族修士都失去战斗意志,可是阎无神没有放弃,取出菱形镜片,看了上面的积分数,随后,目光死死盯着张若尘,道:“不,阎罗族还没有败,依旧还有机会。”

紧接着,他扬声问道:“般若殿下,不死血族剩余的族人,是不是都在张若尘身上?帮我推算一次,算阎罗族欠你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是整个阎罗族欠的,不是阎无神。

换句话说,只要她帮了这个忙,在关键时刻,阎罗族将会支持她做命运神女。

般若没有选择的。

她的竞争对手,只剩下风后。

击败不死血族,符合她的利益。

若是不答应下来,那么,谁都看得出她是在偏帮张若尘和不死血族,深究下去,整个狩天战场上发生的事,都会联系到她和张若尘身上。

般若撑起真我之门,调动命运规则,推算了起来。

缺脸色冰冷,道:“张若尘,将帝品圣意丹和一枚准帝品圣意丹给我,我现在就退出狩天战场,不再插手不死血族和阎罗族的争斗。”

这句话,带有浓烈的威胁意味。

源非大圣道:“我要一件至尊圣器和一枚准帝品圣意丹,十万枚神石,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死族也不再插手,你们之间的争斗。十万枚神石你可以先欠着,狩天之战后再给,但是,必须以血绝战神和血后的名义立誓。”

就算不死血族的积分砍半,死族也无法超越。

既然如此,不如趁火打劫,谋夺一笔利益。

源非大圣相信受了重伤的张若尘,肯定会选择妥协,任他们宰割,否则,各大势力联手,他张若尘休想活着离开。

而且,不死血族的积分,还得砍半。

源非大圣隐隐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要的太少,应该提出更苛刻的条件。

张若尘暂时压制住体内混乱的圣意力量,长笑一声:“我乃时空传人,天上地下何处去不得,就凭你们也想宰割我?”

“唰”

化为一道金芒,张若尘猛然冲了出去。

“给我留下。”

源非大圣操控“虚”字印,向张若尘镇压过去。

张若尘不想陷入包围,于是撑起七星鬼莲,悬浮在头顶上方。莲花绽放出阴寒刺骨的黑色光华,万千厉鬼的虚影显化出来,将“虚”字印挡住了片刻。

趁此机会,张若尘出乎所有人意料,飞向《虚实字卷》,大喝:“你想要至尊圣器,我现在就给你一件。”

紫金葫芦出现到了张若尘手中。

“赶紧,赶紧激发《虚实字卷》的防御铭纹,结实字印。”

源非大圣见张若尘越飞越近,以为他要激发至尊圣器发动攻击,于是,立即收回操控虚字印的力量,转而激发出《虚实字卷》蕴含的另一个力量。

实字印。

转攻击,为防御。

一个个“实”字,在字卷的边缘升起,排列成一篇经文。

但,张若尘速度何等之快,就在虚实之交的时候,闯入进字卷中,眨眼间,出现到源非大圣的面前。

“嘭嘭!”

一连十三掌打出。

将龙象般若掌从第一掌,打到了第十三掌,全部都落在源非大圣身上。

源非大圣一连飞出去十三次,全身骨头几乎尽碎,化为一团血泥,也不知是生是死。

“大胆!”

一道道死族大圣的声音响起,他们怒不可遏,纷纷施展死亡念力,要抹杀张若尘的圣魂和精神。

但,张若尘已是脱身而去,飞到了《虚实字卷》的数十里之外。

源非大圣被打趴下之后,《虚实字卷》的实字印已然消散,当然阻挡不住张若尘离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一位死族大圣,忽的惊呼一声:“不好,般若殿下被张若尘抓走了!”

“是被收进了紫金葫芦,张若尘这个禽兽啊,在这等凶险的时刻,还敢抢人。”

“赶紧追上去,留住他,别忘了被他抓住的阎折仙,张若尘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迟则生变。”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