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一十章 大战归来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血绝战神和血后第一时间,飞至黑暗星的上方。

血后满脸关切,抓住张若尘的右手手腕,调动神力和血气,源源不断注入他体内,帮他疗养伤势,化解侵入体内的暗黑力量。

阎无神临死一击何等恐怖,威力几乎达到无上境大圣的层次。

血绝战神背负双手,临空而立,不怒自威,观察着张若尘。发现,他双目赤红,浑身邪气四溢,体内的五行混沌圣气尽数转化为了血煞之气,正是入魔的状态。

人类的气息,几乎完全被不死血族的气息吞噬。

血绝战神当然不介意,张若尘完全脱变成不死血族。

但,担心的是,张若尘的心神意志和不死血族不相契合,却强行转变,最终变成的将不是不死血族,而是一尊完全失去心智的疯魔。

“他炼化了白苍血土,伤势再重都可以自己疗愈。可是他的心魔,已经完全爆发出来,占据了心智,当务之急,是将他送去福禄神宫,只有命运之道才能压制心魔。”血绝战神没有掩盖自己的声音,故意让四周的诸神听见。

血后一惊,传音道:“送去福禄神宫,让命运之道,压制他体内的心魔?不行,绝对不行。”

血后曾为张若尘招魂,又曾帮助他融合前世今生的肉身,知道他体内藏有很多大秘,绝不能让外人知晓。

血绝战神知道血后的顾忌,道:“我知张若尘体内,必有了不得的至宝。但是,一位神尊,还不至于看上一位大圣小辈的东西。即便是接天神木幼苗,乾坤界,乃至损毁后的日晷,在神尊眼中,都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见血后依旧不同意的模样,血绝战神又道:“心魔侵蚀精神意志,外人根本帮不上忙,只有命运之道可以压制。若是不想张若尘陷入心魔深渊,我们别无选择咦”

血绝战神忽的讶然,目光重新移向张若尘。

只见,张若尘赤红如血的眼睛,微微淡去了一些。

十只金翼上的血纹,逐渐消退,不再像先前那么邪气狞然。

“尘儿的精神意志强大,心魔被他自己压制了下去。”

血后大喜过望,释放出精神力,化为萤火虫一般的密密麻麻的光点,将张若尘的身体包裹。

神的精神力,足以对大圣的心魔,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她轻喝一声:“醒来。”

仅此两个字,却蕴含血后毕生精神力,犹如神音天咒,震荡张若尘的意识海,威慑他心中的魔障,万千杂念尽数散去。

张若尘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围绕在身体四周的混乱力量,全部收入体内。

“尘儿!”血后轻唤一声。

张若尘转过头,目光向血后盯去,仿佛从迷茫中归来,迟疑了一瞬,道:“母后,这里是什么地方?”

血后的双目一眯,疑惑道:“先前的事,你丝毫不记得?”

张若尘仔细想了想,轻轻摇头。

血后道:“你的意识,被心魔入侵,与阎无神爆发了生死决战,这里是虚无空间。”

“爆发了生死决战?我记得今天是我和罗公主订婚的日子才对,怎么会突然被心魔入侵?心魔呢,是被母后和外公镇压下去了吗?”

张若尘的眼神疑惑,说着,剧烈咳嗽起来,浑身虚弱无力,百枷境的修为似乎都保持不住,将要跌落的样子。

连忙内视,发现体内伤口密布。

血脉、圣脉、经脉、脏腑、骨骼,甚至还有圣源、气海、圣魂,皆有密集而又细小的裂痕。裂痕中,蕴含纯粹至极的黑暗之力、本源之力、佛劲、阎罗气。

其中,黑暗之力最为强劲。

血后扶住张若尘,道:“心魔是被你自己镇压下去的,母后的精神力帮了一些小忙。”

“阎无神呢?”张若尘问道。

血后道:“已经陨落。”

听闻这话,张若尘久久矗立,举目四望,发出一声长叹。

血绝战神站在一旁,细细的打量张若尘,眼神深邃如无尽血潭。

按理说,被心魔侵蚀心智之后,是绝对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恢复过来。张若尘有大毅力,他是知道的。

可是有些事,不是靠毅力,就撑得过去。

“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找地方疗伤,否则将会留下永远无法治愈的隐患。”血绝战神道。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伤势,我还扛得住。但是,今天是定亲之日,我必须立即赶去,不能失信。否则,将会损福禄神尊和天罗神国的皇族脸面,对罗莎公主也是一种伤害。”

血绝战神终于露出满意的神色,点了点头,道:“很好,有担当是一个男人最基本该有的东西。走!”

血绝战神、血后、张若尘离开虚无空间后,五清宗的神影,出现到黑暗星上空,凝视了星体片刻,衣袖一卷,将暗黑星收走,遁形而去。

“两个元会级天才,一个陨落,另一个必定一飞冲天,成为这个时代的领军人物。张若尘啊,张若尘。”青鹿神王轻叹一声,神影逐渐隐去。

鬼主眼神沉凝变化,随即一甩衣袖,破开虚无空间,飞回命运神域。

源非大圣眼神凝缩,道:“张若尘斩阎无神,威势登至顶点,在拼命的状态下,几乎可以叫板无上境大圣。看来,要为七弟报仇,只有四姐亲自出手才行。”

源天君主沉凝不语。

源姝真皇一双美眸,似九天星辰般明亮,盯了源非大圣一眼,道:“报仇?为什么要报仇?”

源非大圣一怔,连忙道:“七弟丧命张若尘之手,此仇不可不报。死族在狩天战场上的失败,张若尘更是要付主要责任,岂能轻易放过他?”

源姝真皇拍了拍源非大圣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此一时,彼一时。”

源非大圣只感觉源姝真皇的手掌,沉重如山,每一拍,似乎都能击碎他的不朽圣躯。

但是将要落下之时,所有力量,却又瞬间收回。

源姝真皇道:“张若尘大势已成,如今地狱界谁敢动他,必定惹得血绝家族和天罗神国皇族的疯狂报复。你觉得,有几个势力,承受得住他们的怒火?五清宗尚且选择了沉默,我们何必要往刀口上撞?我们惹不起。”

源非大圣欲言又止,很不甘心。

源姝真皇道:“刚才我拍你这三下,每一下,都堪比张若尘刚才打出的全力一击,自己掂量掂量。七弟陨落在狩天战场上,是生死之命,是自己太弱,今后你别再提复仇二字,小心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多谢四姐教诲。”

源非大圣双手抱拳,微微躬身。

源姝真皇轻轻点了点头,又道:“不过,张若尘身上至宝太多,也太过优秀,必定已经被多方势力盯上。我们不敢动他,但是敢动他的人,并不是没有。他能不能活着成神,还是一个未知数。”

诸神的神影,全部消失后。

阎昱和芙湘女撑着黑暗天机伞,迈步走了出来。

二人脸上,惊异未消。

芙湘女的美貌可与源姝真皇相提并论,如同画中仙女,红唇微启道:“阎无神和张若尘的修为,还没有达到百枷境大圆满,竟然就强大到了如此地步。幸好张若尘击杀了阎无神,要不然,我怀疑,我万里之外射出的一箭,很有可能杀不死他。”

阎昱身形俊逸,飘然而又出尘,道:“风后遭到无间阁神灵刺杀身亡,阎无神在生死决战中陨落,我有预感,地狱各族的平静,很快就会被打破。而张若尘,很有可能就是站在漩涡中心的那个人。”

地狱各族!

不是地狱十族。

地狱界的十族,只是最庞大的十个种族,掌握所有权利的十个种族。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小的族群。

比如,附庸在不死血族旗下的,还有血蛛族、噬血蚁族、飞天血蛾族等等。

即便是不死血族内部,也不止十大部族,还有数之不尽的小部族。

“是吗?乱世好啊,乱世才能出强者,早就该冒出一个人来打破平静。红尘绝世楼,赤霞飞仙谷。海石星天外,神山惊云阁。我欲登临九天摘星,奈何神路漫漫,何时可期?何时可期?”芙湘女长发飞扬,背着水晶长弓,身形化为一道流星般的白光,飞出了虚无空间。

阎昱紧跟而上。

神境之下,能够像他们二人这样,随意进入虚无空间,又能随意离开虚无空间的,少之又少。

福禄神宫。

各大势力的代表人物,皆是被“风后遇刺”和“张若尘和阎无神生死决战”的消息,惊得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无间阁太放肆了,居然敢刺杀新晋命运神女,明明就是在挑衅命运神殿。依我看,应该调集所有力量,将他们推平,全部杀无赦。”

“无间阁阁主身份隐秘,修为高深莫测,据说斩过神。”

“你们说,无间阁杀风郦,到底是意欲何为?”

“张若尘也是在添乱,订婚之日,竟然跑去和阎无神决战,难道不怕惹怒神尊?”

“有什么好怕?若是张若尘战死,神尊何以怪他?若是阎无神战死,张若尘便是这个元会的唯一至强,神尊也不会太过苛责。”

血绝战神和罗衍大帝,交友满天下,前来参加订婚宴的势力代表,数量众多,个个名头响亮,没有大圣修为,根本进不了神宫外殿。

连绵数十里的区域,灯火通明,聚集了数之不尽的强者。

罗穿着凤凰赤锦长裙,面容绝艳,在数十位圣境侍女的陪同下,一动不动的,站在层层宫宇的前方,眺望无尽的黑暗,眸光不断变化,尽显担忧之色。

仿佛变成了望夫石。

关于张若尘和阎无神一战的消息,接连不断传回。

“张若尘和阎无神,进入了虚无空间,势要分出生死。”

收到这一则消息,罗不顾一切,想要赶去,阻止二人继续战下去。

她很清楚,一旦进入虚无空间战斗,同归于尽的概率很大。

可惜诸神都因“新晋神女陨落”之事,被福禄神尊召唤去了命运神山,罗想要进入虚无空间,却没有办法。

罗生天带着一支圣军,返回了福禄神宫。

罗飘然迎了上去,急切的问道:“有结果了吗?”

罗生天耸了耸肩,双手一摊,道:“我也进不了虚无空间,怎么可能知道那两个疯子谁生谁死?不过,阎无神修炼的本源之道,对虚无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在虚无空间中战斗,会有不小的优势。”

罗的心,深深的一沉。

般若站在灯火通明的院落中,四周皆是人影,可她却感觉,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一样,分外的清冷和孤寂。

当风后被刺杀的消息传来,她就已经明白张若尘到底想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已经恩断义绝了吗?你为何还要这么做,为什么呢?不值得的。”

般若双眼凄迷,蒙着一层水雾,喃喃自语:“一定要活着回来!否则所有一切都失去意义了!”

摩罗战帝喝了很多酒,摇摇晃晃的,走到罗和罗生天的面前,大着舌头含混的说道:“公主公主殿下,依我看张若尘分明就是不在乎你,他若是若是在乎你,怎么可能在订婚当天,跑去与人生死决战?不如不如你嫁给我吧!”

罗心中紧张而又担忧,哪有心思理他?

罗生天翻了一个白眼,我妹妹就算不嫁给张若尘,又岂是你摩罗战帝配得上?

不过,摩罗战帝前面那句话,倒是说到他心坎上去了,张若尘在定亲当天与阎无神决战,将他妹妹,还有无数赴宴的修士晾在一边,的确是太过混账。

即便母后偏帮张若尘,为张若尘说了一席好话,罗生天心中依旧十分不满。

罗生天长长吐出一口怨气,柔声对罗道:“还是算了吧,让所有人都散去。先不说张若尘回不回得来,就算取胜,多半也是惨胜,哪里还能来参加订婚宴?”

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显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

罗生天又道:“新晋神女陨落,神尊和父皇他们都在忙活此事,恐怕顾及不上订婚宴了,皇妹,没必要继续等了!”

“张若尘说过,他会一生一世守护我,绝不负我。我信他!”罗坚定的说道。

罗生天咧了咧嘴,心中暗道,这样的鬼话居然都信,皇妹怕是被张若尘灌了**汤,失了心智。

“哗!”

空间猛烈一颤。

一道空间之门,被神光,撕裂而开。

张若尘从空间之门中走了出来,出现在罗的对面,尽管脸色苍白,却身姿卓然,面带微笑,道:“罗,我来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