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章 一道剑气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血天部族翼世界。

距离血绝家族不远的一座八百里血湖上,力量波动紊乱,雷电如同蛟蟒穿梭在天水之间,火焰化为神龙烧得天地如铜炉,罡风凌厉如刀,斩得湖面发出一道道沉混的爆响。

张若尘神态悠然,站在湖边,凝望悬在湖面上空渡劫的沉渊古剑。

渡的是第三次君王天劫。

风、火、水、雷,四劫整整持续了一天,等到天空昏暗的劫云散去之时,八百里血湖竟然已经干枯,湖底只剩漆黑的焦土。

“铮!”

沉渊古剑的剑体上,依旧有雷电、火龙、水流、罡风流动,发出刺耳的剑鸣。

剑声,响彻千里。

张若尘探手虚抓,沉渊古剑化为一道流星,飞入他手中。

剑体上,四道天劫印记,变得更深了一些。

能够吸收天劫的力量,凝聚出天劫印记的君王圣器少之又少,这四道印记,代表着沉渊古剑的不凡。镶嵌在剑柄上的神石,散发出精纯的神性力量,并且无时无刻不在吸收天地圣气和天地规则。

沉渊,虽是三元君王圣器,可是在张若尘看来,它足以爆发出比四元君王圣器更强的威力。

“唰!”

张若尘随手一剑,挥了出去。

一道紫黑色的剑气,从他身前飞出,将八百里枯湖撕裂而开,留下一道宽十丈、长千里的剑气峡谷。

在附近巡逻的血绝家族军卫,看见张若尘轻松自如一剑分裂千里,一个个都挺直腰脊,露出敬畏和崇拜的眼神,真不愧是带领不死血族夺取狩天之战第一的元会级英杰。

“我如果能够成为若尘神子的亲卫该多好,今后必定飞黄腾达。”

“论亲属关系,我是若尘神子的堂兄。”

“得了吧,你这关系远得去了!你是战神这一脉的吗?”

血绝家族年轻一代的修士,几乎都已经认可了张若尘的身份,并且似他为血绝家族新生一代的骄傲,崇拜者不计其数。

“哧哧。”

张若尘的不远处,一缕缕血气汇聚,凝成青盛大圣的身影。

张若尘有所感应,将沉渊古剑收起,转身笑道:“舅舅这个时候来找我,看来是有好消息。”

“既有好消息,也有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青盛大圣道。

张若尘道:“还是先说好消息吧!”

“不死神殿给你的奖励下来了,三枚准帝品圣丹,神血铠甲一具。除此之外,还有三位神灵欲要收你为弟子,血皇神魔营也对你发起了邀请。”青盛大圣极为羡慕的说道。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摇头道:“我暂时没有拜师的兴趣,至于血皇神魔营倒是有点意思,不过,现在怕是去不了!”

血皇神魔营,是不死神殿旗下最为强大的一只军队,由不死血族大圣中的精英组成。

若是去那里,必定能够遇到很多大圣中的强者,对磨砺自己的战法,会有很大帮助。

“我对不死神殿奖励的丹药和铠甲,还是很感兴趣。”

“我在议事大殿等你。”

青盛大圣的分身散去。

张若尘动用空间大挪移,离开了枯湖。

血绝家族的阵法师,立即赶来,修复枯湖周边地域的生态环境。

片刻后,张若尘回到血绝家族,在议事大殿中,见到了青盛大圣的真身,拿到三枚准帝品圣丹和神血铠甲。

三枚准帝品圣丹,乃是千道丹、念欲丹、生死大还丹。

千道丹,是帮助百枷境大圆满修士,修炼道域,和冲击千问境的丹药。

念欲丹,是帮助百枷境修士,冲破第一百道枷锁“念欲枷锁”的丹药。

生死大还丹,是一种千问境以上大圣使用的疗伤丹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吞下此丹,无论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都能在短时间内痊愈。

三枚准帝品圣丹的丹灵,都是堪比千问境初期大圣的修为,由此可见,不死神殿出手之大气。

当然,同样是准帝品圣意丹,这三枚加起来,价值也远远比不上准帝品圣丹级别的圣意丹。

因为,圣意丹想要炼制出王品,都是非常艰难的事。只有太上出手,才有机会,炼制出准帝品级。

“不死神殿有心了,看来是希望帮助我尽快突破到千问境。”

张若尘收起三枚准帝品圣丹,又研究了一番神血铠甲,也收入空间戒指。

神血铠甲,他是知道的,是由神灵血液和多种炼器神材炼制而成,将它穿上,防御力自是不用说,还能爆发出神灵之力,令修士战力发生大幅度提升。

不过,张若尘身上有数具奇甲,皆不弱于神血铠甲。

比如:火神铠甲,流光功德铠甲

所以神血铠甲对他的吸引力,不算太大。

张若尘道:“命运神殿和不死神殿都给了奖励,不死血族的族长没打算给奖励?血天部族是不是也该奖励一些东西?”

“据我所知,狩天之战后,血天部族的排名,已经从第十变成了第八。血天部族翼世界似乎也进入更高层次的位面,我能感受到,整个大世界的血煞之气浓度有明显的提升。”

“对了,血绝家族也应该给我奖励吧?我听说,血宸和血凝筱都拿到了奖励。”

青盛大圣心中五味陈杂,脸色已是有些泛黑,道:“你身上的宝物,比神灵都多,还需要奖励?一般的奖励拿给你,你看得上吗?”

“舅舅,你的语气中怎么带有情绪?我带领不死血族,夺取了十族第一。难道不该得到奖励吗?我令血天部族的排名提升,我让血绝家族名震天下,这些,都是拿命拼回来的。难道我没地方讲道理了吗?”张若尘道。

青盛大圣心中更加难受,道:“别跟我说这些,我只是一个代理家主,我所有财富加起来,还没有你的十分之一。你要讲道理,去找战神和族长讲,让他们给你奖励。”

张若尘认真的点头,道:“也对,的确应该找战神,谈一谈这件事。”

“战神和族长,还有不死血族绝大多数神灵,已经出发,去了玉煌界。想要奖励,你怕是得等很长一段时间才行。”青盛大圣眼皮下搭,笑着说道。

张若尘道:“既然舅舅是家主,家族该给我的奖励,你总可以决定吧?我也不要别的宝物,就给神石吧,十万枚如何?”

青盛大圣神情凝重,道:“说到奖励,我这里有一个坏消息告诉你。昨天,我以家主的身份,宣布将血绝家族在冰王星的产业,奖励给你后,猊宣氏今天便是离开了家族。我猜测,她多半去了冰王星。”

“冰王星的产业,是我们之前就商量好的,怎么现在变成了家族给我的奖励?”张若尘问道。

青盛大圣装着没有听见的模样,继续压低声音,道:“冰王星的利益惊人,猊宣氏肯定不会拱手让人。现在,有她亲自坐镇,你想接管那边的产业,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我建议,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还是留在家族修炼,先将修为提升到百枷境大圆满,再做下一步打算。”

张若尘算是看出来,这位舅舅,完全就是一只铁公鸡,继续要奖励,他多半还是会装着听不见。

其实张若尘不缺神石,只想趁此机会,让青盛大圣欠他一个人情。

一位无上境大圣的人情,在他看来,比十万枚神石都更加珍贵。

张若尘假装出失落的神色,自嘲的道:“血宸和血凝筱都有奖励,而我做为最大功臣,却什么都没有。做为家主,不该这么厚此薄彼吧?”

青盛大圣老脸一红,心中歉疚,觉得的确亏待了张若尘,正欲开口,张若尘又道:“算了,我也知道舅舅的难处,刚刚成为家主,正是想要励精图治,让家族发展壮大的时刻,每一枚神石都要用在刀刃上。给我十万枚神石,等于就是要少培养十万位圣者、圣王。”

“若尘,难得你能理解舅舅,舅舅真的很感动。”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青盛大圣心中却在思考,张若尘又在打什么算盘?

十万枚神石,就连他这个无上境大圣都梦寐以求,张若尘会不要?肯定别有企图。

张若尘道:“其实,我有一件事,想求舅舅帮忙。”

青盛大圣心中暗暗猜测,张若尘是不是想要他去对付猊宣氏,因此,没有立即答应下来,道:“什么事尽管开口,只要舅舅做得到,一定帮你。”

这句话的另一层意思是:

如果做不到,就爱莫能助了!

去冰王星对付猊宣氏,即便是无上境大圣都可能遇险,真将她逼急,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张若尘看出青盛大圣的担忧,笑道:“舅舅放心,不是让你跟我去冰王星。冰王星那边,我自己就能解决,不用你出手。”

青盛大圣听出他话语中的意思,严肃道:“你还是要去冰王星?”

“舅舅都将冰王星的产业封赐给了我,我若胆怯不去,岂不是要被整个血天部族的修士嘲笑?”张若尘道。

青盛大圣当然知道张若尘绝不是一个鲁莽行事的人,既然敢去冰王星,也就必然有一定把握。

这小子为何如此自信?

他到底有什么底牌?

青盛大圣道:“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舅舅当然是全力支持你。稍后,我让人将冰王星的详细资料,给你一份。去冰王星,你打算带多少修士?”

“家族的修士,我不放心,一个也不要。”张若尘道。

青盛大圣以复杂的眼神,看着张若尘,有好奇,有疑惑,有欣赏,有担忧,道:“你先前说的,要我帮你做什么事?”

张若尘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一件大事!如果这件事做成,家族发展壮大指日可待。不过,还得再等等,三个月后,我传消息给你。那时,我应该已经将冰王星拿下。”

他指的,当然是寻找本源神殿。

张若尘离开议事大殿后,青盛大圣那张老脸上,依旧还带着惊容,嘴里喃喃念道:“三个月拿下冰王星?痴人说梦,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若尘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了解猊宣氏的厉害。更何况,冰王星还是猊宣氏的地盘。”

始祖潭,位于血绝家族地下神脉的上方,是家族的禁地之一,大圣都未必有资格进入其中。

潭水深不见底,白天呈血红色。

夜晚呈莹白色,像镶嵌在大地上的明月。

张若尘来到始祖潭边的时候,已是夜幕降临,血芒芒的天空变成了暗红色。潭水却皎皎生霞,水面上,有一层白色的荧光。

潭中央是一座四方形祭台,祭台上,刻满玄奇的神纹,像是蚯蚓一般闪烁。

池孔乐躺在祭台的中心,穿着白色的衣裳,颈部挂着一块燕子形状的玉佩。

始祖潭的力量,通过祭台上的神纹,不断涌入进她体内,平衡她体内强横的修罗战气,还有修辰天神遗留的神魂和神念。

每一次来始祖潭,张若尘都只能站在潭边,远远的凝望。

冥王出现在了潭边,道:“你母后和血绝战神去玉煌界之前,将照看她的事,交给了我。”

“她多久能醒过来?”张若尘问道。

冥王道:“在炼化了修辰天神的神魂和神念之前,她都无法醒过来。你看着她躺在那里,其实她无时无刻,不在与神魂和神念战斗,与修炼战气对抗,修为一直在进步。”

张若尘的双手紧了紧,道:“她还那么年轻,万一她的意志承受不住呢?”

冥王道:“你说得没错,对她而言,最大的考验就是意志。血绝家族已经使用始祖潭帮她,如果她依旧挺不过去,只能说,这就是她的命。”

张若尘闭上了双眼,心中暗道:“孔乐,我期待你醒过来的那一天。”

半晌后。

张若尘双手抱拳,向冥王一拜,道:“多谢舅舅照顾孔乐。”

冥王摆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反正我也正在参悟始祖潭的奥秘,只需分出一道神念,留意她就行。”

“我这几天就要动身前往冰王星,想从舅舅那里,求一道剑气。”张若尘道。

冥王道:“你这是想要用来对付谁?”

“舅舅应当知道才对。”张若尘道。

做为神灵,怎么可能不知道血绝家族内部发生的事?

张若尘料定在对付猊宣氏这件事上,冥王肯定会助他。

冥王在潭边踱步,一连走了九步,停下,道:“神灵不能插手凡俗之间的争斗,血绝战神临走时,特意交代过,我不能违背这道天庭和地狱都要遵守的法则。”

张若尘道:“舅舅赐我剑气,乃是助我保命。猊宣氏杀我的时候,我才有反击的力量。”

“你确定猊宣氏会杀你?”冥王道。

张若尘道:“我会逼她出手的。”

“好吧,她让我险些死在昆仑界,我当然要还她一剑。把沉渊给我!”

张若尘心中大喜,立即取出沉渊古剑,递给冥王。

冥王的手指捏成剑诀,霎时间,整个始祖潭罡风猎猎,剑声震耳。空气中,出现密密麻麻的神光剑影。

“哗!”

两根手指,在沉渊古剑的剑体上一划。

顿时,数之不尽的神光剑影,尽数冲向沉渊古剑。

剑体上,出现一道尺长的红色剑痕。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