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四十九章 惊世之刀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头十二丈高的应龙,拉一辆白银战车,从远处滚滚而来。

应龙,是纯种神兽血脉,已十分接近成年,只差最后的蜕变,就能达到伪神层次,爆发出恒星级别的毁灭之力。

眼前这头应龙,散发出来的毁灭气息,虽然还没有达到恒星级别,可是,身上散发的神光,却依旧能焚天煮海,惊得城中的圣境修士,纷纷远逃。

能够进入圣城的修士,至少都超越武道四境,已脱胎换骨。

“是应龙,是银霞光云战车,巫马九行进城了!”

“好恐怖的气息,只是一口龙息,估计就能令不朽境、百枷境大圣神形俱灭。应龙来了,冰王星必定天翻地覆。”

“不愧是暗势力中的第一强者,一头坐骑,已是无可匹敌。”

圣城,与普通城池不同,密布大圣铭纹、神纹,还有道锁,是圣境修士居住的地方。

正是如此,一旦进入城中,所有修士的修为和战斗力,都会被压制。

以防止修士之间的争斗,毁掉圣城。

修为越高,往往被压制得越狠。

即便是无上境大圣,也休想毁掉一座圣城。

可是,应龙爆发出来的气息,却给人一种,道锁都在颤抖的感觉。

战车似能碾碎圣城。

张若尘屏住呼吸,眼神严肃到极点。

“轰!”

“轰!”

空间震颤,天地规则紊乱。

张若尘眼中,不像是一头应龙拉着战车行来,反而像是一颗无穷巨大的恒星滚动过来,要毁灭挡在前方的一切,星辰也能碾碎。

“这就是神境之下无敌的力量吗?不,这只是他坐骑的气息。他的坐骑,已经快要神境之下无敌。”张若尘心中震撼。

小黑忍不住抬起头,全身的刺,变得更加尖锐。

应龙是向他们所在的楼阁而来,一步十丈,快速靠近。

楼中的修士,全部都已经逃走。

张若尘和姑射静方圆十里之内,只能看到不到十位修士。

还敢留下来的,无一不是在地狱界有名有号的强者,能独当一面的圣境霸主。

“走吧!这热闹,不看也罢。”

张若尘眉头紧锁成“川”字,不想太过引人瞩目。

姑射静摇头,道:“放心吧,一座圣城的坚固,远超你的想象。西一圣城中道锁密布,就算巫马九行真的已经神境之下第一,能够造成的破坏力,也在可控的范围内。你看,冰皇宫的修士,已经到了!”

一位位身穿冰晶铠甲的修士,从天而降,出现在这片城域的建筑顶部。

“哗”

他们将城中的大圣铭纹和神纹,尽数催动和激活,与道锁交织在一起。

冰皇宫,是冰王星的真正主人。

任何一个势力,包括十大暗势力,地狱界十族的修士,甚至命运神殿的修士,一旦来到冰王星,都得遵守冰皇宫的规矩。

玄冰神甲士的出现,代表冰皇宫默认了巫马九行和卓雨农在西一圣城中交锋的资格。

别的大圣,可没有这样的资格。

“轰隆隆。”

应龙呼吸吐气的声音,如同惊雷。

战车所过之处,天地规则被挤压开去,百丈范围内只剩刀道规则。

街道两旁的建筑,瞬间金属化。

“这也是绝对规则领域?”张若尘道。

姑射静点了点头,道:“领域之内,只剩自己的规则,别的任何规则,包括天地规则,都无法存在。巫马九行的确很强,在被道锁、大圣铭纹、神纹三重压制之下,绝对规则领域还能覆盖百丈。他的刀道,已擎至极致之境,可斩世间一切的道。”

天下间的道,虽然有恒古、至尊、大道、小道的区别。

可是,最终的强弱,却不是取决于道。

而是,取决于人。

就像,使用铁刀的人,可以杀死使用精钢刀的人。甚至,只需要木刀就行。

人自己永远是决定胜负成败的关键。

巫马九行虽然不修炼恒古之道,却将刀道浸淫到巅绝,一刀出,可以分开光明和黑暗,破开空间和时间。

感受巫马九行的绝对规则领域,张若尘想到了自己的绝对自我时间印记,可惜以他现在的修为,一次性,最多只能凝聚出数道而已。与巫马九行将自己的圣道规则,化为绝对规则领域相比,犹如三五滴水和汪洋大海的差距。

应龙和战车越来越近,精准的停在百丈外。

楼阁下方,化为一片刀林。

空气消失。

空间中的气,变成刀气。

每一道刀气,都能灭绝修士的生机,蕴含死亡之力。

受到应龙和战车中巫马九行气息的压迫,原本还待在这片区域内的几位修士,也都悄然退走。

张若尘也想走,可惜已经迟了,巫马九行的刀道规则,就像一柄绝世神刀,悬在他的前方。只要他一动,这柄绝世神刀就会劈下。

以他现在的修为,想要接下巫马九行的一刀,几乎是天方夜谭。

姑射静倒是出乎张若尘预料的镇定,依旧端坐对面,茶杯捏在玉葱手指的指尖,双目直视银霞光云战车。

“吱呀。”

街道对面的三楼上,卓雨农推门走出,上半身是俊美近妖的人类男子模样,下半身是蜈蚣形态,双臂缠着一青一红两条蛟蟒一般的生灵。

这两条生灵,面对应龙的气息,非但没有畏缩恐惧,反而抬起狰狞的头颅,嘴里吐信,张牙露齿。

“卓雨农,接我一刀。”

巫马九行的声音,从银霞光云战车中传出。

方圆百丈内,所有刀气和刀道规则,尽数汇聚到战车的上方,凝聚于一点。

百丈空间,被抽成真空。

刀气和刀道规则凝聚成的一点,仿佛宇宙奇点,释放出来的每一道光芒,都有分割天地的锐利力量,却又蕴含整个宇宙的能量。

卓雨农身上的气势,瞬间攀升到顶点。

一道命运之门,在他背后显化出来,命运之光强盛无匹。被它照耀,因为离得太近,张若尘只感觉修为被压制得仿佛变成了一个凡人。

“不愧是命运神殿当代第一强者,好强,一旦他撑起命运之门,便是万法皆失,我与凡人无异,时间和空间的力量也施展不出来,想要逃都逃不掉。”

张若尘深切的意识到,自己与神境之下最顶尖强者的差距,心中暗暗推算,需要修炼到什么境界,才能拥有在卓雨农面前逃命的实力。

远!

还差得远!

姑射静的脸色,已不再像先前那么从容,道:“看来天下人都小觑了卓雨农,这位神域执法裁决,比大家想象中要强大不少。走,这里不能再待了!”

如果是一边倒的对决,只需一招就能分出胜负,那么当然可以留下来观战。

可是,如果这场对决,不能在一招之内分胜负,也就是一场同级别的较量。

能不能接下一招,就是高手间的等级之分。

“轰!”

巫马九行的惊世一刀斩下,与此同时,卓雨农手中的裁决之斧劈出,两者碰撞,顿时惊天动地。

张若尘和姑射静已经退走,无法见证两位绝世强者的交锋。

可是,张若尘却动用真理之心在感知,第一击碰撞之后,空间中的震荡没有就此结束,而是演变出更加强大的毁灭劲气。

由此可见,卓雨农挡住了巫马九行的第一刀。

这一场对决,仅仅只是持续了半个呼吸的时间,便是停了下来。

负责催动大圣铭纹和神纹的冰皇宫修士,全部都被掀飞出去,七零八落的摔倒在地,七窍流血,伤得不轻。

方圆数百丈的城域,道锁断裂,大圣铭纹和神纹尽毁,所有建筑化为齑粉。

卓雨农身下的楼阁,变成废墟。

他手持丈长的裁决之斧,依旧站得笔直,气势和战威没有一丝消减。

“噗嗤。”

胸口处,圣铠破碎出一道裂口,鲜血如泉一般涌出。

“卓雨农,不愧是卓雨农。”

银霞光云战车中,传出巫马九行的声音,随后,应龙拉着战车,破空腾飞而去,消失在天边。

吾悦命皇坐在距离战场不远的街道上,就在战斗结束的一瞬间,他豁然站起身。可是,看到卓雨农身后暗淡下去的命运之门,随即重新坐了回去。

要除掉巫马九行,必须他和卓雨农联手,才有一丝机会。

命运神殿虽然内部有争斗,可是面对外敌,他们自然是要联手。

可惜,卓雨农伤得太重,失去再战之力。吾悦命皇单独一人,就算出手,也留不住巫马九行,自然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去。

对命运神殿而言,今日已是耻辱的一天。

吾悦命皇此刻出手,能杀巫马九行还好,若是杀不了,只会让命运神殿更加耻辱,更加丢脸。

“巫马九行已是当世第一,从今天起,地狱界俗世由他主宰,真是不甘啊!”吾悦命皇长长一叹。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卓雨农有多强大,连卓雨农都七招败北,地狱界的神境之下,还有谁可以胜他?

姑射静和张若尘出现在城外,望着腾飞而去的银霞光云战车。

“巫马九行居然就这么走了?”张若尘略感诧异。

姑射静道:“继续斗下去,至少有三成的可能性,是同归于尽的结局,那不是巫马九行想要看到的结果。”

张若尘明白姑射静的意思,卓雨农既然能够接住巫马九行的第一刀,那么,也就一定机会争取到自爆圣源的时间。

卓雨农自爆圣源,巫马九行就算再强,也是必死无疑。

巫马九行或许的确已经是神境之下第一人,可是,并不是没有人可以制衡他。

张若尘道:“堂堂神域执法裁决,命运神殿神境之下的第一人,居然只能挡住巫马九行七刀。命运神殿的这个跟头,栽得有些狠。恐怕只有等到缺成长起来,才能为命运神殿雪耻。”

“你居然能够知道卓雨农挡住了巫马九行七刀?”姑射静的眼中,露出惊异之色。

在她看来,就算一些无上境大圣,也未必能看清两大高手的交锋。

张若尘才百枷境,怎么做得到?

“元会级天才,岂是说说而已?我自有寻常修士无法企及的地方。”张若尘笑道。

姑射静盯着张若尘,心中暗道,巫马九行战胜卓雨农的消息传出去后,必定在地狱界造成轩然大波。各大势力,为了应对未来千年可能遭遇的危机,必定会大力扶持能够对抗巫马九行的天骄,张若尘必是其中之一。

命运神殿的神子刚死,神女尚未成长起来,正是新老领袖换代之时。

命运神殿失去领袖地狱界之力,巫马九行俗世无敌,未来千年,便是乾坤一气堂大力扩展的时机,不知多少势力的地盘和利益会被侵吞。

谁能阻挡巫马九行接下来带给地狱界的动荡?

张若尘道:“白卿儿能够请动巫马九行这样当时无敌的人物,我看先前的计划,还是暂时搁置。招惹那个妖女,对我们会相当不利。”

姑射静道:“你怕了巫马九行?”

“你打得过他吗?”张若尘反问一句。

姑射静沉思片刻,道:“刚才的对决,巫马九行虽然重创了卓雨农,可是他自己应该也受伤了!短时间内,会隐藏起来养伤。”

“何以见得?”张若尘道。

姑射静道:“因为卓雨农没有死,巫马九行也没有出手挑战吾悦命皇。”

“或许巫马九行只是担心卓雨农自爆圣源,或者担心被命运神殿报复,所以才没有痛下杀手。”张若尘道。

姑射静摇头,道:“十大暗势力,经常遭到命运神殿的清剿,怎么可能害怕被报复?再说,巫马九行和卓雨农是一对一的决战,无论谁死,都怪不得另一人。”

“在我看来,巫马九行并不仅仅只是为了给白卿儿出头,才会挑战卓雨农,他还有更深的目的。其一,就是打压命运神殿的威信,告诉地狱界各大势力,命运神殿并没有那么可怕,并不是无法战胜。只要这个念头种下,地狱界很多不信命运的势力,就会蠢蠢欲动。比如,阎罗族,酆都鬼城,黑暗神殿。”

“既然如此,冒一定危险杀死卓雨农,或者同时击败卓雨农和吾悦命皇,造成的影响力岂不是更大?”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由此可见,他必定受伤了!像他这样的人,一旦受伤,肯定要隐藏起来疗养,就像你一样,见不得光。见光,就会引来无数敌人。那些敌人,会像狼群一样前赴后继的扑上去,绝不给他伤势痊愈的机会。”

“而现在,恰恰就是我们去试探白卿儿的最好时刻。”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