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章 破境成功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念欲枷锁位于圣魂,与意识相连。

张若尘有真理之心,可以感知到枷锁的位置。

在他全力以赴,打算挣断枷锁的时刻。忽的,心口猛烈一痛,钻心刺骨,低头看去,只见心脏位置出现一截血红色的剑尖。

为挣断枷锁,积蓄的力量,瞬间泄去。

张若尘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去,看到一张青涩而又美丽的容颜,乌黑长发,眼眸灵性,正是少女时期的池瑶。

她系在腰间的燕子佩,被风吹动,碰撞出“叮叮”的动听声音。

“噗嗤!”

她抽走了剑。

张若尘心口和背部鲜血直流,身体失去力气,半跪到了地上。

看着转身而去的婉约身影,越行越远,张若尘想要开口,但,刚刚张开嘴巴,喉中便涌出鲜血。

最后他倒在了地上,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子渐行渐远,背影变得模糊。

心中无论如何都不相信,从来都不杀人的池瑶,天真烂漫的池瑶公主,爱笑而又喜欢捉弄他的池瑶妹妹,竟然会一剑杀死了他。

“假的,都是假的,醒来,快醒来!”

张若尘眼前的景象消失,重新回到七星帝宫中,浑身依旧紧绷,逐渐从窒息中恢复过来,大口喘息。

刚才那一幕,在梦境,或者回想中,已经发生过无数次。

尽管从池瑶和孔兰攸那里,得知了八百年前的真相,可是自己似乎,依旧没有彻底放下。在挣断念欲枷锁的关键时刻,竟然迷失。

“再来。”

张若尘平复心绪,闭上双目,再次积蓄力量。

体内圣气,按照《九天明帝经》第九重的路线急速运行,身上爆发出来的圣威越来越盛,化为光柱从头顶冲出。

就是这时,耳边响起池瑶的声音:“杀你,就是因为你的体内,流淌着地狱十族之一不死血族的血液,你的母亲是八百年前昆仑界三后之一的血后。这个理由,够不够?”

“你答应过我,不将这个秘密告诉他的。”孔兰攸的声音响起。

张若尘的身体轻轻颤抖,头顶光柱暗淡了一些。

“明帝以自身强大的修为,将你体内不死血族的血液封印了起来,这就是你上一世,怎么都突破不到鱼龙境的原因。”

“血后接近明帝,是要通过控制明帝,控制整个圣明中央帝国,从而进一步达到控制昆仑界的目的。”

“有人传来消息,明帝已被血后控制,变成了她的傀儡。”

“你不会那么幼稚的认为,本皇对你余情未了吧?若是如此,本皇劝你还是别痴心妄想,在神的眼中,你只能算是一颗还有些用处的棋子。”

张若尘最开始还反应激烈,渐渐的,平静下来,无论耳边传来什么声音,都难以影响到他。

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无所畏惧,心坚似铁,准备一鼓作气,挣断枷锁的时候。

忽的,额头一凉。

伸出手指轻触,额头上的雪花化开。

张若尘放眼四望,满天飞雪。

天穹有一团七彩神光,洒落下如丝如缕的霞彩。一尊高达三千丈的神像,从地底升起,与池瑶一模一样。

前方,是一座巍峨的宫殿,殿门大开。

黄烟尘身穿红衣,站在殿门的中心,道:“师尊让我告诉你,今日,她不想杀你,让你自己离开。若是你以后安分一些,她可以饶你不死。”

画面一闪。

黄烟尘手中的混元剑,刺入他胸口。

身心的疼痛,让张若尘积蓄的力量,再次散去。

第二次挣断枷锁失败。

张若尘盘坐在七星帝宫中,手捂胸口,满脸都是汗珠。

刚才那一幕,正是池瑶成神那天,他去往紫微宫时,发生的点点滴滴。正是那个时候,他和黄烟尘彻底走到对立面,割袍断义,不再有夫妻情分。

“再来,这点执念,难不住我。”

张若尘深吸一口气,坐直身体,眼神锐利似刀。

接下来,每一次尝试挣断枷锁,总是会受种种旧事影响。

有时,听到的是云武郡王身死的消息。

有时,回到了阴阳殿外挂着二师兄、三师兄、五师姐、白苏头颅的那一天。

有时,又重现自己杀死蛮剑大圣的时刻。

张若尘凭借强大的意志,强行压下这些杂念,心境始终保持坚定。

念欲丹和真理之心,也在助他。

念欲丹将他心中的执念,弱化了不少。

真理之心,助他看破种种虚妄,回归到真实。

挣念欲枷锁,即危险而又艰难,稍有不慎,便会心魔入侵,化为失去理智的邪魔。张若尘若不是因为局势危急,绝不会现在就冲击境界。

不知多久过去

“嘣!”

张若尘体内传出一道弦断之音,星术宫中,一圈圈圣气波纹,从他体内蔓延了出去。

张若尘的嘴角,流淌出鲜血。

可是,他反而笑了起来,道:“强行破境,竟然成功了!”

念欲枷锁,已被挣断。

他依旧还不算,达到百枷境大圆满。

因为,修士体内,除了有一百道主要的枷锁之外,还有成千上万的小枷锁。

当然那些小枷锁不足为惧,只是需要花费不短的时间而已。

虽然破境成功,但,张若尘却是强行突破,被反噬得不轻,除了气海又出现裂痕之外,五脏六腑皆受创。

肉身的伤势,张若尘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立即运转功法。

因为境界突破,气海中的圣道规则迅猛增长,不到一刻钟,规则增加三亿道,随后,才是渐渐放缓。

紧接着,体内的不死血族血液不受控制,变得沸腾起来,他生出强烈的嗜血冲动。

“哗”

十只金翼自动从背部冲出,有始祖纹路在上面流动。

脊梁骨变得越来越灼热和鼓胀,燃烧了起来,长出两个凸起,传出撕裂性的疼痛感。

“哧哧。”

凸起的地方,皮肉破开,散发出金光。

这是新的金翼,即将生长出来的征兆。

张若尘体内的血气迅速枯竭,身体变得消瘦,嗜血的冲向,变得更加强烈,嘴里长出尖锐的牙齿。

只有饮血,才能弥补血气的流失。

他立即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罐神血。

将木罐打开,张若尘的手,却停了下来。

他双目血红,看着罐中的血液,血腥味仿佛都变得极其醇香。手指颤抖了很久,他将木罐扔飞出去,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株又一株圣药,不管什么年份,使劲往嘴里塞。

圣药入腹,并且随着功法运转,气海中的圣道规则,又开始增长。

背上,第十一只和第十二只金翼,逐渐生长出来,但却处于半实半虚的状态,像混沌光雾。

也不知吃了多少圣药,张若尘已经撑不下,才停下来。

嗜血的冲动,逐渐淡去。

一个月后。

张若尘的修为,彻底巩固下来,肉身伤势早已痊愈。

“此次冲击念欲枷锁,还是太冒险了一些,幸好有念欲丹和真理之心。否则,我过这一关,肯定比瑜皇更难,说不定会被卡在这里一千年,甚至一万年。”

“如今破掉念欲,估计会惊住很多不看好我的修士吧!《神储卷》上的排名,会不会提升了一些呢?”

张若尘很清楚,虽然他修炼出了二品圣意,并且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资质。可是,地狱界依旧有无数修士,甚至神灵,并不看好他,认为他很难闯过念欲、千问、万死一生。

而他,偏偏就是要向那些人证明,自己没有那么脆弱。

接下来,张若尘开始总结,此次破境的得失。

首先,念欲丹和大量圣药蕴含浑厚的能量,在他破境后,转化为了圣道规则。

原本七十五亿道圣道规则,增加到七十九亿道。

其次,挣断念欲枷锁这一年,张若尘反复经历了曾经的种种。虽然只是一年时间,可是他却觉得,仿佛经历了好几个世纪,对很多事,都有了全新的看法。

心境正在发生脱变。

他一直在寻找的那股精神,似乎已经出现,并且埋藏在了心中,只不过,始终无法精准的抓住,还需要一个契机。

张若尘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血液中,流动着滚滚神力,半神之体的力量进一步释放出来。皮肤、肌肉、骨骼、脏腑,不断被神力冲洗和蕴养,无时无刻不在增强。

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一直由血后,使用神凤的神血和她自己的神血在蕴养,血脉深处蕴含的神力,任何大圣都无法比拟。

肉身、修为、心境,都有巨大提升,可是张若尘没有盲目乐观。

他很清楚,自己能够破境,只是因为把念欲,强行压了下去。等到千问境,这些问题,将会更加强烈的爆发出来。

张若尘心境实现大的蜕变,所以,和以前不同,没有愁眉苦脸,而是相当坦然。

千问境的事,等到千问境再说。

无论将要面对什么,迎难而上便是,通通接下便是,一路闯过去便是。

张若尘来到星器宫,查看小黑炼制阵法的进度。

星器宫中,一百多只猫头鹰正在炼阵,全部都是小黑的精神力分身。

小黑的本尊,看到一脸消瘦的张若尘,道:“怎么瘦了一大圈?难道姑射魔女又来了?”

“别胡说八道!要不我给你找一只母猫头鹰,也让你瘦一大圈?”张若尘道。

小黑露出惊讶的神色,抬起头,望向张若尘。

“看什么?我又不是母猫头鹰。”张若尘摸了摸鼻尖,被小黑的眼神看得浑身不自在。

小黑眼神复杂,道:“我怎么感觉,你变了不少。”

“有吗?哪里变了?”张若尘笑道。

小黑更加确定心中的感受无误,道:“我觉得,你整个人都变得乐观正气了一些,不再像以前那么阴郁,仿佛藏着无数心事,仿佛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诶,干什么,是你让本皇说的。”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