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 直闯神女楼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神女楼中最高的一座观星台上,十数个地狱界顶尖大势力的当家人齐聚。

澪、罗生天、姑射静、祸星、卓雨农、阎皇图皆是在列,他们每一个都是威名赫赫的存在,势力背景强横。

此刻,他们眺望苍穹,看着满天血海神光。

天运司的司空携带神器到达冰王星,冰皇便是出关,这绝不是一个巧合。莫非,启动神器,触怒了他老人家?

做为命运神殿的第一强者,卓雨农倒是镇定无比。

神灵不能插手俗世,即便冰皇出关,也改变不了张若尘的结局。

再说,以冰皇的修为境界,看他们,恐怕就像是看一群小孩子在打闹,怎么可能会插手?

神女楼的楼主,夜曼曼,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美丽女子,玉背袒露,有一对宽大的光翼浮在上面,外表风情万种,可是眼神却又深沉内敛,真实年龄已超过万岁。

她安排一列侍女,将各种珍奇魂食、圣果、圣肉、血酒,摆放到桌案上。

“冰皇既然出关,今日这件事,不宜闹得太大,更加不该沾上血腥气。曼曼认为,只要张若尘交出七手老人和极品本源神晶,便放他离开。”夜曼曼柔声细语,道。

“放他离开?他和七手老人搅乱命运神域的秩序,更是杀死了刑千和苍白子,犯下如此大错,岂能饶他?裁决大人,你觉得能饶吗?”

原本寂说完,微微拱手,向一直闭目不言的卓雨农看去。

“若这一切,真是他做的,裁决司绝不姑息。回到命运神殿,本座去向福禄神尊请罪便是。”卓雨农道。

原本寂的脸上,浮现出“理应如此”的笑容。

他很清楚,裁决司一直视张若尘为异端,欲除之而后快,只不过,张若尘有血绝战神、福禄神尊、罗衍大帝的庇护,不能随意杀之,得师出有名。

罗生天沉哼一声:“只听神女十二楼一个女子的一面之词,就想给狩天之战的第一人定罪,你们太不将血绝家族和天罗神国放在眼里。”

原本寂不惧罗生天的身份,冷笑道:“神皇子这是要将天罗神国和张若尘绑在一起?莫非张若尘的所作所为,都是天罗神国暗中指使和支持?难道神皇子早已得到了一枚极品本源神晶?”

罗生天震怒,双目神光激涌,道:“你说话最好小心一些,否则你兄长也保不住你的性命。”

“大家都听见了,神皇子要杀我。我若发生了什么意外,肯定是天罗神国下的黑手。”原本寂一边笑着,一边说道。

罗生天气得颤抖,准备出手。

阎寒衣将他拦下,低声道:“原本寂虽然是靠其兄长,才敢无视你神皇子的身份,可是,他自身的修为,却极其强大,殿下才刚突破到千问境不久,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澪道:“大家现在争论有什么意义?等司空驾临,启动天枢针,将张若尘擒拿住,一切自见分晓。”

“对啊,七手老人和极品本源神晶在不在张若尘身上,拿下他,自然也就一清二楚。哈哈!”

原本寂举起古朴的青铜杯,对着罗生天示意了一下,饮下一口阴魂泉。

白卿儿坐在距离观星台不远的一座宫宛中,与上官阙下棋对弈,道:“老师棋艺精湛,让卿儿佩服。不知,这一身棋艺,有没有传给张若尘?”

棋台,落在一棵大柳树下。

天空落下的雪花,靠近柳树会自动融化,化为一缕缕白色的云雾。

上官阙道:“若尘和你一样学什么都很快,唯独不喜欢下棋。他说,棋局太繁琐,种种布置累人心,只有心机深沉之人,才会研究这东西。”

“那就麻烦了!今日这一死局,他岂不是破不了?”白卿儿道。

上官阙手捻黑子,本是想落子,听到这话,手忽的顿住,将棋子放回盒中。他道:“对于不喜欢下棋的人而言,其实也可破死局。”

白卿儿面露浅笑:“请老师指教。”

“嘭!”

上官阙挥手劈下,棋台一分二。

黑白棋子,坠落一地。

“不喜欢下棋,便打翻这棋局。”上官阙道。

白卿儿很淡然,站起身,在柳树下勾勒出极尽秀丽的风情,目光望向忽然变得吵杂的观星台,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难道天运司的司空到了?

“那是张若尘,他居然主动现身。”

夜曼曼眺望远处被冰雪覆盖的白色长街,张若尘与一只人高的大鸟,走在街道中央,向神女楼而来。所过之处,飓风骤起,发出阵阵呼啸之声。

各大势力的修士,尽皆投望过去,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小子,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写的。”罗生天心中担忧,因为他十分清楚,众人对极品本源神晶的垂涎,更清楚裁决司杀他的决心。

姑射静轻轻摇头,眉头皱了起来。

她本以为,张若尘肯定会使用空间之道,强行破开神女城的阵法逃走,如此才有一线生机。却不想,张若尘如此胆大,居然敢径直向神女楼而来。

他莫非以为,自己身份特殊,众人不敢杀他?

这下怎么办才好?

她有心暗中相助,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了,毕竟,没有任何一个修士,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与十多个顶尖大势力为敌。

原本寂满脸不可思议,兴奋的站起身。

藏尽骨海的祸星,声音阴森,道:“他身边是只什么怪鸟,一只雕吗?”

“是只猫头鹰,号称屠天杀地之皇,修为很是不凡。”夜曼曼道。

祸星露出一道不屑的笑意,道:“修为高才有意思,正好可以烤了吃掉。”

不仅神女楼中的修士,看到了张若尘。

神女城中,还有一些不知极品本源神晶出世,纯属是来打探消息的势力,也被惊动。

白卿儿沉默了半晌,道:“张若尘此举,倒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胆魄非寻常修士可比。可惜,修为太弱,还远远不足以掀翻棋盘。强者可以凭力量,打破棋局。弱者这么做,只能说螳臂当车。”

上官阙长叹一声,闭上双眼。

小黑走在张若尘身旁,身躯摇摇拽拽,身上风劲外溢,给人一种强势而又狂放的姿态。

“你能够收起风劲吗?”张若尘道。

“不行,这是本皇恢复修为后,第一场真真意义上的大战,出场必须要高调。若不是冰皇出关,使得血雾罩天,本皇得弄出一些天地异象出来才行。”小黑固执的道。

张若尘很难想象,这是一只活了超过十万年的老怪物,性格之二,无出其右。

哪有一丝沉稳的样子?

小黑又道:“本皇还是很好奇,咋们直接打出神女城便是,何必去神女楼见那些人?”

“为了白卿儿。”张若尘道。

小黑摇了摇头,道:“你要去和她对质?没用的,那些势力中,与你有仇的占多数。可是与她有仇的,却少之又少。况且小白讲的,很多都是事实,有理有据。而你说的,却很多地方,都解释不通。如果是本皇,本皇也会信她?”

“我不求他们信我,只是想以这种方式提醒他们,提防白卿儿。同时也是故布疑阵,让他们难以判断真相。”

张若尘又道:“直接打出去,即便脱身,也肯定会遭到无穷追杀,更坐实了我拥有极品本源神晶。可是,去和他们见一面,却能让他们生出疑心,今后他们肯定不会再忽视白卿儿。有他们牵制白卿儿,我接下来,才会更加轻松一些。此行,必须得去。”

一路畅通无阻,张若尘和小黑进入神女楼,飞上观星台。

所有修士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张若尘身上,其中一些修士,更是取出圣器,随时准备动手。

在场的大圣,几乎每一个,修为都远胜张若尘。

可是,在他们圣威的压制下,张若尘却从容自若,捻起桌案上的一枚圣果,咬了一口,畅然笑道:“听说,神女十二楼的修士,污蔑在下盗走了极品本源神晶。不知,那位修士,可敢出来与我当面对质?”

小黑见张若尘气势不够,在旁边大吼道:“当面对质。”

张若尘又道:“诸位看见我出现,似乎很诧异?不必诧异,我张若尘是从血雨腥风走过来的,什么场面没有见过?一些跳梁小丑,还吓不到我。”

小黑大吼:“吓不到我。”

张若尘道:“白卿儿,我已经到了,你还不现身?”

小黑大吼:“还不献身?”

原本寂沉哼一声,从人群中走出,身上死气如线纹一般弥漫,道:“张若尘,你如缩头乌龟一般,都躲了这么久,终于舍得出来了?看来你是知道,天运司的司长到了冰王星。”

张若尘盯过去,道:“你是谁,报上名来。”

小黑大吼:“报上名来。”

“原本寂。”

原本寂背负双手,目光没有正视张若尘,斜看天穹,故意露出轻视的模样。

在他看来,自己报上名字后,张若尘肯定会露出惶恐之色。

“我乃血绝战神外孙,代表血绝家族的脸面。更是命运天令的执掌者,也代表命运神殿的脸面。你敢辱我,今日,我必斩你。”

张若尘手指在空间戒指上一摸,拖出至尊圣器乌金战天柱,直向原本寂当头劈了过去。

“我必斩你。”

小黑大吼一声,双手捏爪,一爪抓向原本寂的下三路。

这,一上一下的攻击,配合得天衣无缝。

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仅将原本寂吓了一跳,别的那些修士,也都大惊,纷纷向后倒退。

什么情况?

在场这么多强者,张若尘哪来的胆子敢先出手?

凌晨还有一章。

言情阅读网址: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