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剑十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曾经的神子、神女驾临,让命运神殿的大圣士气高涨,一个个撑起命运之门,打出一道又一道惊骇俗世的圣术。

一道道命运之门,如同无数烈日悬在天空,压制十大暗势力强者的战力。

命运规则将天地规则几乎尽数挤开,使得万里疆土,变成一片绝对受命运控制的世界区域。

山岳诞生,又很快被打碎。

湖泊演变成内陆海,又迅速被火焰煮炼干枯。

命运既是在塑造天地,也是在毁灭。

血灵仙和星落对峙,一个站在地面,一个站在星海中,气息相互锁定,道域相互笼罩,目光如刀似剑,针尖对麦芒。

一个是命运神殿千年一出的神子,天生就是盖代奇才,领军一个时代。一个是经历多次大起大落,洗尽铅华,心志弥坚,最终,跻身世界之巅。

这场交锋,必将载入史册。

既可能是命运神殿常胜不败之战,也可能是不死血蚕让生灵后天崛起的名传千古之战。

七彩色的云中。

海棠婆婆和雨千沉,相对而立,谁都不知,是不是在精神力对决。

风雨至,杀气淹没尘世。

一道惨叫声,传出。

大圣的血液,染红苍穹,如同雨一般洒落。

大衍神教的教主“庞呼”,在暗势力中,威震一万多年的巨擘,被亡灵五刹之首天墟刹打出的一件梭形战兵,击穿头颅,受严重创伤,坠落到地面。

天墟刹是一座大世界的世界之灵,传说,那座大世界就在它体内。

可以说,天墟刹就是死亡神宫神境之下的第一强者,是整个命运神殿的杀伐之主,死亡大祭司对上他,都是败多胜少。

十大暗势力的当家巨头,未必会惧怕卓雨农和吾悦命皇,可是,对主杀伐,而且不惧死亡的亡灵五刹,却是忌惮无比。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巫马九行,有一刀斩一刹的盖世威能。这种人物,暗势力十万年来也仅有这一个。

不惧怕卓雨农和吾悦命皇,乃是因为他们有意识、精神,有对生命的渴望,会惧怕他们自爆圣源,同归于尽。

亡灵五刹却不会惧他们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就同归于尽。

庞呼被重创没多久,乾坤一气堂仅次于巫马九行的一位无上境大圣,被亡灵五刹之一的夜刹,禁锢在永恒之夜中。

等这位无上境大圣破开永恒之夜逃出之时,已变成一具骨头和一层皮,体内大圣血液几乎流失殆尽。

“嘭!”

天墟刹凝聚出一座长达三百多里的五指形世界,在那位无上境大圣自爆圣源之前,将其彻底镇杀,神形俱灭。

遭遇神女城之败,是亡灵五刹最大耻辱。

今日,他们要杀尽十大暗势力的无上境大圣,重新树立死亡神殿对整个宇宙的威慑力。

一旦成功,三万年内,必定人人谈亡灵五刹而色变。

半晌后,在一位命皇的牵制下,十大暗势力之一“狱海”的主宰,被仙源刹和夜刹联手炼杀。他们动用了一壶混沌神火,即便狱海主宰使用了准至尊圣器,也没能保住性命。

混沌神火的火焰,温度超过百万级,即便是巫马九行那样的强者都不敢沾上。一旦沾上,有陨落风险。

仙源刹耗费百年时间,也只是提炼出一壶。

首位巨头陨落,对暗势力修士的士气,造成严重打击。

所有还活着的修士,心中都蒙上一层阴影,只觉得今日,他们很可能真的会全部死在这里。命运神殿能够威盖地狱界,让十大族都服服帖帖,底蕴之深,的确是不可想象。

若不是,到了不得不拼的境地,他们很可以已经开始退逃。

玄武神尸背上的修士,全部都为之胆寒。

平时的时候,想要见到一个无上境大圣都极难,今天,却亲眼见证一位又一位无上境大圣陨落。谁的心,不被震撼?

商月谋生退意,道:“狱海主宰都陨落了,命运神殿的强大,远超我们的预估,要不要终止原计划?”

煅凌风摇了摇头,道:“狱海主宰之所以会死,乃是因为,修为被二十多座命运之门严重削弱。其实,命运神殿中,真正有杀伐之力的,只有亡灵五刹。”

“你仔细看,无论是三位命皇,还是别的命运神殿强者,都是以袭扰为主,不敢将暗势力的无上境大圣逼入死境。真正出手,近身施展绝杀一击的,都是亡灵五刹。它们五位的战力,皆达到半神层次,远胜别的无上境大圣,而且,不惧死亡。”

“师伯的意思是,只要亡灵五刹出了问题,命运神殿也就不再可惧?”商月道。

煅凌风道:“没错。”

“既然如此,我们为何还不出手?再不出手,一旦十大暗势力溃败,我们就没法出手了!”商月道。

煅凌风的目光,落到血灵仙的身上,道:“再等等,时机还未到。”

血灵仙率先打破对峙,主动出手。

人未动,他体内的圣道规则,已是化为洪流,先一步冲了出去,与天空的星海对碰在一起,使得星海沉浮,一颗颗星球湮灭。

星落不仅不惧,反而浮现出一道笑意。

他知,血灵仙是逼不得已,不得不出手。

再不出手,十大暗势力就要败亡。

而一旦先出手,就会使他完美的气场变得不完美,已然落入下风。

《无字剑谱》石剑划破天地,引得空间震荡,数以千万道剑气随之喷薄而出。

星落将极凶之刃举过头顶,刃锋上散发出的凶光和至尊之力,顷刻间,让方圆十万里的天地规则变得紊乱。十万里内的所有修士,都有一种身在重力神海,苦苦挣扎的感觉。

方圆数百万里的生灵,都能感觉到至尊之力波动,心神皆受威慑。

冰王星这么巨大的一颗星球,很多城池的天空,都出现极凶光华,像暗红色的极光。

飓风骤起,席卷冰原、雪山、林海、牧场,雪花如刀般疾飞。

“轰隆。”

极凶之刃和石剑对碰,巨响后,天地变得前所未有的安静,仿佛所有人都变成了聋子。

“轰!”

“轰!”

一连对碰上百次,包括无上境大圣,都被凶悍无比的能量波震退,如片片落叶一般飘远。

天空星海尽毁,星落身上袍衫碎裂,握着极凶之刃的手,指缝中,不断滑落血液,脸上哪还有一丝笑容?

反观血灵仙,仿佛越战越强。

“原来命运神殿的神子,也就不过如此。”

血灵仙冷冰冰的说了一句,弃他而去,飞向八百里长的亡灵鬼船。

星落识破血灵仙的意图,沉哼一声:“你的确很强,可是,想要在本座面前杀人,却还做不到。”

“哗!”

星落动用出空间大挪移,先血灵仙一步,出现到亡灵鬼船上方。

下方,亡灵鬼船中,夜刹和仙源刹正在联手围杀九目鬼帝,已将九目鬼帝禁锢到永恒之夜中。一旦九目鬼帝也被杀死,将会加速十大暗势力的败亡。

“极凶之境,威慑寰宇。极凶之刃,斩神一击。”

星落脚下,星海再次呈现,化为满天星斗。

他以极凶之刃,衍化凶骇神宫的一种传世神通斩神。

星落未成为神子之前,便是出生凶骇神宫,即便成为了神子,与凶骇神宫一脉也走得很近,得凶骇神尊的指点,修成了这招绝学。

哪怕不用极凶之刃,只徒手劈出这一击,也能威胁半神的性命。

将极凶之刃这件最契合“斩神”的至尊圣器,催动到极致,此招爆发出来的威力,更是无与伦比。

血灵仙银色长发飞扬,也施展出神通“悸极雷电”,与《无字剑谱》石剑结合,使得石剑上的金色小人化为了雷电小人。

神通间的对碰,代表二人最高绝学之间的碰撞。

“轰隆。”

星落脚下的星海再次破碎,如流星一般,飞出去千里,嘴里吐出一大口鲜血。有一道悸极雷电,击穿他的道域,穿透他的胸口。

血灵仙亦是倒飞出去,嘴里咳出一口晶莹的血液。

但,再重的伤势都受过,对他而言这点伤,妨碍不了他继续战斗。

没有任何停留,血灵仙登上亡灵鬼船,一剑破开永恒之夜。

九目鬼王脱困而出,鬼体不再凝实,变得虚淡了许多。他以感激的眼神看了血灵仙一眼,冲入亡灵鬼船的深处,准备操控鬼船的阵法枢纽,引动最强力量。

“该死,只差一点,就能杀他。”

夜刹很遗憾,目光瞪向血灵仙,见血灵仙已经受伤,于是,没有逃遁,而是一掌按向地面,密密麻麻的圣道规则涌出去,想要再次衍化永恒之夜。

“哧哧。”

血灵仙的蛇尾鳞片中,涌出悸极雷电,冲向四面八方盖压而来的黑暗。

黑暗被击散,悸极雷电如万千尖锐的触手,击在夜刹身上。

星落跨越空间,降临到亡灵鬼船上,怒目圆睁,大喝:“尔敢。”

这一声,蕴含强大无匹的精神力。

血灵仙不受影响,结出一道连山印,击在夜刹胸口,顿时,在雷电的包裹下,夜刹化为一粒粒飞灰,风吹云散而去。

夜刹陨落。

星落气得几欲吐血,刚刚才放话,血灵仙无法在他面前杀人,可是转瞬间,便是被当众打脸。

此刻,血灵仙又向仙源刹走去。

仙源刹知道悸极雷电的可怕,不敢触碰,施展出疾速远遁,手中快速取出一只铜壶。只剩这最后一壶混沌神火,若是利用得好,或可杀死血灵仙。

他在期待血灵仙追近。

可惜,血灵仙早已洞察他的意图。

在他遁到数十里之外时,血灵仙依旧站在原地,只不过,《无字剑谱》石剑却劈斩了下去,将他从半空斩落,生死不知。

接连损失两刹,局势再次被扳平,让十大暗势力的修士都长长松了一口气。

这个血灵仙,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与星落交锋,还能有这样的战绩,让无上境大圣都叹为观止。

仙源刹从地底爬起,却已伤及本源,战力大幅度下滑。

再敢冲上去,将和送死没有区别。

宫南风长长一叹:“真没想到,不死血蚕居然如此厉害,活生生的造就了一位元会级代表人物出来,加上血灵仙曾入神境,对神通的理解,更胜别的大圣境修士,悸极雷电一出可谓必杀之招。”

“时机是否到了?”缺道。

他的意思是,动用神器的时机是否已到。

“没有别的办法,现在只能动用神器。”宫南风道。

堂堂命运神殿,必须动用神器,才能镇压敌人。若是让地狱十族知晓,让天庭万界知晓,对命运神殿的敬畏,将会大幅度降低。

任何权利的旁落,任何帝国的颠覆,都是因为对它没了敬畏。

敬和畏。

“必须先斩一人。”

宫南风取出天枢针,目光在海棠婆婆和血灵仙的身上游移,挑选第一个猎物。

神器虽强,但,要杀海棠婆婆和血灵仙这样的强者,还是需要策略,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刹那后,宫南风嘴唇微动,传出一道精神力。

正在与海棠婆婆对峙的雨千沉,转身从七彩云朵上飞下,冲向亡灵鬼船。

海棠婆婆以木杖,隔空点出,一道道空间涟漪显现。

雨千沉扭身,点出一指。

指尖,亦是有空间涟漪,一圈圈蔓延出去。

二人的对击,不像血灵仙和星落那样惊天动地,却更加精妙,在细微处见真功夫,相互消融,最后,归于无声无息。

借助这股空间冲击力,雨千沉以更快的速度,落到亡灵鬼船的船帆上。

“去取天枢针,他们二人交给我。”

血灵仙向海棠婆婆传音。

他知,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

这里毕竟是地狱界的地盘,等到神女城中的地狱界强者赶来,他们将再无夺取到天枢针的机会。龙主大人虽然与他们一起来到冰王星,可是已经明确说过,夺取天枢针只能靠他们,自己无法出手。

血灵仙手中的石剑,迅速变小,化为四尺长,正常战剑的长度。

剑道威势大幅度下降。

可是,在星落的感知中,血灵仙的威胁却变得更大,甚至出现让他心悸的危险感。

怎么会这样?

雨千沉也感知到了那股威胁,姣好的身姿,翩然落下,与星落并肩而立,脸上的鬼神面具,散发出比烈日更加明亮的光华。

“动手。”

星落决定先下手为强,斩出极凶之刃,不知多少万亿道圣道规则随之飞出去,冲击得亡灵鬼船上的一座座建筑,化为沙尘。

雨千沉如同姹女一般,旋转飞起,美轮美奂。成千上万道曼妙的鬼影,从她体内飞出,如同仙女跳舞,可是她们却同时打出一招杀术,危险至极。

在鬼神面具的加持下,术法威力大增。

与此同时,一股无比接近神境的精神力攻击,从她眼瞳中释放出去,先一步冲向血灵仙。

精神力强度达到六十九阶半,为俗世最强。

血灵仙闭上双眼,双手握剑,嘴唇微微动了动,说出了三个没有人能够听清的字。

可是,张若尘却通过他的唇形,判断出这三个字,顿时,心为之一颤。

宫南风和般若也判断了出来,脸色皆是大变。

“小心!剑十三。”宫南风惊呼一声。

迟了!

血灵仙的天剑魂,从头顶冲出,与石剑融为一体。

随后,他以剑在地面画圆。

一个圆画完,小半个冰王星,千万里范围内的生灵,都能听得风中传出剑鸣声。而血灵仙、星落、雨千沉所在的那片天地,已是剑气纵横三万里。

星落和雨千沉的视野中,血灵仙消失了,石剑也消失。

“噗嗤。”

石剑再次出现,已是一剑击穿满天鬼影,穿透雨千沉的身体。

血灵仙站在雨千沉的身后,遭受精神力攻击,身体轻轻摇晃,身上的精气神大幅度下滑。极凶之刃击穿了他的身体,留下一个无法愈合的血窟窿。

可是,他目光依旧尖锐,战意依旧浑厚。

“唰唰。”

雨千沉的身体破裂,破裂处,冲出数不尽的剑气,如一朵剑花绽放。

剑花,带走所有鬼气和魂力,瑰丽而又绚烂,是雨千沉辉煌精彩的一生,绽放出来的最后光华。

然后烟消云散,什么都没有留下。

神女陨落,天地间响起一曲哀歌。

红颜美人也好,至强天骄也罢,不过只是世间的刹那精彩,终会逝去,无法长存万古。

最近的剧情,出现的人物比较多,信息也比较多,大家可能有些接收不过来。

所以,小鱼打算在br>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种看法。

我会根据我自己对角色和力量的理解,跟大家谈谈,血灵仙、巫马九行、卓雨农、姑射静,或者已经成神的冥王、池瑶、封尘剑神、御邱神子,等等,这些人到底谁强谁弱,属于什么层次。

当然,我自己一直喜欢的写法是,没有绝对的谁比谁更强。

做这个,主要是方便大家更好的阅读,以免大家觉得凌乱。当然,读者也可以有属于自己的理解,我做这个分析只代表自己的看法。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