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零四章 神灵现身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番好说歹说,加上海棠婆婆作证,才打消小黑的疑虑,确认眼前这个张若尘不是他人变化而成。

天道箭没能杀死他。

小黑哈哈笑了一声,直称见到张若尘没死,心中高兴得很。至于先前说的“远看一条狗,近看张若尘”,还有自称“蠢货”,则是全然已经忘记。

听闻血灵仙和白卿儿进入虚无空间决战,小黑大乐,第一个破开空间,闯入进去,准备看热闹。

张若尘撑起空间领域,抵挡虚无力量的侵蚀。

当初,他只是初入圣王境,便是进入过虚无空间,凭借空间领域只能勉强抵挡片刻。如今修为是当时的百倍以上,即便是在虚无空间中,也能轻松自如。

当然也不能待得太久,大半天时间已是极限,而且还是在不遇到虚无风暴的情况下,才能做到。

虚无中,存在无尽凶险,神灵都不敢久待,稍有不慎就会被虚无吞噬。

张若尘将真理之道催动到了极致,才看清血灵仙和白卿儿的交锋。

这是一场震撼人心的战斗,虽然只有两个人,可是,造成的冲击力,却堪比昔日冰王星上,十大暗势力和命运神殿数十位无上境大圣交手的程度。

白卿儿被血灵仙逼出了真实实力,无法维持“纪梵心”模样的化形,恢复成本来面目。

她那祸乱众生的倾世容颜,足以让任何一个与她交手的男子心生不忍,从而发挥不出全部实力。可是,血灵仙却丝毫不受影响,手中石剑《无字剑谱》锐气逼人,似恨不得将白卿儿撕裂成碎片。

血灵仙居于虚无的中心,数之不尽的剑气,如同万剑齐飞一般,化为一座涡旋形态的剑巢。

白卿儿无视满天剑气,以流光之道,化为一道道流星光路,在剑巢中快速飞过,爆发出一道又一道惊天动地的对击。

即便是虚无的力量,都难以化解他们的战斗余波,蔓延到了张若尘的身前,后被海棠婆婆的精神力天地挡住。

小黑嘴里念叨不停,道:“本皇早就看出白妖女很厉害,没想到,竟是强到了如此地步,可惜与昔日的女帝相比,还是差距很大。”

“当初血灵仙仗着修炼了不死血蚕不朽圣躯,欲挑战女帝,却被女帝七招打得趴在地上起不来。”

“不过,现在的血灵仙,似乎比当初又强了一点点。”

张若尘虽有真理之道辅助,可是修为境界太低,看不清血灵仙和白卿儿修炼出了多少圣道规则,只看见,圣道规则化为规则之海,在虚无中强行开辟出了一片小小世界。

战斗持续了半个时辰,也没有结束,越演越烈,规则海洋中的二人,皆是使尽平生绝学。

别的无上境大圣,穷其一生也难以修炼成功的神通,他们二人却是信手拈来,一种又一种施展而出。至于他们将神通,修炼到了什么火候,却是不得而知。

血灵仙曾经进入过神境,窥视过神境奥妙,能够修炼成数种神通,倒也能够理解。

而白卿儿年纪轻轻,却精通各种神通妙法,不得不说,的确是才情惊世,天赋绝伦,或许距离元会级天才还有差距,可是后世要评这个元会的元会级人物,她必定处在最前列。

最开始,小黑还能谈笑点评几句,随着二人种种底牌手段施展出来,极尽世间奥妙,将剑道、流光之道、本源之道运用得出神入化,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白卿儿唤出青铜编钟,结成“万声天旋大阵”后,小黑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它平日里总是吹嘘自己天下无敌,神境之下可以横扫一切,阵法之道无人可比,现在却处处被比下去。

只觉得,苍天不公,独爱白家女。

张若尘忍不住,看了小黑一眼。

“看什么看,本皇炼制的九天十地诛神诛魔大阵,未必弱于她的那座阵法。不过”小黑显得颇为没有底气,道:“她那一套青铜编钟,有些诡异,不像是凡品,与传说中的一种灭世之器有些像。”

海棠婆婆道:“钟声一响,世界乱。钟声九响,神灵陨。钟声九十九响,为灭世之音。冥古时期,曾有盖压诸天的强者,持一套青铜编钟,奏出灭世篇章,毁了一座万古不灭大世界。虽然不知是否真实,不过,灭世钟声的传说,却是流传至今。”

张若尘道:“她这一套青铜编钟,应该不是传说中那件灭世之器。”

能灭一座万古不灭大世界,那套青铜编钟,绝对是神器级别,而且还应该是《太白神器章》上排名极为靠前的神器。

可是,张若尘都能将青铜编钟形成的阵法,打破一角,救出星落等人。由此可以推断,白卿儿的这套怎么可能是神器?

小黑爪子一握,咧嘴笑道:“血灵仙太大意了,被白妖女困入了阵法,已是必败无疑。现在,该我们出手,镇压了白妖女,青铜编钟归本皇,天枢针让他们拿去,人归你张若尘,反正你好这一口。”

还没有动手,已开始分赃。

“不急!血灵仙主动提出与白卿儿一战,我们若是中途出手,他必定会怪我们多事。”张若尘道。

小黑冷哼道:“血灵仙这个家伙,倒的确是这个性格。当初,被女帝打趴下后,有人想去扶他,却被他淬了一口,声称自己站得起来。只是逞强而已,站得起来才怪,不知在地上躺了多久。”

又看了半晌,小黑盯着六十五枚青铜编钟,眼珠子滴溜溜转动,心急不已,道:“白妖女已是阵法天师,一旦陷入她的阵法,绝无可能破阵而出。只有从阵外出手,才能将阵法破开。我们再不出手,血灵仙被炼死在阵中,怎么办?”

“再等等。”张若尘道。

海棠婆婆道:“她的阵法,的确厉害,神境之下几乎无人可以从内将其破开。但是,凭一己之力,要操控这样一座大阵,对精神力和圣气消耗极大。一旦血灵仙,坚持到她变得虚弱的时候,就是反击之时。”

“换句说,就是看白卿儿能不能在精神力和圣气消耗殆尽之前,将血灵仙杀死在阵中?”张若尘道。

海棠婆婆道:“不需要消耗殆尽,只要她消耗到一定程度,自然也就无法继续控制阵法运转咦”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海棠婆婆的目光,不自觉的,向虚无空间中某一个方向望过去。

血灵仙被六十五枚青铜编钟环绕,在大阵中,大受压制。

震耳欲聋的惊世之音,不断轰击在身上。

他手中的石剑《无字剑谱》,迅速化为山峰那么巨大。山峰上,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金色文字脱落下来,化为金色小剑,结成一座固若金汤的剑域,与阵法对抗。

《无字剑谱》不是神器,可是它具有的一些玄妙,即便是神器都无法比拟。

既是一本书,也是一柄剑。

是昆仑界剑道的起源,影响多座大世界。

张若尘心中暗暗感叹,“血灵仙即便曾经没有进入过神境,也可称为元会级人物。进入神境之后的经验和感悟,足以让他比任何一个元会级人物都更加强大,难怪能够一剑杀死命运神殿的昔日神女。”

星落陷入万声天旋大阵后,毫无对抗之力,只能选择自爆圣源,寻求同归于尽。

可是,执掌《无字剑谱》的血灵仙,却能与万声天旋大阵对抗。

两者的差距,已是不言而喻。

当然其中也有《无字剑谱》,比极凶之刃和鬼神面具更强的缘故在里面。

海棠婆婆道:“若尘,你到我身边来,待会儿若是发生了什么事,断然不可强出头,一切交给婆婆便是。”

“婆婆脸色为何如此凝重?”

张若尘刚才被血灵仙和白卿儿的斗法吸引住,此刻,顺着海棠婆婆的目光望去,看向无尽的虚无。

可是,什么都没有察觉,虚无中一片平静。

不对。

张若尘的真理之心,生出极为不妙的感觉,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中,存在莫大的危险,犹如被深渊凝视,无法逃脱。

张若尘背心满是冷汗,连忙收回目光,向海棠婆婆传音,道:“有人藏在暗处,不知是敌是友。”

“必然是敌!是友,早已现身。”海棠婆婆道。

张若尘道:“对方必定是绝顶强者,否则,不可能瞒过我的感知。”

“不用猜了,是一尊神灵。气息腐朽而又阴寒,必是地狱界的神灵无疑。”

海棠婆婆精神力比张若尘强大了太多太多,感知力自然更强。

“糟了,大事不妙。”

张若尘的心,猛然一沉。

被地狱界的神灵发现,他和昆仑界的修士走得这么近,等于是被抓住了把柄。

谁能想到,白卿儿闹得太大,竟然真的把神灵都招惹了出来。

海棠婆婆道:“能被我感知到,说明并不是真神,而是一尊伪神。他没有立即出手,说明他在等白卿儿和血灵仙相互消耗,最好两败俱伤,然后,一网打尽。”

张若尘见过伪神出手,惊世绝伦,不是圣境修士可以对抗。

不是任何一个修士,都是千骨女帝,可以圣境杀神。杀的,当然是伪神。

不可能有任何一个修士,可以圣境杀真神。哪怕是最弱小的真神,也比伪神强大十倍以上。

在圣境,能和伪神交手的,只有元会级代表人物可以做到。当然,也只能是交手,真正遇到,肯定是要逃命。

因为,就算元会级代表人物,掌握了堪比一颗恒星级别的力量,也不可能持续爆发这股力量,他们的无上法体承受不住那么强大的力量。

久战,必定自亡。

只有伪神的神体,才承受得住。

况且同样是伪神,也有强弱之分。

遇到伪神中的强者,就算是昔日的血绝、荒天、千骨女帝在无上境,都会选择避退。

伪神中的强者,可以力敌数位伪神。

就像力气相同强大的凡人,掌握了格斗技巧后,可以以一敌数,甚至敌十。

“那位伪神一旦出手,若尘,你立即退出虚无空间,有多远逃多远,这里交给我们便是。”海棠婆婆关切的道。

张若尘道:“可有办法杀死伪神?”

海棠婆婆大惊,没想到张若尘会生出如此疯狂的念头,道:“伪神对真神而言,自然是不值一提。但是,对我们而言,却如恒古神山不可撼动。或许只有血灵仙,可以与其对抗一二。杀伪神,是不可能的事。”

“女帝当初不就镇杀了一尊伪神?”张若尘道。

海棠婆婆道:“女帝的爷爷是阵法太上,身上底牌之多,天下谁比得了?即便如此,女帝杀死那尊伪神,还遗失了自己的虚空剑。再说,女帝能够七招击败血灵仙,战力何等之强大,我们在场谁能做到?”

张若尘默然,苦思对策。

战神腰带显然不能使用,难道只能坐以待毙?

不!

一定会有办法。

女帝虽强,毕竟当初只是一人,孤掌难鸣。

正在斗法的白卿儿和血灵仙,显然有所察觉,不再像先前那么激烈对抗,反而取出了神石,恢复大量消耗的圣气。

“哈哈!”

虚无空间中,传来阴沉的笑声。

笑声仿佛直接在他们的脑海中响起。

一片死气神云,在虚无空间中显现出来,向六十五枚青铜编钟所在的方位飞去。

神云中,站着一道干瘦如柴的身影,头戴白骨镶金冠,背着两杆大旗,面容狰狞而又恐怖,笑道:“本座只是来夺极品本源神晶,不曾想,竟有意外发现。谁能想到,神女十二坊的一个小女子,竟有如此修为战力?谁能想到,血绝战神的外孙,与昆仑界的修士依旧走得这么近?”

海棠婆婆示意张若尘,立即逃走。

张若尘没有逃,展现出惊人的魄力,向那尊伪神飞去,道:“死神殿的伪神,末云端。身为神灵,插手俗世,不怕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他要为血灵仙和白卿儿恢复圣器,争取时间。

毕竟,现在大家是一条船上的人,白卿儿应该明白,自己身份暴露的后果有多严重。只有联合白卿儿,今天,他们才有可能弑神。

“张若尘小儿,该担心有杀身之祸的,应该是你。”

看到张若尘竟敢主动上前,末云端微微一惊,暗暗思考此子身上有什么了不得的底牌。忽的,他想到了葬金白虎,心中顿时惴惴不安。

葬金白虎到底能发挥出多强的实力,竟让张若尘一个百枷境大圣,敢和神灵叫板?

今天参加作家年会回来,一天都在路上,更新迟了,有些抱歉。

这段时间暂时忙过了,我准备从明天开始,试试看能不能每天两章吧,先试试。现在一章是4000字,如果更新两章就是6000字。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