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章 天下无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看得起的修士不多,缺,倒是其中之一。

此刻,他们二人并肩前行,走在魔殿外那片巨大的白石广场上,别的修士,诸如阎皇图、阎折仙、般若、玄清滢、玄泽海等等,全部都自觉的没有跟上去。

这是新生一代最杰出两位代表人物的对话!

缺道:“突破到千问境后,我一日之间达到千问境后期,凭我的心境和之前的积累,本来是可以直接进入千问境巅峰,窥望万死一生境。可是,脑海中却出现你的影像,最终止步于此。”

“为帝品圣意丹的事耿耿于怀?”张若尘道。

缺道:“有,但却不是主因。”

帝品圣意丹是辅助修炼单一的某种圣意,而缺早已修炼出九种圣意,差的是融合出圆满的二品圣意,更需要的是准帝品圣意丹。

有帝品圣意丹,他可以尝试打破天地规则,融合出第十种圣意。

只不过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丢失帝品圣意丹虽然对他的心境造成了一定影响,影响却也不算太大。

张若尘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与我一战,将我击败。”

“没来百族王城之前,我的确抱着这样的想法,而且,想要在同境界将你击败。”缺道。

张若尘道:“现在呢?”

缺脸上没有表情,顿住脚步,望向头顶浩荡广阔的天空,道:“我已经知晓,在同境界,差了你不少,也就不必自取其辱。”

忽的,他又道:“在狩天战场上,你、阎无神、婪婴、阎皇图的出现,让我丢失了帝品圣意丹,却也给了我无穷大的压力,从而磨砺了我的心境。”

“我克服了压力,守住了心境,在突破千问境之前,融合出了圆满的二品圣意。”

张若尘眼中,略带一丝讶色。

显然,狩天战场上的缺,正如现在的白卿儿。他们都在为冲击元会级天才做出努力,不断的打磨自己。

缺道:“凭圆满的二品圣意,即便不突破千问境,我也能一剑杀死螭帝。而且,是没有任何禁锢状态下的螭帝。”

张若尘道:“以你的剑法和虚无之道,加上二品圣意,该有如此威力。”

“你可愿意接我这一剑?”缺道。

张若尘无所畏惧,道:“只一剑?”

“一剑,足以分出胜负。但,你若接不住这一剑,或许也能分出生死。”缺道。

张若尘道:“这一剑之后,我们间的恩怨,是否可以就此一笔勾销?”

“无论结果如何,恩怨一笔勾销。”缺道。

“行!”

圆满的二品圣意,世间罕见,张若尘心中早已跃跃欲试,想要见识。

“唰!”

“唰!”

他们二人折返而回,化为两道光影,冲入进魔殿。

嘭的一声,魔殿的大门关上。

所有修士都知道他们二人是准备决战,心中好奇得要命,想要观战。可是,缺修炼出圆满二品圣意的秘密,还不能暴露,自然只能将他们挡在门外。

阎折仙秀眉轻皱,道:“不会又要像和阎无神决战那样分出生死吧?”

“怎么?为张若尘担心了?”阎皇图调侃一句。

阎皇图已从阎昱那里得知,是张若尘救了他和阎折仙,心中对张若尘的好感,增加了几分。

阎折仙哼道:“我只是觉得,地狱界的顶尖天骄,不该在内耗中陨落。”

“放心吧,缺已经突破到千问境,以他骄傲的心性,怎么可能好意思提出与张若尘决战分生死?”阎皇图道。

阎折仙道:“五叔觉得,这一战谁会取胜?”

阎皇图眼中浮现出深思的意味,道:“没看到张若尘和死神殿一众修士交手之前,我肯定站缺。但是现在,不好说了!现在我们见到的这个张若尘,有点妖,从来没有修士可以在百枷境,强到他这个地步。或许,真如爷爷说的那样,张若尘有可能会超越以往的所有元会级天才,达到元会级天才都要仰望的层次。”

阎皇图略微有些落寞,先天皇道神骨出世,本该无敌一个时代,可惜现在却被一个又一个妖孽压得黯淡无光,心中实在不好受。

殿中。

缺唤出了规则帝器“影丹剑”,缓缓的抬举起来,体内超过五百亿道圣道规则随之释放而出,充斥在整个殿宇中。

张若尘尝试使用精神力攻击,却发现六十八阶的精神力,竟近不了缺的身。

也不知是被剑意击碎,还是被虚无抹去。

张若尘心中了然,此刻的缺,没有一丝破绽,如同站在一层蛋壳里面,无懈可击。六十八阶的精神力,只有在他出现破绽的时候,才能伤到他,或者张若尘真正精修精神力法术之后,才能破之。

同样是六十九阶半的精神力强度,海棠婆婆远比别的六十九阶半强大,就是因为,对精神力的运用强,掌握的古法多。

“唰!”

沉渊古剑出现在了张若尘手中。

缺眼中浮现出一道诧异之色,没有想到张若尘会使用剑来接他这绝强的一击。根据他对张若尘的了解,张若尘的掌法、腿法,还有各种至尊圣器,才是倚仗。

张若尘闭上双目,细细感知,道:“好强大的剑意,你应该也要修炼出天剑魂了吧?其实,我也创出了一种剑法,目前只有一招,融合了剑道、时间、空间。”

缺身上爆发出来的剑意,猛增一大截,将张若尘的剑意,压得如同风中烛火一般,随时都要熄灭。

在剑意和剑道造诣上,张若尘显然差了缺不少。

“你最好拿出真正的本事来,否则这一剑你接不住,而且会死。”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有成千上万个他在说话。

张若尘陷入玄之又玄的自悟境界,只是手持沉渊,一言不发。

缺不再多言,心中默念:“圣意合剑道,天下无我。”

魔殿中,所有一切都如流沙般散开,又消失不见,化为一座方正的虚无空间。

只剩张若尘和缺,还悬浮在虚无中。

缺一剑如闪电般刺出,身体逐渐虚化,最后完全与虚无融合在一起。

人和剑,都与虚无融合。

如此剑法又怎么挡得住?

只此一剑,怕是无上境大圣都得忌惮不已,不敢轻易去破。

张若尘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死亡在快速接近,而就是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脑海中,灵光一闪。

手中之剑,沿脚下画出一个圆圈。

从葬金白虎那里得来的六亿七千万道葬金规则神纹,自然而然的涌动出来,与剑道规则、时间规则、空间规则,乃至于阴阳五行圣意,圆润的融合在一起。

以前,张若尘只能操控一亿道葬金规则神纹,精神力达到六十八阶之后,才能完全操控。

“谢谢你,助我创出了第二剑。”

张若尘在地上画出的圆圈,变成了金色,冲起一层金色神光,将他护在中心。金色神光上,有时间印记和空间规则在流动,更有阴阳太极印记在脚下旋转。

缺的剑,触碰到金色神光,便是从虚无中显现出来。

就是这一瞬,张若尘后发而先至,一剑刺了出去。无论是金色神光也好,还是时间印记、空间规则、阴阳太极印记都消失不见,融入进这一剑中。

两柄剑的剑尖,碰撞在一起。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透过沉渊古剑,传到张若尘身上,将他震得向后倒飞了出去。

缺的半个身体,从虚无中显化出来,道:“不止这么简单。”

本是与沉渊古剑对碰在一起的影丹剑,剑体上,分出九股圣道规则,凝成九柄剑,同时刺向张若尘。

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快的速度,白卿儿来了都避不开。当然,白卿儿也不用避。

眼看九柄剑就要刺在张若尘身上,蓦地,寂静而虚无的魔殿中,浮现出耀目的真理之光,剑声猛然大涨。

众人焦急的等在殿外。

忽的,殿门打开,张若尘从里面迈步走出来,脸色颇为苍白,双脚虚浮,走路都有些不稳的样子。

“这么快就结束了?”

阎折仙感到诧异,也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张若尘。

“是快了一点。”

张若尘笑了笑,带着二司空等人匆匆离去。

缺紧随其后走了出来,脸色也很苍白,双脚也很虚浮,望着张若尘离开的方向,问道:“你这一剑,叫什么名字。”

“葬花!”

张若尘也问道:“你的圣意,就叫天下无我?”

“没错。”

缺想了想,道:“你若打算凭借帝品圣意丹,冲击史无前例的三品圣意,可以选择剑道。”

张若尘没有回他,消失在了广场边缘,在侍女的引领下,进入一座环境优美的院落。院中,栽满叶片赤红的血杏圣树,血气如游龙一般环绕树干流动。

进入房间中,张若尘身上的火神铠甲散开,显露出半透明化的身体,嘴里轻轻一叹:“不愧是圆满的二品圣意,不愧是虚无之道,穿着铠甲都防不住。”

张若尘取出两块神石,开始一边恢复消耗一空的圣气,一边炼化侵入身体的虚无力量。

缺依旧还站在魔殿外,身体一动不动。

“胜负如何?”般若走过去,问道。

“噗!”

缺嘴里吐出一口鲜血,眼看就要倒在地上,影丹剑飞了出来,单手捏着剑柄死死的撑住,苦笑道:“终究还是他赢了!”

张若尘中了他九剑,还能撑着伤势离开。

而他,只能强撑着走到殿门外,便再也迈不出一步。

高下已分。

最后的交锋,缺的剑招出现变化,一分为十,九柄都击中了张若尘。

可是,张若尘的那一剑,也出现了变化,竟是与真理之道融合在一起,瞬间爆发出三十倍攻击力,不仅击碎影丹剑的主剑,更击穿了他的身体。

穿透他身体之时,时间力量、空间力量、剑道力量,还有神秘莫测的极道葬金之力,同时在他体内炸开。

即便他有“天下无我”的圣意,身体几乎完全虚无化,依旧受了严重的伤势。

其实,缺不知道,张若尘赢得很侥幸。

因为最后真理之道突然和剑道结合在一起,并不是张若尘受的操控,而是剑道和真理之道,仿佛受了某种刺激,自动结合在一起。

就像六亿七千万道葬金规则神纹一样,在此之前,张若尘根本没有用它和剑道结合过,而是自然而然就结合在了一起。

张若尘盘坐在日晷下方,整整花费半个月时间,才将侵入体内的虚无力量尽数驱逐出去,身体恢复了实态。

这半个月来,他也想通了真理之道和葬金规则神纹,会自动和剑道结合在一起的原因。

应该与他“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的道有关。

剑随心走,心中怎么想的,剑道就是什么样子。

冥王曾教他,剑道一定要纯粹。

可是,须弥圣僧将剑道和时间融合,创出了“时间剑法”。

缺的师尊,将剑道和虚无融合,创出了“虚无剑法”。

张若尘为何不能让剑道和葬金规则神纹结合,创出“葬金剑法”?或者,剑道和真理之道结合,创出“真理剑法”?

又或者,自己修炼的诸多圣道,全部都融合进剑道,创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万道剑法”?

但,想要将剑道圣意修炼到三品,现阶段他显然不能三心二意,必须完全沉浸到剑道之中,做一个纯粹的剑修。

越想,张若尘越迷茫。

他从来没有任何时刻,像现在这样,渴望身边能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剑道老师,告诉他,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仅靠自己摸索,很容易走到一条错误的道路上去。

忽的,张若尘想到了什么,立即取出石剑形态的《无字剑谱》,还有海棠婆婆借给他的五本卷籍。

这五本卷籍,乃是昆仑界自古以来五位剑道奇人所留,一直存放在剑阁,寻常修士根本没资格翻阅。

张若尘拿起第一本,看到封面上古老而又熟悉的文字,心中暗惊:“《碧落随笔》!”

在昆仑界,敢称“碧落”,只有一人。

与龙主和须弥圣僧他们齐名的碧落子。

“哗!”

封面上的四个字,忽然,化为四位身穿道袍的身影,相继演练出一招玄妙至极的剑法。张若尘一眨眼,四道身影消失,又变成了四个古文。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