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三十二章 鬼木斋外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地魔族圣地中有一条景色秀丽的路,据说是神灵开凿出来,沿山而上,石阶道道,悬崖峭壁上开满紫红色的异花,有人形魔蝶在上面飞舞。

般若和张若尘并肩而行,山间静谧无声。

般若道:“你养伤的这七天,命运神殿和阎罗族牵头,号令城中百族对天庭一方的修士,展开了清洗,死伤无数。那些尸体,被钉在城墙上,有一些大圣现在都没有死透,依旧在墙体上挣扎。”

张若尘道:“本源神殿出世,可谓惊天大事,命运神殿和阎罗族自然是不想天庭参合进来。”

“那位百花仙子呢?”般若道。

张若尘停在陡峭的崖边,眺望山间云气,处变不惊的问道:“什么意思?”

般若道:“不久前,有消息传来,那位百花仙子没有隐藏起来,也没有逃走,而是主动向驻扎在奥云小行星带的地狱界强者,发起的攻击。”

“她以一人之力,一连斩杀四位无上境大圣,然后又成功脱身离开。”

张若尘沉默了片刻,淡淡的道:“奥云小行星带聚集了那么多高手,又有星落和原阡陌坐镇,竟然留不住她?”

“据说,她退走时,受了不轻的伤势,而且没有闯入空间虫洞。”般若道。

张若尘道:“也算本事极大了!”

“其实,她的出现,倒是洗清了你的嫌疑。”般若道。

“哦?”

“有不少修士怀疑,她藏在你的身上,已经逃离奥云小行星带,来了百族王城。现在,这样的怀疑,自然不复存在。”

张若尘一言不发,踩着石阶,继续向上走去。

不多时,来到圣山之顶。

张若尘站在明媚的阳光下,看着远处的城区和近处的美景,心绪逐渐变得开阔,在心中思考,昔日那位神灵站在此处的时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

“哗!”

沉渊古剑自然而然的飞出,悬浮在张若尘身前。

张若尘心念一动,剑魂从体内冲出,抓住剑柄,在真身的四周,舞出一招又一招精妙绝伦的剑法。

有最初级的“天心剑法”,也有“时间剑法”,《无字剑谱》中的剑法,自创的剑法,还有从《碧落随笔》等五本卷册中领悟出来的剑道。

般若站在远处,即看着一动不动的张若尘真身,也看着潇洒写意的剑魂舞剑,眸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情绪,哀伤、感动、欣赏、失落

心中的所有怀疑,全部都消散。

怎么可能有人夺舍得了他?

她多么渴望,张若尘这是在为她舞剑。

可是却知道,张若尘只是在悟剑,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即便先前在与她对话交流的时候,恐怕更多的也是在内心参悟剑道。

她从来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放弃心中的坚持,什么神女,什么般若,什么未来,怎么比得过刹那间的美好。

宿命池中看到的那一幕,就算发生了又如何,至少现在不至于那么痛苦,明明两个人站在面前,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死亡,似乎没有那么可怕。

未来也未必就是死亡。

心念刚刚想到此处,当初她才刚刚成为界子之时,池瑶带她去宿命池中,看到的那一幕,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张若尘无边无际的宇宙中,也是如此刻一般,持着沉渊,目望幽深黑暗的虚空。一只无穷巨大的手掌,从黑暗中飞出,瞬间一座座大世界毁灭,一颗颗星辰如沙粒般燃烧,亿万生灵在嚎哭中灰飞烟灭。

张若尘劈出了一剑,可是,只挡住了大手片刻,沉渊便是爆裂,化为碎片,他亦是化为尘埃。

有些记忆,想斩都斩不去,想忘都忘不掉。

她曾告诉张若尘,自己斩去了曾经的记忆,其实,都是骗他的。若是真的要斩记忆,前世种种肯定尽数斩去,又怎么可能还记得他?

她舍不得斩去那些记忆。

般若微微捂住心口,身体轻轻颤抖着,闭上双眼,“不,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也就容不得我后悔,这世间所有生灵都可以死,但是他却得活着,一定得好好的活着。”

张若尘舞剑结束,剑魂重新飞回体内,轻轻一叹:“想修炼天剑魂,果然没有那么容易,还得继续积累。”

刚才他心有所感,尝试冲至天剑魂。

可惜,失败。

他回头望去,般若早已离开,圣山之巅唯剩他一人。

半晌后,地魔族的修士都看到,圣山顶部,出现电闪雷鸣的景象,又有飓风刮起,天穹一片昏暗。

沉渊古剑渡过了第四次君王天劫,晋升四元君王圣器。

张若尘回到院中,相继接见了前来拜会的玄泽海、阎皇图等人,便又将自己独自一人,关在了房间里面。

在房间中,他取出七星帝宫,凭借早就布置在帝宫中的空间传送阵,离开了地魔族圣地。

要通过空间传送阵进入地魔族圣地很难,可是要出去,却还算容易。

张若尘变化容貌,按照大司空所说的地址,去了千蕊界的那处秘密据点。

此刻的张若尘,身形挺拔,满头银发,头上长着一对龙角,脸上带着面具,浑身散发出腐败、黑暗的死亡气息。

别的修士看到他,只会认为他是尸族的修士。

可是,这副打扮,却是当初在真理天域,他和纪梵心一起进入阴阳殿,营救她师姐时候的模样。

“鬼木斋。”

张若尘抬头看向上方的匾额,上面写有这么三个鬼气森森的文字。

这是一座巨大的庄园,青灰色的围墙后方,弥漫黑色的鬼气,即便是张若尘的精神力达到六十八阶,也很难感知到里面。

“也不知命运神域、阎罗族、百族王城对天庭修士的围剿,有没有查到此处。”

张若尘不是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担心让纪梵心来到百族王城,会害了她。

不再多想,他正欲上前去敲门,右边的街道上,传来“轰隆隆”的声音。

圣兽奔跑的声音,铁甲碰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

很快,一支数百位圣境修士组成的军卫,出现到张若尘面前。

圣境军卫一字排开,包围了鬼木斋。

两只通体雪白的巨兽,从军卫中走出,气势汹涌,竟是两头大圣级的圣兽。

巨兽的背上,坐着两位身穿铠甲的大圣,分别是仙源族的雪睐公主,夜叉族的爱莲君。

爱莲君的目光,落在张若尘身上,见他站在鬼木斋外欲要进入其中的样子,于是,一声令下,道:“将他拿下。”

一支圣境军士小队,冲了出去,包围张若尘。

不用猜也知道,千蕊界秘密据点肯定是暴露了,所以百族王城的联合执法队才会包围此处。

眼前这些修士,当然不可惧,

可是,城中有三位神灵坐镇,更有各族的族皇这种级别的强者,一旦纪梵心被抓住,再想救她,将难如登天。

张若尘心念急转,思考对策。

“哗啦啦。”

两位执法队的圣者,眼神锐利,取出圣链,向张若尘走去。

张若尘心中一叹,随即,一脚踩在地面,强劲的死亡之气涌出去,将两位执法队圣者震得抛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到地面。

“你们百族王城中的修士,好大的威风,真以为自己什么人都可以抓?你们不怕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张若尘冷笑一声。

“竟敢阻碍执法队办事,死罪。”

所有执法队的圣境修士,全部都唤出圣器战兵,一时间杀气如虹。

爱莲君的目光,落到那两位被震飞出去的圣者身上,发现他们身上一丝伤势都没有,连忙道:“且慢,都给我收起战兵。”

他与雪睐公主从巨兽的背上飞跃下来,走到张若尘面前。

爱莲君率先自我介绍,道:“在下夜叉族,玉灵神座下弟子,韩爱莲,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是否来自尸族?”

张若尘故作高深,道:“你们先告诉我,为何要抓我?我可有犯了什么错,或者,扰乱了你们百族王城的秩序?”

雪睐公主刚才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发现自己完全看不透对方,心中不禁大惊,不敢太对放肆。

她小心翼翼的道:“阁下有所不知,我们查到这座鬼木斋背后的主人,很有可能是天庭的修士,所以,奉命过来围剿。你站在门外,一副欲要进去的样子,我们自然会心生怀疑。”

爱莲君点了点头,道:“没错!如果阁下可以自证清白,或者报上姓名和来历,我们立即向你赔罪。”

没办法,对方修为深不可测,他们自然要谨慎对待。

“好吧,我理解你们。”

张若尘的手,探入衣袖中,欲要取出什么的样子。

袖中,另有乾坤。

张若尘取出一枚铁令,递给爱莲君。

爱莲君接过铁令一看,脸色猛然大变,立即双手抱拳,低头行礼,道:“原来是命运神殿的使者,拜见使者。”

“拜见使者!”

所有圣境军士,包括雪睐公主,全部都赶紧行礼。

他们都是小族的修士,惹不起命运神殿。

铁令上,烙印有一道命运天令的纹印,蕴含命运的气息。

张若尘收回铁令,道:“我是神女殿下的秘密使者,来到这里,也是查到了一些东西,想要进入探查一番。既然你们来了,走吧,一起进去。”

本来新的一年,在心中告诉我自己,绝对不断更的,但是昨天实在没有办法,具体原因就不多说了,只能说一声抱拳。

另外,捐款的事,虽然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可是,结果是好的,我非常感谢信任我的六千多位捐款了的读者,我不敢保证,为你们加更多少来回报这一份爱心和信任,只能说尽自己努力吧!

另外再说一句,我绝不后悔,做这次活动。即便多年之后,我依旧觉得这很有意义,非常感谢大家。

不多说,今晚还有一章。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