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五十三章 夜游大师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哗”

沉渊古剑如一道黑色的光,穿梭在密密麻麻的藤蔓间。随着一道道金属碰撞声响起,还在挣扎的圣境亡灵手中的战器,被它一一吞噬炼化。

血屠赶到的时候,发现战斗已经结束,看着眼前的雷火藤蔓海洋,一股热流,不禁从心间,直冲头顶。

没错了!

跟着张若尘,的确是可以沾到气运。

狩天之战时,食圣花的战力,也就千问境大圣级别。这才过去多久,现在,它的战力比万死一生境巅峰的大圣都要恐怖吧!不知有没有达到无上境的级别。

纪梵心收起了次神级船舰,飞落到建有空间传送阵的浮岛上。

传送阵的四周,横七竖八倒着一具具黑袍亡灵的尸身和骨身,全部都是被张若尘击毙。只有一位身穿黑袍的鬼族,被冥光咒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张若尘取出日晷,让整座浮岛的时间流速放缓下来,随后,细细研究这座空间传送阵,不停的点头,道:“高明,实在是高明。你对空间传送阵的研究,即便是我也比不上。”

想要布置跨越数亿里的空间传送阵,复杂程度,甚至超过九品阵法。

阵法造诣,至少达到地师水平。

空间造诣不能弱。

精神力还得超过六十九阶。

三个条件都要达到,再加上,大量的珍贵空间材料,才能布置出这种级别的传送阵。

不得不说,那位鬼族大圣,是一位了不得的人才。

血屠飞到浮岛上,大笑一声:“师兄有所不知,这位夜游大师,乃是与赌神七手老人齐名的人物,皆列于地狱界的十二散修奇士之一。也就是遇到了空间造诣高明师兄你,别的修士想要留住他,难如登天。地煞鬼城能够请动他来布阵,肯定是支付了高昂的价格。”

其实,血屠心中十分诧异,毕竟据他所知,这位夜游大师的精神力达到了六十九阶,修为似乎也是万死一生境巅峰。

就算张若尘的空间造诣,比夜游大师厉害,能够阻止他逃走。

但是,怎么可能使用诅咒,定得住他?

“张若尘果然深不可测,也不知身上藏着什么了不得的底牌。夜游大师有从伪神手中逃命的经验,居然无法从他手中逃走。”血屠被深深的震撼住,发自内心的生出一股敬畏。

又敬又畏。

血屠当然不知,能够禁锢住夜游大师,其实是张若尘和七手老人合力才做到。

是七手老人催动万咒天珠,施展的冥光咒。

夜游大师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张若尘的体内世界中,有一位精神力不弱于他的高手,触不及防之下,这才栽了跟头。

张若尘的空间造诣,当然更在夜游大师之上,只不过,修炼和研究得更多的是攻击之法,而不是传送阵。

“张若尘,给我一个痛快吧,本大师是不会屈服的,快杀了我,炼我的魂,让我魂飞魄散。”夜游大师声音嘶哑,却意志坚决。

纪梵心露出钦佩的神色,道:“夜游大师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刚强,不惧死亡。如此人物,即便身在地狱界,也算得上是英雄豪杰,若是往日没有什么仇怨,还是放他离去吧!”

显然,纪梵心和别的天堂界修士不一样,并不是见到地狱界的修士就非杀不可。

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继续将张若尘当成朋友,而不是反目。

夜游大师目光尖锐,道:“本大师不需要任何修士怜悯,为了神石,答应地煞鬼城,帮他们修建传送阵,却栽在地煞鬼城的仇人手中,这都是命。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又不是没有死过。”

血屠的心再次被震撼,没想到,竟然见到了一位真正的大无畏之士,将生死看得如此之淡。

除了佩服,无法用别的言语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七手老人笑着传音给张若尘:“相信老夫,你真去杀他,他比任何人都更怂。当初,他声称从一位伪神的手中逃生,实际上,是跪地求饶,又是哭,又是认义父,还把自己身上的神石都献了出去,那位伪神才放了他。实际上,他的那位伪神义父,年龄还没他大。”

张若尘面无表情,迈步向夜游大师走去,沉渊古剑飞到了他手中,道:“好吧,成全你。正好可以取你的魂力,喂食我的十八只六劫鬼王。”

“张若尘!”

夜游大师突然大吼这么一声,继而潸然泪下,情真意切的道:“本大师听说人类最是具有恻隐之心,你既然有人类的血脉,只求你,杀死我之后,替我守护一颗星球。”

“那颗星球上,都是我偷偷营救的人类,他们的世界被毁,国破家亡,妻离子散,哎,若是我死了,这颗星球上的人类,肯定会被鬼族的修士,全部杀死,吞噬他们的灵魂。求求你,替我守护这颗星球。拜托了!”

“好的,我答应你。”张若尘双手握住剑柄,激发出地剑魂,调整劈斩的姿势。

“张若尘!”

夜游大师再次大喊一声,道:“你你还没有问我,那颗星球在哪里。”

“没事,凭我血绝家族的实力,打探得到。”

张若尘又一次调整劈斩的姿势。

纪梵心露出不忍的神色,阻拦张若尘,道:“张若尘可否给我一个面子,饶他一命?”

“不行,任何修士都是记仇的,饶他一命,后患无穷。”张若尘态度强硬。

纪梵心道:“我用你欠我的那个人情来换。”

“这个人情,可不小。”张若尘道。

纪梵心道:“我知道。”

张若尘心头暗叹,难怪曼陀罗花神要封印她的修为和精神力,让她从最低的境界慢慢修炼。

果然还是缺少磨砺。

像她这样,别说对上神境的那些老奸巨猾之辈,即便是血屠,怕是都有可能算计得到她。

当然,纪梵心在同龄人中,其实极为聪慧和睿智。只能说,夜游大师太过精明,懂得人性的弱点。

从张若尘只镇压他,没有杀他,他就知道张若尘不会杀他。

既然如此,故意装出不惧生死的态度,反而还会让张若尘高看一眼,保命的机会会更大。

当张若尘要杀他的时候,他立即转变态度,开始打感情牌,即博取张若尘的恻隐之心,又让张若尘投鼠忌器。

毕竟,杀了他之后,一颗星球上的人类都得死。

若不是有七手老人这个熟悉夜游大师的人提醒,张若尘这个拥有真理之心的修士,说不定都会被他骗过,会放他一马。更何况是,向生不向死的纪梵心?

见张若尘似乎犹豫,夜游大师义正言辞的道:“这位姑娘,不必为我求情。我能从伪神的手中脱身,却落入一位百枷境大圣手中,此生能让我见到如此盖世绝伦的天骄,已经知足。能被古今无双的元会级天才杀死,该是我的荣耀。”

随后,他声音有些哽咽的道:“张若尘,杀死我后,一定要立即赶去那颗星球,必须得立即,那颗星球上的人类,一刻也离不开我。拜托,拜托了!杀吧,现在就杀吧!”

“你也看见了,是他一心求死。”

张若尘跟纪梵心说了一句,挥剑便是向下劈去。

剑还没有落下,夜游大师却已经跪下,伸出一只手,大喊一声:“义父,且慢。”

纪梵心和血屠怔在当场,难以置信的看着夜游大师。

怎么回事?

张若尘也略微怔了一下,吃惊的倒不是夜游大师会突然跪下,毕竟早就料到,他马上就要认怂。

吃惊的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夜游大师居然将冥光咒化解了不少,居然已经可以行动自如,只是精神力和修为还被诅咒,无法运用。

不愧是奇士。

夜游大师双手按到地上,连磕三个响头,随后,抬起头,泪眼花花的盯着张若尘,道:“我仔细想了想,终究还是不放心那颗星球上的人类,为了他们,我必须活着,哪怕是下跪,哪怕是认人做父,我也得坚强的活下去。”

“义父,你能收下孩儿吗?从今往后,孩儿任你差遣。”

纪梵心和血屠哪里还不明白,传说中的奇士“夜游大师”,根本不是什么刚强之辈,贪生怕死的程度,比凡人都不堪。

纪梵心又羞又恼,眼中浮现出冷色。

本以为,她已经经历得够多,看遍了世间百态,早已能够揣摩透人心,现在看来,历练得还是不够。

很快她恢复平静和淡然,说服自己,此事只会让自己成长,今后一定不会犯相同的错误。

夜游大师少说也有两万岁了,被他一口一个义父的喊,张若尘都想真的一剑劈斩下去。

张若尘很清楚夜游大师的确是一个人才,与七手老人一样,在一些特定的领域,有神灵都难以替代的价值。

更总要的是,他是散修。

这样的人才,若能收为己用,用处会非常多。

张若尘蹲下身,视线和夜游大师齐平,道:“其实,从始至终,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杀你。”

夜游大师双眼中,精芒爆射。

张若尘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不要你这么老的义子,但是,却可以破例收一个记名弟子。”

夜游大师知道被算计之后,反倒像是看开了一般,不再伪装下去,面露出冷笑。

为了保命,他可以下跪,可以喊认人做父。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

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

但是,他的内心,却根本看不眼一个百枷境大圣。

张若尘道:“我的修为,的确还很低。似乎不配做你的师父,可是,你想过另一个问题没有,做我的弟子,就是做须弥圣僧的徒孙。天下间,可不是任何修士,都有资格做他老人家的徒孙。如果你想空间造诣更进一步,或者想要成神,就多考虑考虑。你的寿元,应该已经不多了吧?”

说完,张若尘继续去研究那座没有布置完成的空间传送阵。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