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六十三章 怒剑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早已看出,南圣的精神力强度,达到六十八阶。以他的年龄,这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

虽然张若尘的精神力也是六十八阶,可是,一个精研精神力之道的大圣,和一个将精神力当成辅助的大圣,战力不可同日而语。更何况,南圣还是来自天南。

真要精神力斗法,十个张若尘加起来,都不可能是南圣的对手。

因此,张若尘根本没有,要和南圣精神力比斗的念头。

张若尘谨慎无比,取出万咒天珠,调动精神力注入进去,以至尊圣器形成精神力防御,又激发出火神铠甲,背上十二翼展开,急速冲入死亡念力阴云,迫近南圣。

只有近战,张若尘才有机会取胜。

“他的精神力,居然也达到了六十八阶。”

南圣嘴角一弯,闭上双目,手臂轻轻挥动,死亡念力在他身体四方,凝聚成一群死亡魔蝶。

魔蝶只有巴掌大小,极幻极美,蝶翼呈三彩色。

“唰唰。”

魔蝶如飞刀一般急速飞出去,留下一道道三彩色的光痕。它们不断撞击在火神铠甲上,发出一道道金石碰撞之声。

每一只魔蝶碰撞在身上,都如一道重拳击中张若尘。

看着越来越近的张若尘,南圣眉头一皱,自己这一招“死亡蝶舞”,最重要的,根本不是魔蝶携带的那股冲击力,而是,魔蝶蕴含的旺盛死亡念力。

一旦被一只魔蝶击中肉身,死亡念力瞬间就会侵入体内,腐蚀血肉,吞噬生命力。即便是君王圣器级别的圣铠,也休想挡住他的死亡念力。

可是,张若尘身上的铠甲,似乎对死亡念力有克制作用,根本穿透不进去。

顷刻间,张若尘已至三十丈内。

“蝶皇破茧。”

随着南圣的声音响起,一大片三彩色的死亡魔蝶,在他身前汇聚到一起,结成直径丈许的茧球。

就在张若尘一剑劈斩而来之时,茧球中,蝶皇孕育成形,探出一只纤细的五彩光臂,挡向沉渊古剑的剑锋。

“嘭!”

能破星碎月的一剑,被挡住了!

“刺啦。”

茧球破碎而开,一只巨大的蝶皇显现出来,浑身散发五彩色光华,除了三对尖长的五彩光臂,身躯竟是一个完全赤//裸的绝色美女。

巨大的蝶翼展开,轻轻扇动,释放出五彩色光点,将张若尘包裹。

五彩色光点蕴含强大的精神力能量,能够迷幻修士。

在张若尘的眼中,长着巨大蝶翼的美女,变得越发诱人。

这种幻术,当然迷不到张若尘的心志。

他警惕的察觉到,南圣再一次调动圣道规则,凝成一柄柄光刀,从后方飞斩而来。

前有蝶皇,后有刀雨,形势已是极度危险。

“结束了!”

南圣自认为已是胜券在握,眼中笑意更浓。

忽的,他的心脏,传来一股巨痛,眼中笑意消失,反而厉声大吼:“死心咒。”

圣心,是储存精神力的位置,被张若尘使用诅咒的力量攻击,自然是让南圣的精神力大受影响。就连精神力操控的死亡蝶皇身上的五彩光芒,也是快速暗淡下去。

张若尘知晓,自己唯一取胜的机会出现了!

毫不犹豫的,催动悬在气海中的七柄魄剑之一。

“怒剑!”

一道明亮的剑光,从张若尘眉心飞出去,击穿蝶皇的身体,继而,击在南圣的胸口。

“咻!”

南圣身上的三十六道兽图和血红色符纹,同时浮现出来,可是,剑光依旧将他的身体穿透,使得他犹如炮弹一般飞出去,重重的撞入进废墟中。

七柄魄剑,分别对应张若尘七种心绪:哀、爱、欲、怒、喜、恶、惧。

其中,哀剑最强,惧剑最弱。

但,七剑的强弱又和修士的心绪相关,任何一种心绪,若足够极致,都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只要张若尘心中恐惧无比,哪怕是惧剑施展出来,也比哀剑更强。

剑魄的力量,对修士的精神力、圣魂、情绪,都有强大的杀伤力,对肉身的破坏,反而较弱。

“剑魄之力,居然如此厉害,将南圣的肉身防御都破掉。”张若尘心中暗惊,毕竟他自己很清楚,因为心中不够愤怒,刚才引动出来的怒剑,威力其实很一般。

就像自己明明有一亿枚圣石,却只能拿出一万枚圣石出来显摆,别的圣石明明在身上,却拿不出来。

张若尘在第一时间,打出沉渊古剑,笔直飞向南圣坠落之处,

“嘭!”

沉渊古剑被一道印法,打得倒飞而回。

“唰”的一声,南圣从废墟中冲出,将一张符箓贴在身上,又将一张符箓扔向大司空和二司空,随后,以快到极致的速度,向远处急速逃去。

他肉身的伤势,自认为扛得住。

但是,精神力和圣魂的创伤,却极其严重,再加上摸不透张若尘刚才那一剑的来头,因此非常果断的逃走。

张若尘挪移到大司空和二司空的身前,手掌向前一按,施展出空间冻结的手段。

“轰隆!”

符箓爆裂而开,威力堪比一位不朽境大圣自爆圣源,冻结的空间瞬间被撕碎。

张若尘一手提着一个,带着大司空和二司空,出现到了十里之外,回头望去,符箓爆发出来的毁灭劲力,被古老的神纹削弱和化解,却依旧将一大片区域夷为平地。

南圣怨毒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张若尘,今日这一剑,我记住了!今后必定加倍奉还。”

张若尘大致能够感知到他的方位,但是,没有去追。

南圣这样的人物,身上必定有不少保命的宝物,加上修为强大,真要追上去,将其留下的概率小之又小,反而有可能被他伏击吃大亏。

“再次见我,你将惧我如惧神灵。”张若尘道。

先前还逗留在附近的大圣,全部吓得胆颤心惊,纷纷潜行逃走。

太可怕了!

南圣居然败给了张若尘,这道消息,若是传出去,必定惊动地狱十族。

他们绝不相信张若尘还是百枷境的修为,纷纷觉得张若尘肯定是在本源神殿中得到了大机缘,已经突破到千问境。

“师叔太帅了,我要修炼剑道。”大司空兴奋且激动的道。

张若尘收起沉渊古剑,取出两枚神石捏在手中,道:“你不适合剑道!不过,我看你和二司空的体质,似乎非常特殊。你们到底是什么种族?”

“什么种族?”大司空一愣,道:“我们难道不一样吗?哦,不对,师叔是半人半不死血族,我和二司空肯定是纯血的人类。”

“是吗?”

张若尘的眼中,飞出一柄剑形剑气。

剑气从大司空的圆脸边缘飞过,剑锋与他的皮肤接触,发出刺耳的摩擦声,有着一粒粒光点飞洒而出。

皮肤没有被割破。

大司空栽倒在地,捂着脸惨叫,道:“师叔,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吗?出家人不打诳语,我真的是人类。”

“师叔心中是不是有什么猜测?”二司空双手合十,如此平静的问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道:“算了,问你们,你们多半不知情,等有机会我亲自去问你们的师父。”

大司空从地上爬起来,搓着肥脸,低声嘀咕:“幸好没有破相。”

张若尘坐到一块巨大的岩石上,道:“现在,你们给我讲一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被死神殿的修士追杀?魔音、仙子、石皇、剑皇他们现在又在何处?”

这时,真杀、真贪、真妄相继拖着伤体,从浑浊的废墟中走出来,向张若尘和大司空、二司空行礼。

他们的修为强大,也不再中心区域,因此符箓爆碎,还杀不了他们。

张若尘正要取出生命之泉助他们疗伤,却见他们已是相继摸出一株株元会级圣药,犹如啃萝卜一般,往嘴里塞。

得了!

他们现在拥有的各种圣药,比张若尘还要多。

死神殿的修士不追杀他们,追杀谁?

服下圣药后,二司空讲述了起来:“师叔走后的这段时间,我们一直在那片长满圣药的区域采摘,都收获巨大。嗯,对了,师叔走后不久,发生了一件怪事,随后仙子就失踪了!”

张若尘问道:“什么怪事?”

“笛声。”大司空道。

“什么笛声?”

张若尘坐直身体,眼神变得凝重。

大司空绘声绘色的道:“就是一阵悠扬的笛声,美妙到了极点。笛声响起,那些圣药,无论是树类的,草类的,花类的全部都跟着一起摇摆,绽放出超过平时十倍的光芒。”

二司空点了点头,道:“仙子就是那个时候失踪的。”

“怎么会这样?笛声,应该不是冥王。难道是那位一直跟着的昆仑界新神?”张若尘眉头紧锁,喃喃自语。

张若尘和阿乐一样,也隐隐感觉到,从在百族王城开始,就有什么东西,一直跟在身边。

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可是在启动空间传送阵的时候,那股感觉却十分清晰。

因此,他暗暗猜测,是龙主所说的昆仑界新神。

神灵若是进入神境世界,哪怕是站在张若尘面前,张若尘也很难感知得到。动用真理之心,才能察觉到一丝异样。

“不对,若是笛声是昆仑界的新神吹奏,那些圣药为何会有回应?难道是本源神殿有什么异种生物,经历万古而不死?”

越想下去,张若尘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更是为纪梵心感到深深的担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