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 罗乷进城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张若尘再次走入天下神女楼深处的天尊神殿废墟,这里已大变样,残垣断壁间,长满灵花异草,叶片晶莹如翡翠,花瓣色彩艳丽,芬芳幽香。

千丈高的石墙,白雾流动,神光隐现,壁画灵动。

依旧破败不堪,依旧充满无数未知凶险,但,却多了不少生命气息。

可以预想,将来这里必将衍化成神土圣地,再现天尊神殿辉煌。

这一切应该都与世界之灵苏醒有关!

张若尘一路前行,来到天尊皓月台的下方。

冥花坊主“语千丞”和雪域坊主“柳轻城”,带领多位大圣和圣王,正在清理四周环境,修筑皓月台残缺的地方。

“拜见界尊!”

见到张若尘,众女肃然起敬,纷纷上前行礼。

语千丞黑色蕾丝下的雪白肌肤若隐若现,走了过去,但,刻意收敛了身上的媚惑,道:“界尊,我们已经收到渔谣神师的神谕,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调遣星桓天的一切修士,包括神女十二坊的列位坊主。”

“神殿废墟广阔无边,危险重重,你们多加小心。”张若尘道。

语千丞道:“神师闭关疗伤之前,已经清理天下神女楼到天尊皓月台的这片地域,布下了神阵,暂时倒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张若尘取出一株有助于疗养伤势的元会圣药,白龟玄草,递给她,道:“你也伤得不轻,别耽误了修行。”

“多谢界尊。”

语千丞难掩心中喜悦,施施然的向张若尘行了一礼。

这株白龟玄草,至少已经有五个元会的药力,罕见至极,即便对神灵而言,也十分珍贵。

她知,自己此前主动结识张若尘,拜师学习音律,又帮张若尘送信。无形间,她与张若尘的关系,显然比神女十二坊别的神灵更加亲近,这对她将来在星桓天诸神中的地位提升,将会有无穷好处。

同为坊主的柳轻城看在眼中,心中多少是有一些羡慕。

再有外敌的时候,她们的确是可以联起手来一起迎敌。但,没有外敌的时候,各大坊主之间,其实是竞争大于合作。

张若尘登上天尊皓月台,如同一步步登上浩瀚九天。

在缥缈的云雾间,只见,白卿儿独自一人悬空盘坐,黑发垂在虚空,分出一道道靓丽的身影,正在修复阵法铭纹。

天尊皓月台,如白玉铸成,一直耸立到云层之上。

上,可观望千星连珠的星空。

下,是白茫茫的云海,无边无际。

在天尊皓月台的中心,有一个环形的凹糟,曾经佩戴在白卿儿手腕上的镯子,此刻便是镶嵌在里面,散发出一粒粒耀目的星光。

张若尘抬头看着星空,心中暗道:“原来天尊世界,就是我们在地底看到的那片陌生星空,只有将你的这枚镯子,放置到天尊皓月台上,才能将它激发出来,从而与千星桓天阵合二为一。有此阵守护,便是神尊前来,也休想闯得进星桓天。”

他本以为,受如此大的打击,足以让白卿儿消沉下去。

但,此刻的她,却丝毫看不出伤心和痛苦。

越是如此,张若尘才越是担心,道:“我已经答应了渔谣神师,做星桓天的界尊,助你处理接下来的一切事物。”

白卿儿双眸睁开,万千分身回归本尊,道:“你是界尊,我最多只是天下神女城的城主,应该是我助你才对。”

“你在乎这个吗?”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你知道我一贯强势,不喜欢居于人下。”

“等我处理完十三界大军和地狱界诸神的事物,便将界尊的位置让给你。”张若尘道。

白卿儿并未露出半分高兴的神色,玉足踩着虚空,点出一圈圈光亮,落到地面,道:“不喜欢居于人下,就一定是居于人上吗?张若尘,坦白的说,当初在冰王星机封圣府中,真正意义上认识你的时候,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们的关系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张若尘道:“我也坦白的说,那时的你,做事心狠手辣,又诡异绝伦,当真是强势得让人喘不过气。”

“但世间的缘分,就是如此奇妙。”

白卿儿说出这一句后,凝看了张若尘许久,才又道:“我不和你争界尊的位置,但你必须给我一个界尊夫人的名分。我不想像我母亲那样,到死的时候,依旧一无所有,只留下一个受天下人嘲讽的艳名。我不希望,我所爱的男人,是下一个夺天神皇,或者是下一个荒天。”

说到最后时,她不再平静幽淡,双眸泛红,侧脸看向别处。

显然她已经知道了不少真相。

张若尘能感受到她心中的痛苦,走过去,展开双臂将她纤瘦柔软的娇躯拥入怀中,嗅着发丝间的淡淡芳香。

白卿儿没有推拒,闭上双眸,只留两排纤长的睫毛,似很享受这样宽阔而温柔的怀抱。就像是在母亲胎腹中一样,安全,舒适,而又温暖。

风吹白袖,星河灿烂,似一对神仙眷侣立在云台上。

“张若尘,你会不会看轻我?觉得我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忽的,她低声说道。

张若尘知道她这话所指。

以她淡漠世间一切的行事作风,以她强势和大胆的性格,会问出这么一个患得患失的问题,显然是因为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心境处于低谷。

也因为,她是真的对张若尘动了情,所以才在乎他的看法。

张若尘不想持续这种消沉的情绪,笑道:“只要你不对我不择手段就行。”

白卿儿捏着粉拳,在他胸口,重重敲了一击,随后一把将他推开,收拾起自己的情绪,道:“第一神女城城主的位置,我想一并让给你。”

“为什么?”张若尘不解。

白卿儿眼神冷锐,锋芒毕露,道:“我要专心修炼,不想被俗世之事耽误。否则,何时我才能追上玄一?”

其实还有一点,她没有说。

神女十二坊终究是风月之地,白皇后虽然威名赫赫,美名远播,但是,所有修士提到她名字的时候,却没有一丝敬畏,只有对她美貌的垂涎,和无边的欲望。

以至于让荒天也沦为无数人的笑柄。

她不想因为自己,让张若尘也受嘲笑和非议。

张若尘轻轻点头,道:“对于我们来说,的确修炼才是第一位。神女十二坊和星桓天的俗世事物,我会挑选出合适的人选出来,由她们打理。”

白卿儿道:“日晷现在只能支撑一位神灵修炼?”

“目前是这样,十万年前,它受损严重,还没有完全恢复。”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等星桓天的事,彻底稳定下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或许可以修复日晷。到时候,我们可以开启日晷,一起修炼,修为必定突飞猛进。追上玄一,指日可待。”

“如此甚好。”

张若尘也早有闭关修炼的想法,想了想,将一只匣子取出,递给白卿儿,道:“天尊宝纱,送你的!”

白卿儿在匣子上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道:“已经没用了!”

“曾有人告诉我,送女子礼物,送宝衣最佳。这就当是娶你的聘礼吧!”张若尘道。

“如果做聘礼的话,却是少了一些。”

白卿儿将匣子收下,看了一眼里面的天尊宝纱,又将匣子还给张若尘,道:“等你决定要娶我那一天,再送给我,我要让天下人知道,我在你张若尘心中的分量。”

听到这话,张若尘心中已是开始难受。

这是一个坑!

毕竟他答应要娶的女子,可不止白卿儿一个。这让他到哪里去找,与天尊宝纱一样珍贵的聘礼?

须知,每个女子,都有攀比之心。

而聪明的女子,却不止白卿儿一个。

很快,张若尘就在天下神女楼中,见到了第二个。

罗乷是与罗刹族古神御英一起进入神女城,一见到张若尘,便是毫不客气的开口,道:“一千万!界尊大人,给我一千万圣食,我便说服父皇,带领罗刹族诸神离开。”

圣食,指的自然是天庭的圣境大军。

张若尘道:“刚进城就知道我成为了界尊,看来天罗神国在星桓天也是布置了人手的。”

罗乷很直接,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我若将天庭各界一千万圣境修士,交给你们罗刹族,星桓天必会遭到疯狂报复。”张若尘道。

罗乷手持法杖,浅绿色神袍如水缎绸子一般,在身后拖了长长一地,径直走到神女王殿最上方的位置坐下,加上她戴着银白水晶皇冠,高贵典雅,看上去就像她才是星桓天的主人一般。

她盯着张若尘,煞有其事的问道:“你这个界尊不会只是一个傀儡吧?你要是做不了主,把白卿儿叫出来,本公主和她谈。”

天庭十三界的大军,总共也就数千万圣境修士。

若真送给罗刹族一千万做圣食,星桓天不被灭界才是怪事,真以为拥有了千星桓天阵,就能为所欲为?

“你要得数量太大了,我还想多做几年界尊呢!”张若尘道。

罗乷道:“你应该明白,若非罗刹族诸神赶到,天庭的那些神灵怎么可能退走?但,调动神灵,总得给他们足够的好处吧?一千万圣食,不算多!白卿儿呢,让她出来,她才是神女十二坊和星桓天未来的主人,躲在一个男人后面算什么本事?”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