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 混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好啊,这个提议不错。”巫马九行道。

死神殿的修士,盯向张若尘等人,皆露出冷笑之色。

血屠和夜游大师的脸色惨白,就连一直笑吟吟的姑射静此刻也都变得严肃认真。

巫马九行和原阡陌联手,绝对是横扫天下的威势。神境之下,谁人能挡?

张若尘处变不惊,道:“原阡陌,你难道不好奇,巫马九行为何会在这里伏击你,而没有去祭台之顶?”

原阡陌双眉微动,沉凝细思。

巫马九行站在应龙头顶,手臂举过头顶,以手为刀,隔空劈斩出去。

“哗!”

一道月牙形的刀光,长达数十丈,飞向七星帝宫。

是纯粹的刀道规则,凝成的刀光。只是刺耳的刀声,都能撕碎大圣之下一切生灵的耳膜,速度之快更是如光似影。

“嘭嘭。”

七星帝宫的层层防御阵法和大圣铭纹,被一刀破开。

刀芒直达张若尘身前一丈之外,才被血绝战神刻在阶梯上的神纹挡住。但是,刀气冲击力,依旧将整座七星帝宫掀得坠落下巨石祭台。

从始至终,七星帝宫中的众人,竟是连一招抵挡刀光的圣术或圣器,都来不及打出。

“好恐怖的刀法,再来一击,七星帝宫的防御怕是就会被破掉。”七手老人脸色勃然大变,额头上,尽是汗珠。

巫马九行没有劈出第二刀,而是驾着银霞光云战车,急速向祭台上方冲去。

因为,在他刚才出刀之时,原阡陌和死神殿的修士已是先一步登向上方。

“巫马九行出现在这里绝非巧合,你们先走,我去拦他。”

原阡陌如此吩咐一句,如白鹤展翅一般腾飞而起,随后,俯冲向,迎面向上而来的银霞光云战车。

“哗啦啦!”

大河奔腾的声音响起。

原阡陌的脚下,出现一条灰蒙蒙的死气河流。死气太过浓烈,凝化成液态,有一道道金色利刃,在死气河流中飞行。

“轰隆。”

死气河流和银霞光云战车撞击在一起,爆发出来的震荡气劲,让附近海域中的水,尽数气化,形成一片没有水的空间。

两人体内涌出的圣道规则混乱至极,笼罩四面八方,即便是祭台下方的七星帝宫都被掀得犹如陀螺般转动。

夜游大师和开罗地师撑起的阵法,被原阡陌和巫马九行逸散出来的力量,撞击得轰鸣直响,似乎随时都会被打穿。

“这两人还是圣境吗?”血屠感觉自己圣魂在颤栗,耳膜要被巨大的声音震碎。

“定!”

姑射静双臂展开,顿时蕴含浓烈死亡气息的红色魔气,包裹七星帝宫,使得晃动不休的殿宇稳了下来。

她道:“太好了,巫马九行和原阡陌斗了起来,我们从祭台的左侧绕过去。”

“何须那么麻烦。”

张若尘释放出空间真域,笼罩七星帝宫,嘴里大喝一声:“空间挪移。”

巨大的七星帝宫,豁然离地飞了出去,并且体积快速缩小,最后化为一粒光点,消失在空间中。

“哗!”

七星帝宫再次显化出来时,已来到祭台的中段,距离海底数千丈高处。

张若尘本是打算,直接挪移到巨石祭台的顶部,可是,在此处,却撞击在一道空间屏障上。

一只三尺高的翡翠乌龟,站在空间屏障的后方,手持一根铁杖,冷哼道:“要想……想……想上去,得……得先……先过本……”

血屠认真听了许久,大吼问道:“先过本,是什么意思?”

“先过本王爷这一关。”龟王爷难得说出一句流利的话,心里舒坦至极。

见到龟王爷,张若尘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果然,白卿儿已先一步登上祭台。巫马九行出现在此处,也就不足为奇。

另一个方位,死神殿的修士,被神女十二坊的世界之手煅凌风,提前布置的阵法拦截住。

张若尘抬头向上看去,道:“必须尽快闯过去。夜游,与我一起出手,破它的空间屏障和空间阵法。这只乌龟颇为不简单,小心一些。”

张若尘飞出七星帝宫,双掌向前推出,打出由成千上万道空间裂缝汇聚而成的空间风暴,不断冲击在空间屏障上。

听到刚才张若尘那句“小心一些”,夜游大师眼神有些异样。多少年了,居然有人主动关心他?

哪怕这只是张若尘随口的一句提醒。

但,正是因为,这是随口的一句提醒,才显示出真心诚意。

在此之前,无论张若尘给他饮生命之泉,还是承诺要传他空间之道,在他看看,如此种种手段,不过只是看中了他的实力,想要拉拢他,利诱他。

这些手段,这种做派,夜游大师不知见过了多少,所以只是表面上臣服,实际上心中不屑一顾。

反而是这漫不经心的一句关切之语,让这位活了两万多年的孤家寡鬼,心中略有触动。

“师父,我来了!”

夜游大师脚踩一团鬼云飞出去,手中白骨杖,重重的击出。

白骨杖上,爆发出一道由数百亿道空间规则凝成的空间穿透力量,将那层薄薄的空间屏障击碎成了一个窟窿。

张若尘打出的空间风暴,沿着那个窟窿,彻底将屏障破开。

“唰!”

身形挪移。

张若尘出现在龟王爷的上方,直向祭台顶部飞去。

忽的,眼前一暗,一只房屋大小的石手印压了下来,张若尘感知到手印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立即调动乾坤界之力,打出龙虎般若掌。

两掌刚一碰撞,张若尘便是听到全身骨头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身体不受控制的重重坠落下去。

“果然还是无法与真正的无上境大圣抗衡。”

张若尘全身疼痛发麻,盯着上方快速压下的石手印,身形弹射出去,落到另一块巨石上,避开了这一重击。

刚才出手的,是白卿儿座下另一位强者,柱将军。

柱将军的身躯高大,浑身石质,一击未能得手,立即打出第二只手印,手臂延伸出去数十丈长,有着不知多少亿道圣道规则,与石臂一起挥出。

石臂还未到达,爆发出来的风劲,却差一点先把张若尘吹飞。

忽的,他眼前出现一道身影,一连打出七只手掌,将柱将军的攻击化解,正是有着七只手的七手老人。

七手老人转过身,盯向张若尘,道:“它交给我来收拾。”

话音未落,七手老人已是化为本体,飞了出去。

张若尘看了看与柱将军斗在一起的七手老人,又看了看和龟王爷在空间阵法中恶斗的夜游大师,脸上不禁露出一道柔和的笑意。

七星帝宫飞到了张若尘手中,阿乐、血狼、开罗地师从里面走出,站到他的身旁。

血屠和姑射静,则是不再里面。

姑射静倒是好找,因为她已是第一时间,化为一道魔气红影,飞掠向巨石祭台的顶部。至于血屠,被姑射静顺手捏成了齑粉,都是有可能的事。

“跟我走。”

张若尘不敢轻易施展空间挪移,因为,龟王爷能够布置一道空间屏障,就可能在上方,布置出更多的空间手段。

万一坠入它的空间陷阱,麻烦就大了!

张若尘、阿乐、开罗地师、血狼,跳跃在一方又一方巨石上,快速攀登。

祭台的另一侧,血屠的身体,缩小得只有蚊子大小,小心翼翼的向上飞行,生怕动静太大,被正在恶战的一众强者发现。

他太弱了,任何一个修士,都能杀他。

他必须得小心更小心,还要避开战斗的中心区域。

死神殿的修士,绕开煅凌风布置的阵法,从张若尘他们破开的缺口处,冲了进来。

源姝真皇的速度最快,一马当先的,追到姑射静的身后,莹白的眉心处,浮现出一道红色的凤凰印记。

“哗!”

凤凰印记消失,化为一根凤尾针,破空飞向前方的姑射静。

这是一件七元君王圣器,凤尾上,涌出七重火焰力量,越燃越烈,将守护姑射静的死灵魔气破开,直冲她的背心。

眼看姑射静,就要被凤尾针击穿身体。

忽的,姑射静转过身,探手一抓。

纤纤玉手,形成重重幻影。

这件七元君王圣器,下一瞬,出现在了她的手中,夹在两指之间。

“怎么可能?”源姝真皇脸色大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的最强战兵,居然被姑射静徒手夺去。

即便是原阡陌那样的绝顶强者,在刚才那样的情况下,也未必有十分把握,徒手抓住凤尾针。

张若尘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眼皮不禁一跳,暗道,“她果然隐藏了实力吗?还是说,根本就是另一个……姑射……静……”

“倒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奇宝。”姑射静落到一方巨石边缘,如此自言自语的道。

此刻,她身形笔直,衣袂飞扬,气势强大,头顶魔云滚滚,眼神英气而又冷冽。

与先前相比,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散发排山倒海的战意和魔气,瞳孔中,魔纹交织成了血红色的星海。

手掌将凤尾针一握,本是颤抖不休的器灵,被她轻松镇压。

她双手挽起乌黑长发,将凤尾针当成发簪,穿插进去。

顿时,先前还笑靥满面的俏皮女子,变成一位女扮男装的冷面居士。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