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魔祖战体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凤尾针,名叫“彩凤神舞针”,七元君王圣器,所用珍奇材料炼制而成,有孕育成至尊圣器的可能,威力自然是强大绝伦。

然而,就是这样一件价值数十万枚神石的战器,却被姑射静插在头顶束发。

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落到她身上,有的忌惮,有的惊讶,有的疑惑。

“罗刹族第一凶地走出的传人,果然可怕,一起出手,助源姝真皇夺回彩凤神舞针。”

死神殿的无上境大圣,相继追上来,与源姝真皇会合。

他们皆释放出道域,唤出圣器。

其中,有无上境大圣的背后,升起一座明亮的命运之门,悬浮在头顶,欲要压制姑射静身上的魔威。

“就凭你们?”

姑射静迎风而立,眼神睥睨。

迎向死神殿诸位无上境大圣覆盖而来的道域,她眼中,充满不屑。

“狂妄!你罗祖云山界虽然凶名赫赫,可是在死神殿面前,却没什么了不起。”一位头顶悬浮着三座黑色岛屿的无上境大圣,如此冷哼一声。

随即,他操控三座岛屿,向姑射静镇压下去。

死神殿,整个死族共尊,的确有这样的底气。

三座黑色岛屿,任何一座都长达千里,放在一颗星球的海洋中,可称作三座大陆。

这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兼修过空间之道,三座黑色岛屿都位于他的空间领域之中。此刻,空间压缩,三座岛屿出现在巨石祭台上方,变得只有山岳大小。

但是,三座岛屿蕴含的重量,却和这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的圣道规则相互叠加,威势恐怖绝伦,压得空间随之扭曲,向下凹陷。

远处的张若尘和阿乐,呼吸都变得困难。

变成蚊子大小的血屠,重重坠落到巨石上,全身骨头,几乎被压碎,闷声惨叫。

紧接着,一股风劲,吹在他身上,将他吹进巨石的缝隙中,坠落到无比黑暗的未知之地。

巨石间,本没有缝隙,可是他坠落之地,刻有奇异神纹。神纹恰好被那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的力量引动,复苏了过来。

三座岛屿力量无穷,但是,在距离姑射静头顶还有数十丈的位置,便是再也落不下去。红色的死灵魔气,化为一棵魔树的形态,撑开枝叶,托住三岛。

姑射静右手的纤细玉指,捏成指法。

一道道规则神纹,犹如血蚯蚓一般,在她手指上流动。

“哗!”

一指点出。

一道蕴含神力的光波,从她指尖飞出,击在那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胸口。

惨叫声响起。

那位无上境大圣,胸口出现一个脸盆大小的血窟窿,爆碎出一大片血雾,坠落到下方的巨石上。

“计云。”

另一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飞掠过去,查看他的伤势,却震惊的发现那位无上境大圣已经惨死,血肉化为粉末,就连圣源都被魔气腐蚀。

这位无上境大圣,连忙退开,颤声念道:“好恐怖的死亡力量,连死族体内的死气都无法比拟。”

按理说,无上境大圣的生命力强大,很难被杀死。

而现在,只是中了一道指劲,一尊活生生的无上境大圣,便是化为粉尘,这对任何修士而言,冲击力都太大了!

随着主人惨死,那三座悬浮在姑射静头顶的岛屿,自动分解而开。

“这魔女太霸道,一起出手,为计云大圣报仇。”

撑着命运之门的无上境大圣,如此大喊一声,随即,将一件梭形的五元君王圣器打出。

梭形圣器,释放出密密麻麻的电光,化为一条电龙。

“嘭!”

姑射静依旧一指点出,指劲击中电龙。

电龙爆碎,包裹在其中的梭形君王圣器,抛飞出去。

指劲光柱并没有因此消散,威势不减,落在那位无上境大圣身上,击穿一层层防御之光,将他打碎成了一团血雾。

他扔出的所有防御底牌,符箓也好,圣器也罢,全部没用,难逃死劫。

命运之门散去。

死神殿的第二位无上境大圣陨落,血雾洒在源姝真皇等死神殿大圣脸上,令得他们表情呆滞,无法言喻,只能听到自己的急促心跳声。

正在交锋中的夜游大师和龟王爷,七手老人和柱将军,全部都停了下来。

一连两尊无上境大圣陨落,让他们为之胆寒。

“罗祖云山界的神通,无他必死指。没想到,张若尘的这个姘头如此厉害,难怪不惧原阡陌,敢跟到此处。”

夜游大师露出笑意,向龟王爷盯去,道:“看到没有,这位可是我这一边的高手,小龟崽,赶紧逃命去吧!”

听到“小龟崽”三个字,龟王爷怒得磨牙。

它好歹是跟随荒天大神一起修行过的修士,算得上是大神的弟子,岂是这长得歪瓜裂枣般的老鬼可以羞辱?

龟王爷不屑的道:“高……高手个……个屁,我……我……我家姑……娘……娘……”

“你一只乌龟,还想姑娘?”夜游大师微微一愣。

龟王爷被气得,由翡翠色,变成了赤红色。

一鬼一龟,立即又战了起来,打得不可开交。

张若尘紧盯姑射静,道:“有问题!同样的指法,她在冰王星攻击白卿儿的时候,绝对没有如此威力,到底怎么回事?”

要说,姑射静在和白卿儿和巫马九行交手的时候,还故意隐藏了修为,张若尘是万万不信。

毕竟巫马九行的刀,可不是闹着玩的。

被劈一刀,半神都难以活命。

而离开冰王星之后的这段时间,太过短暂,姑射静也不太可能实现大的突破。

唯一的解释便是,姑射静很有可能,真的有双重人格,甚至是一体双魂。与巫马九行交手的那个姑射静,性格开朗,活泼妩媚,但是修为实力却弱了一些。

现在这个不苟言笑,魔气腾腾的姑射静,明显要强大得多。

眼前这个姑射静,别说死神殿的大圣,就连张若尘都生出忌惮之心,总觉得她没有任何感情,如魔神附体一般。即便张若尘靠近她,都有可能,被她一指击杀。

“挡我者,杀无赦。”

姑射静冷眼瞥向死神殿的修士,随后,化为一道红色流光,冲向祭台顶部。

“魔女,哪里走。”

煅凌风爆吼一声,手中赤金色法杖,向姑射静一指。

法杖前方,一道道阵法铭纹显化出来,交织成一座直径三丈的圆形阵法。

“唰唰。”

阵法中,飞出剑雨。

不是剑气,都是金属战剑。

这些战剑,乃是煅凌风以阵法,吸收了天地间的五行金之道规则,凝聚而成。

密密麻麻的战剑,化为一条十丈宽的洪流,直冲向姑射静。

“世界之手的手段,果然非凡,以姑射静之能,也被逼得停了下来。”

趁此机会,死神殿的八位无上境大圣,体内圣气流动如大河奔腾,在头顶上方,形成八片死气云彩。

八种无上级高阶圣术,在死气云彩中凝聚成形。

姑射静的确停了下来,转身迎向飞来的战剑洪流,冷声道:“都说了,挡我者,死。你们竟然还敢冒犯?”

也不见她施展什么护体手段,直接冲向战剑洪流。

“轰!”

“轰!”

……

一拳又一拳打出,成千上万柄战剑被她打碎。

金属残片满天飞。

至于死神殿八位无上境大圣,打出的八道无上级高阶圣术,全部都落到了她身上,可是,却伤不了她的魔体。

死神殿的修士,跟见鬼了一般,只感觉浑身发寒。

“即便是伪神,站在原地不动,被八道无上级高阶圣术击中,神体也扛不住,必有损伤。难道她的肉身魔体,比伪神的神躯还强?”

源姝真皇道:“她的肉身固然强大,但,还没有强到那种地步。她施展的是罗祖云山界镇界秘典《死灵图》上的一种绝世神通,名叫魔祖战体。”

“她修炼出来的圣道规则,以神通的方式,与肉身结合在了一起,如此一来肉身不破不败。这是将魔祖战体,修炼到了第五重,才能做到。”

“从古至今,能够将这种神通,修炼到第四重以上的修士,不超过十个。她当是罗祖云山界这个元会的第一人了!”

一位死族无上境道:“魔祖战体强大,圣魂和精神力或许会是弱点。我们一起施展死亡念力,攻她的圣魂和精神。”

就在死神殿的八位无上境大圣,同时释放出死亡念力的时候。

姑射静已是将战剑洪流打穿,直达煅凌风的近前。

煅凌风脸色巨变,阵法师最忌近身战斗,更何况,对方还是修炼出了魔祖战体的人物。他清晰感知到,对面那个绝色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滔天杀气和无穷魔威。

煅凌风手中的法杖,是一件比七元君王圣器还要珍贵的宝物,名叫“玄武法杖”。

法杖是蛇形,有着一片片锋利的鳞片,顶部是一只拳头大小的乌龟。

与玄武形似。

在这生死危急的关头,煅凌风手掌紧抓法杖,向下一抹。

锋利的鳞片,割破他的手掌,流淌出大量圣血。

玄武法杖吸收了煅凌风的血液,顿时,光芒大涨,法杖顶部的乌龟,双眼亮了起来。

煅凌风重重将法杖击向地面。

“哗!”

一座防御性的阵法,在他脚下亮了起来。

紧接着,第二座,第三座……

一连八座阵法层层叠叠而起,相互之间阵纹相连,形成一只长达十丈的玄武。

姑射静一拳击在玄武上,八座阵法同时运转,将她反弹回去。更有大量雷电,从阵中涌出,劈在她身上。

煅凌风站在玄武的中心,微微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这八重玄武阵,即便伪神都能抵挡一时,你别白费力气了!”

姑射静正要出手,死神殿八位无上境大圣的死亡念力,落到了她身上。

死亡念力与诅咒一般,无影无形,直接攻击她的圣魂和精神。

“真是不知所谓,我罗祖云山界一脉炼体修心齐头并进,就凭你们这种强度的死亡念力,也想攻击我?”

姑射静转身,向他们盯过去,嘴里念道:“天上天魔,地下地魔,强我心魔。心魔越强,我便越强。”

“心魔反噬大法!”

下一瞬,正在施展死亡念力的八位死神殿无上境大圣,除了源姝真皇,纷纷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其中一位,更是直接疯魔,抓破自己的头盖骨,满脸鲜血,狰狞无比,向祭台下方冲去,不知冲向了何处。

正在激斗中的原阡陌和巫马九行,终于被惊动。

二人立即停手。

一人发出悠长的长啸声,一人发出刺耳的刀鸣声,以此威慑上方的姑射静。

姑射静看着从下方急速飞掠而来的两道光影,向煅凌风指去,道:“希望你能一直躲在阵中,否则我姑射静言出必行,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哗!”

姑射静破空而去,第一个登上巨石祭台之顶。

随即,她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眼神中,露出震惊之色。

煅凌风长长吐出一口气,身上圣袍,竟是已被汗水湿透。

张若尘望向上方,感觉姑射静变得无比陌生,凝重的道:“登上去之前,先布置阵法。同样是世界之手,你开罗地师的手段,应该不会弱于煅凌风吧?”

“我是在天庭第一阵法圣地阵灭宫修炼成世界之手,煅凌风岂能与我相比?”

开罗地师虽然如此说着,但是,也被姑射静刚才爆发出来的战力惊慑得不轻,立即认真的布置出一座压箱底的防御阵法。

阵法一成,立即化为一只数十丈长的骆驼一般的神兽。

三人和血狼,皆站在骆驼的内部。

骆驼狂奔,登上巨石祭台,到达顶部。

……

“没想到,罗祖云山界的这位传人,居然修炼成了魔祖战体和心魔反噬大法,令死神殿一连损失三位无上境大圣。”原阡陌道。

他已帮助七位死神殿的无上境大圣,化解了侵入体内的心魔异象。

除了源姝真皇,另外六位无上境大圣,圣魂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短时间内,难以恢复。

原阡陌和死神殿的修士,几乎是和阵法骆驼一起,登上巨石祭台之顶。

登顶后,即便以张若尘、阿乐、原阡陌的心性,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屏住呼吸。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