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一章 惊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刀尊探手隔空抓出,五指间浮现出天地规则的纹理,顿时,七大人手中的《修罗地狱图》,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即便在场诸神,都是巨头,却也弄不明白其中奥妙。

七大人看着空荡荡的手掌,无可奈何的苦笑,在神尊级别的存在面前,自己显然还差得很远。

凡人仰望神灵。

神灵则要仰望神尊。

《修罗地狱图》重新展开,甲天下、宙海主神、九首龙神,从里面飞出。三神脸上都带有尴尬之色,他们是神中巨头,却被地狱界神灵困在己方的图中,此事今后宣扬出去,必损威名。

除非今日,他们斩杀了七大人,方能雪耻。

玄一真神看上去颇为年轻,帅气英朗,可是眼神却极为深邃,道:“刀尊,你老人家去取本源神殿吧,这里交给我便是。”

他身上,有一股无与伦比的自信。

刀尊抬头,看向远处,道:“老朋友到了,本尊暂时恐怕去不了本源神殿。”

在场众神,皆感应到一股压迫神魂的恐怖威势。

这片涌动着神气的空间中,出现一株高达不知多少万里的血叶梧桐,将整个星域都映照成了血红色。

一片血叶,就有一座湖泊那么巨大。

叶子上,也确确实实有一座血湖。

浓厚的死亡气息,足以让神灵都心惊胆颤。

“血叶梧桐出现,死亡神尊来了!”地狱界的几位神灵,精神大振。

随着一道凤啼声响起,一只五光十色的凤凰,飞来这片星域。

凤凰的羽毛流光溢彩,每一根都像是一条神河,双眼如两颗恒星。然而,就是这样一只无比神圣的凤凰,却释放着灰蒙蒙的死亡气息。

凤凰围绕血叶梧桐飞行了一圈,在树下,化为一道婀娜朦胧的身影,身材曲线极尽美态,戴着面纱,站得笔直,身上有一股威慑天地的傲然气势。

她脚下尸海沉浮,像是一尊活了无尽岁月的生灵,身上气息极其古老,令人生畏。

死亡神尊,凤彩翼。

除了刀尊之外,无人敢直视死亡神尊。

血叶梧桐摇晃,飞出满天叶片,化为血雨,涌向刀尊所在的方向。

刀尊神情严肃到了极点,抬手一刀劈出。

“哗!”

万里空间,就像是一张纸,被一刀切开,黑暗无边的虚无,随之呈现出来。

满天血色叶片,尽数粉碎,化为一片血气海洋。

下一瞬,刀尊和惊鸿一现的死亡神尊,消失在星空中,进入虚无空间。随即,一道道震耳欲聋的战斗声响,已远去百万里。

少有神灵见过死亡神尊开口。

她一贯死气沉沉,冷漠至极,仿佛就是为杀戮而生,不愿多说一句废话。又或许,在她看来,在场众神,还没资格让她开口。

被刀尊一刀劈开的万里空间,刀气久久不衰,神威久久不散,空间无法闭合,化为一条空间裂缝长河。

在场诸神,无人敢轻易靠近那条长河。

久久的沉寂之后,天堂界派系和地狱界的神灵,身上那股压力才稍微轻了一些。

神尊级别的存在交锋,他们虽然也能参合,可是,危险性极大,稍有不慎,会有陨落的风险。所以,最好是离得远远的,不参合进去。

十万年前,因为参合进神尊级别战斗而陨落的神灵,不计其数,血淋淋的教训,他们至今都还记忆犹新。

玄一真神道:“死亡神尊被刀尊牵制住了,你们对付剩下的这几位,我亲自去本源神殿。”

“玄一,你走得掉吗?”

阴阳神师驾驭命运神胎,堵住天堂界派系神灵前往剑南界的路。

玄一真神冷声,道:“阴阳,就凭你?十万年前,你都不够看,现在更不配做为我的对手。”

七大人也不知施展了什么手段,凭空出现到阴阳神师的身旁,盯向玄一真神,

“你们二人加起来,也还差得远。”

玄一真神话音刚落,心中生出一道异样的感应,扭头望向被刀尊一刀劈开的那片空间。只见,一道伟岸至极的身影,从刀气最锐利之处走了出来。

此人,肩宽体阔,身披武袍。

他体内血气强横至极,哪怕相隔千里,都能听到他体内血管中血液如江河一般流动的声音。

甲天下眼睛猛然一缩,道:“阎罗族,五清宗。他不在黑暗之渊守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五清宗走过之处,刀气尽数散去,空间缓缓闭合。

等到空间尽数恢复后,五清宗那卓然自傲的身躯站定,目视玄一真神,道:“我来战你,你看是否足够?”

玄一真神平静自若的道:“你五清宗,自然够这个资格。”

五清宗的意外现身,让天堂界派系神灵的心直往谷底沉去。

果然是陷阱吗?

死亡神尊出现得这么快,能够理解,毕竟她的速度,整个天庭和地狱都没有几个可以比拟。可是,七大人和五清宗,为何也来得这么快?

难道他们早就埋伏在此?

……

本源神殿,巨石祭台之顶。

张若尘最终还是没有冒险尝试,毕竟,就算使用神骨搭一座桥,也坚持不了多久。

况且,还有两大变数。

其一,万一血湖中,忽然升起血雾怎么办?

先前原阡陌只是和血雾接触了一瞬间,就吃了大亏。

其二,谁都不知道剑岛上,有没有别的凶险。

一旦有,以他的修为冒然前去,必死无疑。

张若尘目光投向血湖的另一端,那里分布有数座怪异的巨石建筑。

祭台顶部面积很大,血湖只是占了很小的一片区域。可以想象,血湖没有出现前,那几座巨石建筑,才是祭台之顶的主体。

张若尘很清楚,天堂界派系和地狱界的诸神,随时可能降临到本源神殿,时间很紧急,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夺取神器。

尽快找到纪梵心,离开本源神殿才是正事。

那些修为强大的修士,之所以陨落,很多都是因为太贪心。

他张若尘,没必要贪心。

“希望姑射静没有骗我,如果这片区域真的出现过笛声,那么,必定与这座祭台有关。祭台上,唯一还没探查过的地方,只剩那几座巨石建筑。”

张若尘回到阵法骆驼中,与众人商议之后,便是一起行向那片巨石建筑。

死神殿的修士随之而动,跟了上去。

此外,他们联系了煅凌风,双方传音密议,达成某种不为人知的协议。他们本来还想联合巫马九行,可惜巫马九行站在应龙头顶,只是盯着那团混沌云团,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夜游大师看着迅速靠近过来的死神殿修士,凝重的道:“大事不妙啊,死神殿恐怕是要对我们下手了!”

“不用理会!他们若是敢动手,收拾了便是。”

有海棠婆婆在身边,张若尘底气很足。

一共四座巨石建筑,非常奇特,像是道观,像是城堡,又像是庙宇。

其中,最大的那座建筑,居然没有门,只有一个圆形的窗户,开在离地十多丈高的位置。窗户里面,漆黑一片,使用精神力探查,却被挡在外面。

张若尘问道:“你们先前有没有注意,纪梵心是不是从这座窗户里出来的?”

几人同时摇头。

白卿儿是第一个登上巨石祭台,要说没有进入这几座建筑中探查,张若尘绝对不信。

海棠婆婆声音沙哑的道:“此处诡异,若尘不要轻易去闯。”

“我明白。”

张若尘将费仲的傀儡身取出,分出一道精神力念头和魂力注入其中,傀儡身随即“活”了过来。

这傀儡身,拥有接近无上境大圣的战力,由它去探路,再合适不过。

傀儡身纵身一跃,飞入圆形窗户。

“嘭!”

只是过去片刻,里面响起一道爆响,整座巨石建筑猛烈颤动,浮现出一道道奇异的古之神纹,伴随有诡异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那声音很诡异,像是什么活物发出来的。

与此同时,张若尘对费仲傀儡身的感应消失不见。

张若尘脸色骤然大变,接近无上境战力的傀儡身,就这么毁掉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样一具傀儡身,价值比七元君王圣器都要更高,但是,张若尘没有心痛感,只是深深的恐惧。

夜游大圣、七手老人、开罗地师,都是交过大风大浪的存在,此刻却面如土色。

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巨石建筑中响起爆响的一瞬间,血湖中心的剑岛,轻轻颤动一下,略微下沉了几分。

在他们惊魂未定之时……

“张若尘,你勾结天庭的修士,屡屡与地狱界作对,今日便是你的死期。”随着原本寂的声音响起,死神殿的修士,将阵法骆驼包围。

张若尘转身望了过去,道:“想要杀我,夺取我身上的宝物,直说便是,何必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

原本寂笑了笑,道:“既然你看得如此明白,便自己主动将身上的那几件至尊圣器交出来,或许,今日还有一条活路。”

张若尘道:“就凭你们?”

原本寂道:“你所依仗的,不过只是开罗地师的阵法,一旦这座防御大阵破掉,就凭你们,还能是死神殿的对手?恰好,煅前辈也是一位阵法世界之手,你觉得这座防御大阵能挡他多久?”

原本寂虽然在这群无上境大圣中,只能算是一个弱者,可是,架不住他是原阡陌的亲弟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有资格代表死神殿。

煅凌风走到最前方,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原本寂自认为今日吃定的张若尘,极为得意的笑道:“我四哥即将突破成神,到时候,别说一个开罗地师,就算十个开罗地师也不是他的对手。”

“在他成神之前,你交出至尊圣器,是你唯一的生路。”

死神殿的修士皆是怡然自得,根本不担心原阡陌的安危。因为他们知晓,一旦原阡陌不敌纪梵心,出现生死危机,肯定会立即破境成神。

对《神储卷》甲等第一的原阡陌而言,一旦想要破境,谁都无法阻止。当然,神灵除外。

忽然,张若尘目光猛然移向远处的混沌云团,看到难以置信的一幕,道:“不好!”

原本站在应龙头顶的巫马九行,身上散发出璀璨的神光,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神威,使得空间猛烈震荡。

他探出一只手掌,向混沌云团拍压过去。

“嘭!”

手掌化为一片神云,将白卿儿融入了混沌初开圣意的道域,顷刻间,压得爆碎而开。

正在里面激烈交锋的四大强大,宛若稻草人一般飞出,横七竖八的摔落在地上,每一个身上都血淋淋的,受了严重至极的伤势。

“巫马九行,你干什么?”

柱将军怒吼一声,立即冲向倒在血泊中的白卿儿。

但,还没有靠近白卿儿,就被巫马九行眼中飞出的一道刀光斩中,嘭的一声,石质身躯化为一堆碎石,所有生命气息消失得干干净净。

鬼王爷挥出铁杖,劈向巫马九行,却被一袖掀飞出去,身体飞出巨石祭台,不知坠向了何处。

原阡陌、姑射静、血灵仙、白卿儿,目光全部都落到巫马九行身上,被他身上爆发出来的神威和规则神纹,镇压得难以站起身。

白卿儿正面对抗神威,缓缓的坐到地上,红唇染血,自嘲般的笑道:“原来你早已突破到了神境。”

“不算太早,离开冰王星后,才突破的。”巫马九行淡淡的说道。

白卿儿道:“为什么?”

巫马九行背负双手,抬头望天,颇为感慨的道:“因为,最强的刀道在天庭,在刀神界。”

“所以,你失踪的这些年,是去刀神界修炼了?”白卿儿道。

“轰隆。”

巫马九行从应龙头顶飞落下来,一脚踩碎欲要破境成神的原阡陌的头颅,将他的无头尸身,一脚踢入了血湖。

尸身化为沙尘,沉入湖底。

一代天骄,《神储卷》甲等第一,骨头都不剩一块,仿佛杀一个凡人一般被杀死。

巫马九行一边踱步,一边漫不经心的道:“反正你们今日全部都得死,告诉你们也无妨。乾坤一气堂的背后,一直都是刀神界和天堂界。卿儿,你天资无双,若是肯归顺,今日可保住一命。”

“归顺,归顺谁呢?”白卿儿像是真有一些意动。

巫马九行俯看白卿儿,道:“将你的圣魂交一半出来,由我掌控。今日,我保你性命!”

压向白卿儿的神威,变得更强。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