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五百八十五章 千年约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葬金白虎不愧是史前神兽,终于在速度上,证明了一次自己。

地魔雀被彻底甩远。

纪梵心收起天道笛,笛声随之消失。

白卿儿以手指刻画阵法铭纹,顷刻间,布置出一座隐匿大阵,可掩盖他们的气息。

张若尘探查四周环境,可惜视线和精神力皆受严重阻隔,一无所获,随之问道:“仙子是多久进入这座巨石建筑,可知这里面的空间到底有多大?”

纪梵心释放出精神力天地,锁定站在一旁的白卿儿,轻轻摇头,道:“是天道笛带我来的这里,可惜,进入巨石建筑后,便是遭遇了那恐怖的魔物,一路逃亡,若不是天道笛的守护,你很有可能已经见不到我。”

白卿儿轻笑一声,带有不屑的意味。

纪梵心性格清淡,却并非完全没有情绪,对这位在地狱界借她的名义大兴杀戮的女子,怀有很大的敌意,道:“白姑娘这是在笑什么?”

“什么都好笑。”

白卿儿道:“这其一,千蕊界冰清玉洁的百花仙子,竟然不远亿万里,来到地狱界,私会元会级巨奸张若尘。这要是传回天庭,所谓百花仙子必定身败名裂,名声狼藉。百花仙子之名,怕是得改为残花败柳。”

“白卿儿,你这是想主动挑起矛盾吗?”张若尘不悦的道。

白卿儿侧目盯去,道:“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难道她不是因为你,才来到地狱界的?”

张若尘知晓白卿儿词锋犀利,很难辩得过她。

向她解释,似乎更是没必要的事。

纪梵心曼妙娇躯,盈盈而立,有着一缕缕无瑕的本源之光缭绕其身,道:“我从未自认过什么仙子,也没有自封过冰清玉洁。世人如何看我,我就如何去做,才是真正的虚假,与本心越去越远。”

张若尘暗呼一声妙哉,没想到一贯性格柔和的百花仙子,词锋也是如此了得,让白卿儿都哑口无言。

白卿儿轻轻鼓掌,道:“好一个本心,好一个自我,可惜,你依旧很可笑。你明明拥有神境之下巅绝的精神力和修为,又掌握着神器,竟被一只伪神级别战力的地魔雀,追杀得如此狼狈。若是神器掌握在我的手中,何止如此?”

张若尘隐隐明白,白卿儿为何忽然针对纪梵心,莫非是在打神器的主意?

强夺已经认主的神器,是很难的事。

可是,天道笛的器灵,才刚刚认纪梵心为主,未必有多么忠诚。若是告诉器灵,她比纪梵心更强,同时也是本源掌控者,器灵会不会转而选择她?

张若尘向前一步,道:“要不你现在和仙子战一场,看看到底谁更强?”

“我伤势很重,暂时不能出手。等我伤势痊愈……”

“既然如此,你还是闭嘴吧!”张若尘道。

白卿儿眼神冷然一沉。

纪梵心道:“你有伤在身,我不欺你。而我道法和心境的确不圆满,胜不过全盛状态下的你。但是,你先前的话,无疑是对我宣战。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我接受这一战。时间就定在一千年后吧,地点你定。”

白卿儿盯着眼前的纪梵心,眼中露出极感兴趣的光芒。

那种光芒,张若尘曾在她身上见到过,是她看着自己养的噬魂兰的时候才会有。

“好!没想到天庭还有你这么有魄力,有性格的修士,我答应你的千年之约。”白卿儿动人至极的一笑,莹白如玉的娇媚脸蛋上,浮现的笑容,能勾走天下任何男子的魂。

张若尘的魂,没有被勾走,是因为此刻他的目光全都落在纪梵心身上。

或许是被这位百花仙子先勾走了魂。

没办法,他从未见过纪梵心如此迷人的模样,与以前相比,柔中更多了一份强硬,美中更多了一份英气。

毫无疑问,与真理天域初识她相比,她的心境和意志,都有巨大的提升。

千年后,白卿儿必然已经成神。

纪梵心或许也会迈入神境,冥古照神莲的真实境界恐怕只有曼陀罗花神才知晓。

张若尘不禁在心中期待起来,千年后,来自天庭和地狱的两位绝代女神交锋的景象。一旦这一战宣扬出去,不知会引来多少修士围观。

白卿儿是荒天之女,拥有石族血脉,身体宛若仙玉精华雕琢而成,肌肤细腻得没有任何女子可以比拟,并且散发永恒不灭的晶莹白光。

她道:“张若尘,你虽然被天庭界修士称为元会级巨奸,亦被地狱界修士鄙夷,可是与你也算相处过一段时日,我心中对你的评价却并不低。”

“说这个干什么?”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你张若尘承诺了的事,到底算不算数?”

“若是我真心承诺的,自然算数。”张若尘道。

白卿儿道:“那么,你以你母后的名誉,做出的承诺呢?”

张若尘明白过来,道:“你现在就要我完成这个承诺?”

当初,为了天枢针,张若尘以血后的名誉立誓,要为她办一件事。

此事张若尘自然没有忘记。

白卿儿点了点头,道:“我要你的血。”

张若尘笑道:“我张若尘答应下来的一件事,就如此不值一提吗?你竟然如此轻易的就用掉。”

在张若尘看来,损失一些血液,以兑现昔日的誓言,的确是很小很小的代价。

毕竟这代价,换来的是天枢针这件神器。

白卿儿极其认真,道:“我必须尽快突破成神,只有如此,才能收拾随时可能追上来的地魔雀与巫马九行。你也不想死吧?”

“我可以给你生命之泉。”张若尘道。

白卿儿摇头,道:“疗伤丹药和生命之泉,我自己就有。但是,被真神击伤,没有几十年上百年,休想痊愈,只有白苍血土这样的神物,才能使我迅速恢复。”

纪梵心道:“不行,她伤势一旦痊愈,达至神境,我们都会死在她的手中。”

白卿儿道:“我白卿儿已答应了你,千年之后的约战,在此之前,也就绝对不会动你一根手指。”

“张若尘呢?”纪梵心道。

白卿儿傲然的轻哼一声:“我没有修炼成神之时,就有不少杀他的机会,那时尚且没有动手。成神之后,他在我看来不过俗世凡尘中的一粒尘埃,更加没有杀他的意义。”

张若尘摇头道:“不,有意义的。我张若尘做出的承诺,必会去兑现。你白卿儿何等骄傲的女子,输掉的赌约,难道在心中不会留下痕迹?你若是不想嫁给我,却又想抹去心中的痕迹,唯一的办法,只能是杀了我。”

白卿儿久久的盯着张若尘,眼神越来越冷。

与血灵仙、原阡陌、姑射静的一战,没有让她破开樊篱,念压诸神。却是巫马九行的那一掌,打醒了她,令她不敢再小觑天下英才,不再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智计高绝,可以将所有修士玩弄于股掌之中。

心中的自负少了,心境却反而提升,成功破开樊篱。

她不知输掉赌约会不会让自己完美的心境出现破绽,因此,的确动过杀死张若尘的念头。

久久的沉默。

一道颇为青涩稚嫩的声音响起:“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可以对付地魔雀。”

声音,是从天道笛中传出。

纪梵心连忙问道:“什么办法?”

天道笛器灵的声音,像是一个小女孩,道:“主人,我带你来到此处,其实是取本源奥义和另外几件神器。”

张若尘和白卿儿,皆是露出动容之色。

白卿儿更是立即取出极品本源神晶,细细感应起来。

器灵继续道:“我虽然不是地魔雀的对手,可是,那几件神器的器灵却很厉害,能够对付它。”

“这里竟有如此多的神器?”

张若尘虽然意外,却没有太过惊讶,毕竟这里是本源神殿,曾有一个强大至极的文明。

器灵道:“可惜,它们被血月禁锢了起来,无法离开这座祭台。主人的剑道造诣强大,或能得到它们的认可。”

听到这话,纪梵心反而有些羞愧,论剑道造诣自己与张若尘相比,尚且差了一大截。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号称神境之下无敌的白卿儿。

张若尘拥有龙主借给他的神龙日月混沌塔,对付地魔雀,不是难事。

可是,神龙日月混沌塔只能爆发出来一击的威力,用在了地魔雀的身上,出去后,怎么对付巫马九行?

现在唯一的办法,似乎真的只有去天道笛说的那个地方。

至于白卿儿,刚才竟然没有否认张若尘的推断,说明她是真的动了杀心。这样的情况下,张若尘哪里还敢把血液给她?

答应她的事,只能让她换一件了!

比如,饶她性命。

张若尘将这个建议告诉了白卿儿,却换来她的一记白眼,声称自己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拼死之下,可以轻松做到与他们同归于尽。

黑暗中,地魔雀的叫声,又隐隐响起。

他们不敢耽搁,立即出发。

……

本源神殿的剧情,很快就要结束。

《万古神帝》这本书,已经写了八百多万字,写了很多人物,大家对哪些已经消失的人物感兴趣,可以在这条本章说里面留言,小鱼争取挑选出几个重要的或者遗憾的,给他们一个交代。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