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想要退婚的李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四匹狮马兽拉动着车辇平稳的奔驰于南风城宽敞的街道上,街道上如林般树立的建筑飞快的后退。

车辇内颇为的宽敞,温暖舒适,而李洛与姜青娥,便是各坐在茶几的两侧。

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话语,李洛上车便是闭目养神,而姜青娥则是打开一本书籍,认真的品阅,有一缕阳光自车窗缝隙间投射而进,照在那精致如玉般的脸颊上,引得那脸颊更为的晶莹剔透。

安静持续了许久,姜青娥那修长浓密的睫毛突然眨了眨,抬起俏脸,金色眼瞳注视着面前的李洛,道:“看来我前些年在南风学府说的话,给你带来了一些麻烦。”

“我很抱歉。”

李洛闻言,睁开了双目,他望着面前那张漂亮精致中又带着掩饰不住的凌厉与强势的脸蛋,笑道:“这这道歉可看不出半点诚意。”

“如果你有诚意的话,就允许我把婚约给解除掉。”

姜青娥随意的翻动着书页,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退婚?可是在话本戏剧中,主动提起这个不应该是我吗?你会不会搞反了顺序?”

对于她这突然的冷幽默,李洛也是有点哭笑不得。

姜青娥抬起头,看了李洛一眼,淡淡的道:“怎么?怕这个婚约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

李洛沉默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是怕耽搁你,你一个女孩子,何必背一个没必要的婚约?这婚约怎么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爹因此这些年被我娘打了多少顿?”

“我老爹这事搞得荒唐,挨打我其实也赞成,但关键是凭啥每次我娘打我爹的时候,都要带上我也挨一顿?!”

说到最后,李洛的神情也是有些怨念。

想起那个对自己很温柔,却插着腰,柳眉倒竖的优雅女人将家中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打得鸡飞狗跳的场景,即便是姜青娥,此时都忍不住的红润小嘴微微的一弯,旋即又是平复下去。

“我不怕。”她摇摇头道。

李洛头疼的道:“那你以后遇见喜欢的人怎么办?你这简直就是瞎搞。”

姜青娥淡笑道:“未必会遇见吧,我的眼光还是挺高的,而且你我已经有过婚约,我也不可能对其他人有什么心思。”

李洛盯着姜青娥,声音中猛的多了一些怒意:“姜青娥,你究竟在想些什么?我知道我爹娘对你很好,你对他们很感激,可是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你的感谢,你当我是什么?你用来表达感谢的工具吗?”

“这个婚约,你同意了,那我有同意过吗?”

李洛突然的发火,让得姜青娥也是怔了怔,她那纯粹的金色眼瞳注视着前者的面庞,安静了片刻,然后微微低头的道:“对不起,这件事情的确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

李洛见状,道:“既然如此,那这个婚约...”

“不过...”

姜青娥抬起俏脸,看着李洛认真的道:“你也应该知道,在咱们家里的规矩是怎么样的,如果双方出现了意见分歧,那么就先打一场,然后赢家享有决议权。”

这个规矩,是李洛的娘定下来的,这么多年,一直都通行于家里的任何事情,所以每一次当她与李洛老爹出现意见分歧的时候,她就会挽起袖子,直接将老爹拖进训练室。

“所以如果你对婚约抱有很大的意见,我们可以到家后去训练室,然后按照规矩来。”姜青娥说道。

李洛的神情顿时僵硬下来,面色变幻不定,最后他咬着牙,指着姜青娥悲愤的道:“姜青娥,你不要太过分了,我现在一个十印境的初学者,跟你一个地煞将打个屁啊?!”

这人族修行,开启相宫后,便是筑基的十印境,十印境后为相师境,可唯有相师境后,这修行方才是真正的开始登堂入室。

相师境后,有三大境。

拜将,封侯,称王。

封侯,称王太远,而这拜将,则分为上下两阶,上为天罡将,下为地煞将...而姜青娥,则是处于地煞将的层次。

而能够以这个年龄,达到拜将境,姜青娥的修炼天赋,绝对是让得无数人为之震撼,甚至已有人猜测,这大夏国最年轻的封侯者的记录,恐怕都会将由她来打破。

可现在,这地煞将的姜青娥,竟是要处于十印境的李洛跟她打一场...

李洛真的担心到时候万一她收不住力,直接一巴掌将他给呼死了。

姜青娥收起了桌上的书籍,有些遗憾的道:“看来你不同意这个方式,那就没办法了。”

李洛气抖冷,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我想退个婚都这么难吗?

他无力的靠着车窗,目光则是望着姜青娥那光洁精致的容颜,特别是那一对金色的眼瞳,纯粹得让人有些迷醉。

他叹了一口气,声音低了许多:“青娥姐,我们也算是相处了许多年,但我明白,你对我,其实并没有那种男女间的感情。”

 

“没有感情作为基础,这种婚约,又有什么意思?”

姜青娥沉默了片刻,道:“虽然我想说,你明天才十七岁而已,装什么老成...”

“不过你说的的确是有些道理,但我对于其他人,并没有任何的兴趣,可对你,我至少不排斥。”

李洛苦笑一声,道:“青娥姐,那封婚约,更多的是因为你对我爹娘的感激,我相信你对他们的感情,比起对我要强烈不知道多少,但这种感激,我真的不太需要。”

说罢,李洛垂下头,缓缓道:“我知道让你收回婚约或许不太现实,但是……”

他抬起头直视着姜青娥的眼睛,“我希望你能给自己,也给我一个机会。”

李洛顿了顿,接着说:“我们可以做一场交易,你在我还没足够的能力前,帮我掌控住洛岚府,如果等我接手洛岚府时,你能让它没有多大的损失,那么作为感谢,我将婚约还给你,如何?”

姜青娥没有说话,只是那修长的玉指轻轻的在桌面上有节奏的点动着,安静持续了好半晌,最终她轻声道:“李洛,你真不喜欢我?”

李洛一滞,旋即他深吸一口气,道:“青娥姐,你可能低估了你的吸引力以及优秀,对于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你的魅力是通杀型,我如果说不喜欢,那可真是太违心与虚伪了。”

“但是,我不需要这种婚约。”

姜青娥柳眉轻轻一挑,小手突然拍在了茶几上。

砰!

李洛一惊,连忙挪动屁股退后,道:“咱们好好商量,可不要动手。”

姜青娥白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李洛,一段时间不见,你口才倒是见长,不过你说的算是有几分道理,我可以把此事当做一场交易,等你要接手洛岚府时,我会把它完完整整的交给你,那个时候,你就将婚约退给我。”

李洛闻言,顿时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在那心里最深处,也不可控制的出现了一些莫名的失落,这让得他不由得暗骂了自己一声,真是贱...

“你今日的说辞,倒是让我有些刮目相看,看来你也不再是什么小孩子了。”

李洛有些怒了:“小孩子?我哪里小了?”

姜青娥没有搭理他这话,只是似笑非笑的盯着他,道:“不过李洛,我最后可还是要再提醒你一句,你真的打算要进行这场交易吗?这份婚约,一旦退了回来,恐怕这辈子,你就真没一点希望了。”

李洛双目一眯,他双臂按着茶几,直起了身子,直接是俯视着姜青娥,两人的脸庞不过半尺左右的距离。

“姜青娥,这份婚约,我是真的一点不稀罕,因为未来,我想让你亲手再将婚约给我,而不是给我爹娘。”

姜青娥金色眼瞳倒映着李洛俊朗的面庞,她唇角的似笑非笑之意更浓了,她当然明白李洛的意思,这份婚约之所以退给她,是因为现在的她对他并没有男女间的喜欢之意,而以后,她再次将婚约给李洛时,就代表着她喜欢上了他。

“坐下。”她红唇微启。

一股莫名的力量凭空而现,直接是将李洛一屁股给按了回去,重重的坐在车板上,那力道让得后者忍不住的咧咧嘴。

于是先前的气势瞬间破功。

姜青娥则是托着香腮,有些慵懒的看了李洛一眼,道:“本事不大,口气倒是不小,这些年天骄也见多了,可还没人敢跟我说这种话。”

“李洛,不要好高骛远,你的目标太不切实际了,不过如果你真想试试,我不妨给你一个机会。”

她金色的眼瞳泛着光泽,神秘而深邃。

“我在圣玄星学府等你...这是第一步,而如果你连这一点都达不到,今日这些话,你就当做是年少气盛的叛逆心作祟,然后遗忘掉吧。”

李洛这一次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靠着车窗,眼目渐渐的闭拢,平静的道:“那你就等着吧。”

姜青娥眼瞳望着车窗缝隙外掠过的街道与建筑,有阳光飞洒落进眼中,旋即她微不可察的笑了笑。

眼眸中带着一丝难得的柔和之意。

车马飞驰,许久后,李洛突然睁开眼,有些疑惑的道:“这不是回家的路?”

姜青娥螓首微点,轻声道:“去一趟金龙宝行,取一个东西。”

她金色眼瞳投向李洛。

“师父师娘走之前,专门留给你的东西,说是让你十七岁时再打开。”

李洛闻言,心头顿时一震。

老爹老娘留了东西给他?

(PS:纳兰嫣然:听说你想退婚?少年你路走窄了啊。

哈哈,上次要票也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不过新书开张,也要照例吆喝一下吧,大家不管什么票,都投一下吧。)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