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穿三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场中李洛身躯之上升腾的蓝色相力所带来的冲击与震撼,几乎是远远的超过了陆泰的败北,所有人都是震撼的望着这一幕,心中翻涌的巨浪,让他们一时间有些战栗的感觉。

“他,他怎么突然有了水相?”蒂法晴喃喃道。

她望着场中那手持铁棍,身躯欣长,面庞异常俊朗的少年,一时有点恍惚,因为她记起了当年李洛初入南风学府时,那时候的他,直接是成为了学府中无人可及的风云人物,其风头甚至直追留下传说的姜青娥。

只是后来随着相性的显露,李洛的风光方才一落千丈,最后甚至被掉到了二院之中。

然而此时眼前那浑身升腾着蓝色相力的少年,仿佛又是在如当年一般,渐渐的变得璀璨。

宋云峰的面色变幻得最为精彩,他的目光如同钉子般的钉李洛的身上,犹如是要将他身体内外看得透彻一般。

如果说有谁最不愿意看见这一幕的话,恐怕他宋云峰算是第一个。

因为他见过当年的李洛究竟是何等的光芒璀璨,而正因如此,他才不想再看见李洛爬起来。

宋云峰偏头,他看着吕清儿的侧脸,此时的她,明眸仿佛是微微绽放着光彩的看着场中的少年,这令得他袖中的拳头都是缓缓的紧握起来,眼神深处,满是阴翳。

蒂法晴与宋云峰心中涌动着不同情绪时,一旁的吕清儿倒是最为的平静,她那剪水双瞳停留在李洛的身上。

“果然...”

“这南风学府,往后倒是要变得有意思了。”

“李洛,你还能再走回来吗?”

...

“这是怎么回事?李洛怎么突然有了水相?”高台上,林风极为的震惊,片刻后,他忍不住的出声道。

“他是不是用了什么违规的禁术?”

徐山岳同样是处于震惊中,可当他听见林风此话时,顿时不满的道:“你在胡说个什么,李洛以前是空相,难道就得一直是吗?”

林风一滞,皱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们都明白,空相乃是天生,这后天再拥有,如何可能?”

徐山岳冷哼道:“我们觉得不可思议,那只是我们阅历不够而已。”

林风还要辩驳,前面的老院长出声了:“后天之相虽然罕见,但的确不是不可能,据说一些传说中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就拥有着这种神效。”

“李洛父母,可能是给他留了这一类的天材地宝,才让得他拥有了水相。”

“先不急讨论这些,等比试打完,然后问问李洛就行了,我们是学府,只是教导学员而已,至于其他的,学府也没资格过问。”

听到老院长都这么说,林风也就无话可说了,他目光盯着场中的李洛,目光闪烁,也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在那全场诸多震动的目光中,面色有些难看的贝锟手持长枪,步入场中。

“李洛,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你想用今日这三场比试,来证明你自己吧?不过我不会让你如愿的。”贝锟冷声道。

李洛笑了笑,道:“台词太弱智了,你在表演吗?”

贝锟面庞一红,旋即有些恼怒:“我看你还能笑多久!”

他一步踏出,相力自他体内升腾而起,隐隐间有着虎啸声传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感也是在随之散发。

那是贝锟的裂山暴虎相,位列六品,此相以刚猛凶煞著称,若是相力雄浑的话,有裂山之力。

李洛感受着那股扑面而来的淡淡煞气,眼神也是微凝了一下,这贝锟自身相力比起之前的刘阳,陆泰都要强上一分,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六品裂山暴虎相的增幅,他的整体实力算是第六印中的顶尖层次。

而反观李洛自身,如今是第五印的相力等级,自身的“水光相”也只是五品,从表面来看,似乎是整体落后对方。

但有时候胜负,却并非是完全取决于此。

咚!

贝锟催动了自身相性,他没有半点的犹豫,身形射出,宛如下山猛虎般,手中铁枪裹挟着极为刚猛雄浑的力量,直接狠狠的砸向了李洛。

李洛手中铁棍之上,蓝色相力涌动,宛如碧波流转,直接与贝锟铁枪硬憾一记。

铛!

金铁声响彻,气浪扩散,而李洛的身影一震,倒射而出,不过其步伐灵动如鱼,迅速的将那涌来的狂暴力量尽数的卸走。

“哼,第五印的相力而已!”

这一正面交手,贝锟立即就察觉到了李洛的相力等级,当即心头一松,冷笑道:“还以为真要咸鱼翻身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冷笑间,他如猛虎扑食,手中铁枪裹挟着强悍的力道,枪尖破空,化为道道枪影刺向李洛周身要害。

显然,他要趁胜追击,以最凶悍的姿态将李洛打败。

而面对着贝锟的追击,李洛也并未退避,他神色平静,再次迎上,霎那间,双方枪棍不断的碰撞,发出响亮的金铁之声。

两人直接是缠斗在了一起,一时间相力震荡,倒是显得颇为的激烈。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贝锟的面色却是开始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因为他发现,面前的李洛手中铁棍之上所涌动的力量,竟是在渐渐的变得雄浑起来。

而在一院的看台上,一些实力优秀的学员也是看出了不对。

“李洛竟然挡住了贝锟的爆发力量,奇怪,他明明是第五印的相力等级...”

“而且李洛的力量似乎在越来越强...怎么会这样?”

“是高阶相术,九重碧浪,此术与水相极为的契合,擅长后发制人,其力如浪潮般,逐渐的叠加累积,再配合水相之力的连绵雄厚,战斗拖得越久,其力就会越强,除非以绝对之力,蛮横破之。”

“贝锟如果再不破局,恐怕他就要输了。”

那些一院中的优秀学员,面色在此时都变得有些凝重起来,这九重碧浪术是一道高阶相术,而这种高阶相术,就算是一院中,能够将其掌握的学员都是屈指可数,可如今李洛施展出来,却是相当的娴熟。

“李洛不愧是我南风学府相术悟性第一人。”他们忍不住的感叹,以前李洛没有相力的时候,他们这种感觉还不深,可如今随着李洛也诞生了相性,拥有了相力后,他们方才明白,这两者结合,究竟是何等的棘手。

吼!

而就在他们说话间,那贝锟突然爆发出怒吼之声,显然他同样察觉到了不对劲,眼前的李洛,明明相力看似并不算太强,可却宛如漩涡一般,一点点的将他纠缠住。

另外不知为何,李洛的相力,总是给他一种异样的精纯感。

不过不管如何,贝锟知道,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他的眼中有凶光闪现,双掌陡然紧握铁枪,只见其双掌隐隐的化为了虎爪虚影,狂暴的相力暴涌而出。

“高阶相术,牙刺!”

贝锟一步踏出,手中铁枪如凶暴之虎般洞穿而出,直接是撕裂了那一重重的连绵水相之力,直指其后的李洛。

李洛望着那呼啸而来,宛如獠牙利齿般的枪芒,手中铁棍上,重重叠加的水相之力,也是轰然爆发,宛如巨浪砸落。

枪棍竟并未碰撞,反而是交错而过,直指对方。

“你找死!”

贝锟面露狰狞,眼中凶光一闪,那铁枪毫不犹豫的就捅了下去,只是,在那一霎那,他见到那铁棍之上蓝色相力闪烁间,隐隐的,仿佛有刺目之光,引得他眼睛虚眯了一下。

下一瞬,贝锟眼瞳突然一缩,因为他发现自己那捅向李洛的枪尖,竟是落空了,出现在了李洛肩膀上方寸许的位置。

“完了。”

贝锟心头一寒,他不明白他怎么会出现这种纰漏,他那一枪,明明能捅中李洛肩窝的。

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有任何的反应,因为李洛那蕴含着重力的铁棍已是呼啸而至,直接砸在了他的脸庞之上。

噗嗤!

一口鲜血混杂着牙齿喷射而出,惨叫声响起,贝锟的身影顿时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场外。

贝锟的惨叫声在场中回荡。

李洛则是缓缓的收回铁棍,长长的吐了一口白气,身躯之上升腾的蓝色相力,也是在此时一点点的消失了下去。

四周寂静无声,唯有着贝锟的惨叫声持续不断。

但这种寂静没有持续多久,便是陡然间被刺耳的尖叫声与沸腾声所打破,除了一院外,其他几院的学员皆是激动狂呼。

他们无法相信今日究竟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那个南风学府曾经的风云人物再度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他们看到了那个被称为空相的少年,以二院的身份,完成了对一院一穿三的壮举!

赵阔兴奋激动得面庞涨红,然后他对着一院那边做出了鄙夷的手势,嚣张的咆哮声响起。

“看见没有!”

“那个男人,回来了!!”

(告诉你们一个恐怖的消息,存稿快没了,所以不管有什么票,都赶紧趁现在给吧,因为以后,你们就不想给了。)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