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大结局(逆风翻盘。...)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金家的现任当家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金云安已经全面入侵金家的行业。

由于金云安的入侵,金家的重点项目银行贷款卡住了,整个项目面临着崩盘,一旦崩盘,先前欠银行的贷款能够压垮整个金家。

“别找我。”金博野不乐意回家,也不乐意插手这档子事:“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能因为她是金云安,你们得罪过的人,就让人放你们一马。”

“而且,你们也不用去求她。”金博野跟自己亲姐姐待的时间够长了,已经足够了解她了。

金老先生看着这个儿子,眉头越皱越深:“她反了她,我是她爸,她敢动我的产业?”

金博野心说,现在不是已经开始动了吗?

金博野没说错,金云安从头到尾都没有找金家谈判,而是任由他们挣扎,银行已经开始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终止了向金家贷款,开始向金家催收贷款。

只半年,金家的资产缩水五十亿,三家银行将金家告上法庭,要求偿还共计159亿的债务。

这要是还不上,现在的当家人会面临着坐牢,金家的当家人是金云安同父异母的弟弟,只比她小几岁,然而头发已经两鬓斑白,站在金云安面前,像是两个时代的人。

“金总――”男人窘迫地站在办公室中间,几乎是拼命的挤着笑容,他从小就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

因为他知道公司迟早是他的,而这个女人坐过牢,基本上一辈子就是毁了,甚至回来夺家产的勇气都没有。

一年前他是这样想的,而现在他不得不低头:“金总,一只手写不出两个金字,我们爸现在年纪也大了,受不起这么大的刺激,当年的事情他早就知道错了,爸那个脾气,他一直没有办法来面对你。”

金云安认真地听着对方说话,眼神里无悲无喜。

“金总如果想要金家,我立马拱手相让。”他现在已经顾不得要不要金家这个事情,他必须把钱还上。

金云安一直没有说话,在对方的呼吸都快要凝固了的时候,这才漫不经心地说道:“狮子不会把到嘴边的肉送回去。”

金家本来就只是一块垫脚石罢了,无论金家的掌权人是谁,她都会踩上这块垫脚石。

男人一瞬间面目狰狞了起来:“金总一定要鱼死网破吗?”

“鱼会死。网会去捉其他的鱼。”金云安说道。

“你等着!”

一天后,金家开了发布会,垂垂老矣的上一任当家人坐在轮椅上,控诉亲生女儿的恶行,还揭露了金云安曾经是杀人犯的事情。

网上一片哗然,原本有人不相信,结果有人拿出了当年的庭审视频,视频中的女人安静沉默,但却一眼就能够认出来,那是金云安。

金云安,曾经虐杀了三个男人,并且其中一个男人的外孙女在现场,被吓得接受了很久的心理治疗,一生未婚未孕,需要吃药物治疗。

雪梅阿姨看着视频,气得脑壳发昏:“技不如人就干这种事?”

这就是在欺负金云安无法说出当年事情的真相。

杀人犯的这个名称,直接让金云安公司股票一路暴跌,甚至还有人要举报到有关部门。

金云安旗下的公司全部都被问候了一遍,要求出来表态与金云安进行切割。

然而金云安的旗下公司,全部按兵不动,只说相信金云安,公司的几名流量模特站出来说相信金云安。

一时之间,吸引了90%的火力。

网友们甚至没有听金云安的一句解释,已经开始判案了。

金云安也不生气,这本来就是她计划中的最后一步,而这一步,她必须成功!

金云安已经准备好了直播,召开发布会,这是她最重要的一步。

金家老爷子气狠狠地说道:“这一次她翻不了盘。”

任由她说出一朵花来都没有用,因为年代太过于久远,无论她说什么,哪怕她把当年的真相说出来,没有证据,他们一样可以说她污蔑死者。

然而,在金云安开发布会的前一天,一个女人自杀了。

凌晨时分,从当年的大楼上跳了下来。

她就是当年庭审里保持沉默精神错乱的受害者孙女。

她留了一段视频。

“我无数个夜晚都在想,那一天我为什么不站出来说。”

“我安慰自己,我太小了,我太害怕了,我怕别人看我的目光。”

“金云安出来的时候,我不敢去见她,我安慰自己,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她只是放过了我。”

“看到了那个庭审视频,我想进去,说出来,把所有的事情说出来。”

“可是,我还是当年那个胆小鬼,还是不敢面对这件事,我只能去死,这样你们的目光才不能落在我的身上,我才有勇气把那么脏的东西放在阳光下。”

“金云安,我欠你一句对不起。”

女人面容憔悴,说了一大堆话,仿佛又什么都没说,好像一直在回避着什么事。

很多人看她的临终视频都看得不耐烦了,结果后面附上了一段视频,一下子观看的人在短暂的愣神中,紧接着便是难受。

难怪,哪怕是十几年后,依旧说不出口,唯一的勇气只能用在去死。

金云安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当年的少女,最后用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世界。

金云安第二天站在台上,台下的人只当她是英雄,觉得她是为了帮少女摆脱恶魔。

金云安看着这些人,看着镜头,开口道:“我曾被侵犯过。”

一个又一个屏幕面前,无数人愣住了。

然而这其中,却有另一部分女孩子听着听着掉下眼泪来。

“这好像是羞辱人的最佳方式?”金云安侃侃而谈,看不出她有任何羞耻。

“哪怕我坐牢十五年,出狱后白手起家,干倒了整个金家企业,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依旧会有无数人向我投来很奇怪的目光,仿佛在这一瞬间我就变低贱了。”

“我当年的计划是这样的,这是一个时代的特质,我能接受,当然,我接受这些目光的同时――”金云安面向镜头,轻笑:“钟庭,你准备好和我一起迎接异样的目光了吗?”

当年用金家牵制住她,这个套路还想来第二遍?

一瞬间,整个网络世界爆炸了一般。

稍微顺顺,钟庭,一个出了名的没有任何绯闻,洁身自好的钻石王老五。

而他实际上是当年□□金云安的罪犯,金云安还阉了他?

雪梅阿姨的营销再加上这件事本身的爆炸性,钟庭公司股票一个暴跌。

钟庭被冠以了“最后一名太监”的称呼,这样的舆论压力和目光下,钟庭出国了。

雪梅阿姨冷笑:“就这点心理素质,去年年底居然还能跟你并列优秀企业家。”

“今年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金云安看着外面的大楼,上面的标志已经变成了她的专属。

高中毕业那年,她说这里只会是她的天下。

这高处,跟她当年想象的一样爽。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