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灵儿(下)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嗤。”一声轻笑,却是从门边田灵儿那里传来,小鼎向那边看了一眼,好像这才发现田灵儿也到了此处,看起来有些尴尬,摸摸自己的圆脑门儿,笑嘻嘻道:“灵姨,你怎么也来了?”

田灵儿瞪了他一眼,但眼神中还是怜爱多些,走过来伸手在小鼎耳朵上揪了一下,笑骂道:“还不是小萱天天吵着要来找你玩儿,你以为我爱来看你这个小坏蛋啊?”

小鼎脑袋一缩,赔笑道:“我知道,灵姨对我最好了……”

“呸!”田灵儿啐了他一口,转头看了看着屋子,见虽然不算是到处垃圾,但也着实凌乱,忍不住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你娘怎么想的,会让你一个小孩子家一个人跑到这山底下来。”

小鼎看起来却是有义气的,站起来得意地道:“这可不怪我娘,是我跑去求了我爹,说了半天好话,我爹没办法才答应的,然后又去跟我娘说了。就这样,我娘还跟我约定,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在这里学满一年呢。”

田灵儿一撇嘴,没好气地道:“你那个爹啊,最没用就是他了。”

小鼎不干了,对着田灵儿翻白眼,道:“灵姨,你干嘛说我爹啊?”

田灵儿伸手一拍小鼎的脑袋,笑骂道:“小鬼头,你那是什么怪样子。告诉你,你爹小时候还最听我的话你知道不,我叫他干什么,他都抢着去干,从来没二话的。”

小鼎一脸狐疑地看了田灵儿一眼,道:“真的?”

田灵儿瞪了他一眼,道:“臭小子,我的话你居然不信?”

小鼎在一边抬头看天,哼哼唧唧小声嘟嚷道:“你要说我娘,我自然就信了,说我爹最听你的话,哼哼哼哼……”

“臭小子!”田灵儿一把拎过小鼎,倒转过来,放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往那胖乎乎的屁股上用力拍了两下,“想造反啊你!”

“哎呀!哎呀!”

“嘻嘻嘻嘻……”

两声叫唤夹着旁边小萱幸灾乐祸的嬉笑声传了过来,小鼎愁眉苦脸挣脱跳了出去,捂着屁股道:“我错了,灵姨,我爹最听你的话了。”

田灵儿呆了一下,随后失笑,摇头道:“臭小子,你……你也太会见风转舵了吧。真是搞不懂,你爹从小那榆木脑袋般的性子,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小鬼灵精出来。”

小鼎嘻嘻一笑,道:“灵姨,你是夸我聪明么,那是当然了,我爹我娘都说我从小就聪明,我爹还说了,我这聪明劲头,一准都是随我娘的。”

“去去去,这话少说几句,”田灵儿没好气地嗔道,“搞得谁还不知道似的,你爹心中,最心疼的就是你这个儿子,最爱的是你那位漂亮无比的娘亲。”

说着她站了起来,转头对齐小萱道:“小萱,你就在这里跟小鼎哥哥玩,迟了就去门口找柳芸姐姐,让她把你送回家去,知道没?”

齐小萱笑嘻嘻地点了点头,看去可爱无比,漂亮的比画中的娃娃还要精致几分,道:“知道了,娘。”

田灵儿又对小鼎叮嘱道:“小鼎,看好妹妹,不许欺负她。”

小鼎“啊”了一声,抬头挺胸道:“灵姨放心,我从来都没欺负过小萱的。”

田灵儿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一路只听脚步声声,离开了这处院子。

看到田灵儿走得远了,一直站在外面的王宗景这才走进屋来,这个庭院之中五个人,这些日子下来,王宗景倒真是和小鼎交情最好,虽然年纪差了些,但小鼎精灵古怪,活泼好动,却正是对了王宗景的脾气,两人颇为投契,修炼之余,时常便陪着小鼎在一起玩耍一阵。

看到王宗景走了进来,小鼎也是笑了一声,道:“王大哥,你来了啊。”

王宗景点了点头,转眼看了看周围,笑道:“小鼎,你什么时候也要收拾收拾屋子嘛,看你这里乱的。”

小鼎点点头,满不在乎地道:“好啊,我待会就收拾。”说着走到床边,在枕头边上翻弄了几下,却是扯出一个玉瓶来,扒开瓶塞往小手里磕了两下,滚出一粒颜色明黄澄亮的丹药来,往嘴里一丢,嚼了两下吞了下去,同时回身对王宗景道:“王大哥,你要吃一粒不?”

“啊,大黄丹。”

一声叫唤,却是旁边齐小萱跑了过来,伸手笑道:“我要吃一颗。”

小鼎却是一缩手,把玉瓶藏了回去,摇头道:“不行,不能给你吃,再说了,这丹药你娘亲那边比我还多,干嘛不向你娘要啊?”

齐小萱嘴巴一撇,道:“我娘老是说什么我年纪还小,大黄丹药性太强什么的,不让我吃呢。”

小鼎翻了个白眼,道:“那可不,你娘都这么说了,我哪能再给你,不然被你娘知道了,我屁股又要挨上几下了。”

齐小萱不依,缠着他一直要,小鼎只是不给,到最后小萱有点生气了,嘟着嘴哼了一声,跑到旁边自己个生闷气去了。小鼎也不管她,只笑嘻嘻转头又对王宗景道:“王大哥,你要不要吃一颗?”

王宗景料想这“大黄丹”多半便是这两小孩的父母炼制出来的灵丹了,当下摇了摇头,回头一想,又道:“对了,小鼎,说到这个,我怎么没看到你平日吃辟谷丹啊?当初不是每人都发了一葫芦么?”

小鼎想了一下,道:“我没要啊。”

王宗景奇道:“为什么,那丹药很好的,吃了非但一整日腹中不饥,而且对修行颇有助益的。”

小鼎老老实实地道:“我下山的时候,我娘对我说了,那辟谷丹都是曾师叔鼓捣出来的次品,功效一般,也就比平常的丹药好一些罢了,能不吃就不吃。”

王宗景正拿过一张椅子搬过来准备坐着,一听这话,好悬没把椅子丢到地上,半晌后一脸郁闷,看着笑呵呵的小鼎。小鼎则是跑了过来,眨了两下眼睛,把玉瓶举了一下,笑道:“王大哥,不吃么?”

王宗景白眼一翻,道:“来一颗!”

小鼎哈哈一笑,从玉瓶里倒出了一粒大黄丹,递给王宗景。王宗景伸手拿过,在眼前仔细看了看,只见这大黄丹通体橙黄,看去与辟谷丹个头差不太多,老远便闻到一股淡淡清香,吸入鼻端后只觉得脑子微微一震,精神竟也似好了一些,果然是不同凡响的灵丹妙药。

王宗景刚想吞服,转眼又记起自己早上起来,已经吃过一粒辟谷丹了,迟疑片刻后,还是先将这粒大黄丹收入怀中,心想好不容易搞了这么一颗灵丹妙药,可不要浪费了才对。

收好转头,他刚想对小鼎道谢,只见小鼎已跑到屋子另一头,站到生气的小萱那儿去了。齐小萱背身站着,面对一堵白墙,嘟嘴抓手,看起果然是生气了。不过小鼎跑过去,在她耳朵旁边笑呵呵说了几句,开始小萱还不大搭理他,但是说着说着小萱便跟着他转过头来,又说了几句,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小玩闹起来,却是一下就将刚才的不快丢到九霄云外,就在这屋子中间,互相追逐跑闹起来。在他们身后旁边,还有大黄和小灰时不时也过来凑热闹,一时屋中热闹无比。

王宗景看了有些无奈,但对这两个天真活泼的小孩子也是喜爱,摇了摇头,正好看见旁边桌上堆了好些杂物,便顺手过去想整理一番。只是没等他收拾基本,齐小萱便追着小鼎从他旁边跑过,小鼎有些夸张地挥手蹦跳着,哇哇大叫,顺手又是从桌子上扫了两件衣服掉到地下。

王宗景翻了个白眼,站起身子也懒得再去收拾了,旁边嗖的一声,却是猴子小灰忽然从另一处身子轻盈地跳了过来,落到圆桌之上,转过头来,看了王宗景一眼。

王宗景注目与它,只见这猴子目光中有些戏谑,又有些深邃,也不知猴心中在想些什么,反正就那么看了一眼,小灰又跳了开去。王宗景皱了皱眉,看着小鼎他们玩耍一阵,也没有停下休息的迹象,便想着还是先出去罢。当下站起身,刚想对小鼎打个招呼就离开时,忽然间眼角余光一顿,却是听在了桌子上面。

刚才那些被掀开的衣服落下后,桌上露出了一本书卷的封皮一角,看去有些褶皱了,呈现出淡淡黄色。王宗景心头忽地一跳,那一刻他心中甚至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转过了什么样的念头,就这样下意识地,又坐了回去,目光盯着那一角书卷,片刻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伸手过去将那本书拿了起来。

《清风诀》。

黄色的书卷封面上,端端正正写的是这三个他非常熟悉的字眼,这些日子来他看过无数遍的字眼,然而这一刻,他目光却似乎有些茫然,看着这有些褶皱的封面,不言不语,怔怔出神……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