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希望

马上记住逆天邪神网,www.nitianxieshen.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红姐。”几个人一起叫了出来。

数日不见,徐梦红的身子看上去似乎有些单薄,风吹红衣轻动,多了几分憔悴感觉。白沙遮面,看不到她的容颜,当她走出洞口的时候,似乎是在黑暗的洞中待得太久,连有些阴沉的光线都不太适应,情不自禁地用手挡了挡光线。

王宗景等三人都没敢立刻围上去问东问西,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三个大男人都围在这个女子身边,一时气氛有些沉默下来。反倒是徐梦红,当眼睛慢慢适应这洞外光线时,轻轻把手放下,目光一一在身边三个人的脸上看了过去,然后开口道:“我们走吧。”声音低沉而沙哑,听在耳中有一种刺耳的感觉,让王宗景等人心中都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

等了一会儿,见徐梦红只是缓缓向前走去,并没有再开口的意思,敖奎奓着胆子踏上一步,问到:“红姐,咱们这是要去哪儿?”

徐梦红的脚步顿了一下,语调音线却是没什么起伏,淡淡道:“凉州城。”  跟在后头的王宗景与西门英睿对望了一眼,随后西门英睿咳嗽了一声,道:“红姐,你说去哪咱们就去哪儿,只是如今本门占下山门时日不久,百废待兴,我们几个就算不太合群,但似乎也不好就这样随意离开吧。

万一被人看了去,到上头歪嘴说几句话,岂不是自讨没趣……”

徐梦红没有回头,身子看去显得仍是单薄脆弱,但不知怎么似乎已经有一种坚强重新回到了体内,道:“无妨,副门主已经安排妥当,鬼哭峡这里的事不用我们。我们另有任务,且去凉州城再说。”

此话一出,王宗景等人自然再无异议,只是心里难免会想那位副门主当真是手段厉害,也不知通用了什么法子,便让看起来已经陷入崩溃边缘的徐梦红重新清醒起来,还强撑精神为她继续做事。

如此走了一阵,到了离那山体远些的地方,四人便纷纷祭出法宝腾空飞起,在鬼哭峡上空略略盘旋片刻,随即掉头向南边凉州城的方向飞驰而去。

如此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凉州城那雄伟的城墙已经隐隐在望,一路上一直默不做声的徐梦红忽然在空中做了个手势,示意众人下去,随后便第一个按下云头飞身落地,落在了一处僻静的山谷河边.王宗景等三人也纷纷落在她的后头,西门英睿了几分疑惑,道,“红姐,怎么了?”

徐梦红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伸手招手他们都站到一起,然后沉吟片刻,隐藏在白色面纱下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光芒,让旁边的三个男子在这一刻都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面纱下毁去的如花容颜。

“我们这次出来,”徐梦红看了一眼面前这三个男子,道:“是要去找盘古大殿。”

“啊!”王宗景等人都是脸色微变,或惊讶或迷惑或愕然地看着徐梦红,虽说如今盘古大殿乃是凉州甚至整个神州浩土最热门的事物,但以徐梦红如今的境遇,似乎本不应该对此有太大兴趣才对。

不过徐梦红眼下看来并没有再继续吊众人胃口的意思,很快便对他们解释了缘由:“这便是昨夜副门主来找我时,交代于我的任务,无论如何,先伺机找到那传说中盘古大殿的入口,然后设法进去其中,寻找一件重要的宝物。至于那是什么,现在还不能说,到时我会告诉你们的,眼下只能说那事物干系重大,若有可能的话,到时候副门主自己也会出手,不过那就不是我们能管得到的了。”

当听到要去寻找盘古大殿的宝藏时,王宗最目光微微移动,却是仿佛不经意般地看了西门英睿一眼,随即发现此人竟然也正好看了过来。两人的视线在空中微微一触,随即便各自移了开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徐梦红的目光忽然落在他们二人身上,道:“西门,小王。”

两人抬头答应一声,道:“怎么了,红姐?”

徐梦红低沉着嗓子,道:“当日凉州城里乱战、盘古大殿秘卷现身的时候,正好也是我遭了暗算昏迷不醒的那一天,听敖奎事后跟我说,你们两人都去了凉州城帮我找药。”

王宗景与西门英睿又是彼此看了一眼,道:“是。”

徐梦红的目光在他们脸上扫过,道:“那你们当日也在场了,可有看到那藏宝秘卷,又或是在那场乱战中抢到些碎片?”

王宗景目光微闪,还未言语,却只听身边西门英睿已经开口道:“红姐,我当日的确在场,不过并没有抢到秘卷碎片,只是当时场面太乱,我和小王分开了,所以也不知道他……”说着,目光向王宗景这里看来。

王宗景嘴角扯动了一下.对着徐梦红笑了笑,道:“我也没找到碎片。”

徐梦红看了他俩一眼,点了点头,道:“当日的情形我也听人说过,乱成那样确实少见,你们找不到也不算什么意外之事。只是如今之计要找到那盘古大殿,唯一的线索似乎就是这神秘出现的秘卷了,胡乱找寻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就先去凉州城里打探消息吧。”

罢便转身欲走,王宗景看着她的背影,从鬼哭峡一路走来,终于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了一句:“红姐,你……你真的没事了?”

徐梦红的身子顿了一下,停了下来,却没有立刻转身,西门英睿皱了皱眉,没有说话,敖奎则是脸上浮起一丝担忧之色。

过了片刻,徐梦红嘶哑的声音,幽幽地说:“我的脸,你们几个都看到了……”

三个男人一起沉默了下去。

徐梦红微微抬起了头,看着远方蔚蓝清朗的天空,道:“副门主昨晚对我说,盘古大殿流传干百年,其中宝藏究竟如何不得而知,但千载之下有些细枝末节流传出来,除了此番我们一定要找到的那件重宝外,听说还有一件神异之物,论功效对修炼道行并无半分用处,却能肉白骨复死肌,调和阴阳润泽体肤,是足以使女子容颜永驻至死不衰的一株奇花。副门主说,她思来想去,我面上伤势太重,方今天下所有药物只怕都已无能为力,或许只有这等流传千年的天生神花异物,或能使我有几分复原的希望。”

王宗景等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都说不出话来,总觉得这话里头希望实在下甚靠谱,但看着徐梦红的模样,却又无论如何不能反驳。半晌之后,只听西门英睿干笑一声,道:“真有如此神物,我们一定帮红姐你去找到,不知这种神花是什么名头?”

徐梦红深吸了一口气,道:“明颜花。”。

明颜,明颜,如花容颜,百年之后,千载之下,当真还会有恍如昔日、娇美如初的明眸笑颜吗?

王宗景不知道,也没去想这么多,在他这个年纪虽然身负重任深潜黑暗,血雨腥风钩心斗角看得多了,唯独在情之一事上仍是牵涉不多,他也无意纠缠于此,只是听到这花名的时候,心中仍有几分惘然的感觉浮起。

四人商议既定,便又再度起身,飞向那凉州城里。

如今的凉州城在经过那场大乱之后,不说面目全非,至少也非了一半,西市基本无恙,东市则是一片狼藉,时至今日也没能收拾好,甚至就连走在那条街上的时候,也依稀闻到周围散发出的淡淡血腥气。

然而如今凉州城里的人,却是比起以前只多不少,天南地北无数修道中人汇聚于此,倒是让城中商家欣喜若狂,所得利益较之以前更增许多。不过人数虽然众多,但直到今日仍然无人能够真正找到解开盘古大殿秘密的途径,当日那份关键的秘卷又早已散落到不知多少人手里,如今在凉州城里,便成了这样一个僵局。

谁都知道该先凑齐秘卷宝图才能去找盘古大殿,但手持秘卷碎片的人一个个又心怀鬼胎,唯恐别人抢夺,所以人人谨言慎行,一时间谁都不能有所寸进。也就是子啊这样一种奇怪的气氛与满城风雨的传言中,徐梦红一行四人进入了凉州城里。

到了城中,他们自认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法子,哪怕四人中对那盘古大殿心情最切的徐梦红,也只能带着他们先行找到一处场所当作会合见面的所在,然后便打发众人先去城中各处打探一下最新的消息,看看从中有没有什么希望发现端倪。

离开位于西城墙角边不起眼但被徐梦红定为会合所在的土地庙后,王宗景便面无表情地融入凉州城街头,似乎漫无目的地走着,先是在西市这里逛了老大一圈,随后才慢慢向东市那边走去。

街道上似乎已经被冲洗了好多遍,许多地方的血污都已消失,但是当日血战的痕迹仍然随处可见,星星点点洒落在不起眼的角落、巷道、石缝间的血点,似乎仍在诉说着当日这一场因为贪婪而爆发的惨剧。只不过,过往的行人却已大多漠然。踩踏的脚步不曾有丝毫犹豫,人人都为了心中所想,继续贪婪着、努力着。

王宗景看起来的模样,似乎也是这般,走了一圈,留意身后,确定安全之后,不动声色地再次走到那家位于小巷里的香酒居门外。

手机端不完美支持UC浏览器,正常观看请换其它浏览器,万分抱歉.